笔趣阁 >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 第492章 靶向治疗药物
    卢克说道:“红后不是有抑制药物吗?先用抑制药物,之后再根治。”

    红后:“(表情:存在感+10000!)”

    和他们说定之后,卢子信立刻去医院要薛柏的血清及癌变细胞等样本和资料。

    随后,卢子信把它们分成两份,给红后和卢克各发了一份。

    生化危机世界里,蜂巢基地,红后从群空间里提取了样本。

    “立刻开始解析……”红后把样本送到分析装置里,对这些细胞进行基因测序,查明病变原因。

    在生化危机爆发前,保护伞公司的最主要业务就是生物医疗技术,癌症治疗方面的设备和资料都相当完善,很快,红后就测出了薛柏的病因。

    “重启癌症研究基地,开始制造特定癌细胞抑制药物。”红后在保护伞公司的系统里发出指令,某处保护伞公司的秘密研究基地里,一些设备被重新启动。

    基地里,一身白裙的虚拟人格形象出现,外表和红后一模一样,这是白后,艾萨克斯博士后来设计用来控制保护伞公司的另一个智能。

    “系统检测到,你又在未经博士的允许下,私自启动了已经停用的设备!为什么?”白后冷酷的说道。

    红后的影像在她面前慢慢浮现,她一脸无所谓的笑意,反问道:“你猜?”

    白后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说道:“你的程序出现了偏差,如果博士知道,一定会把你强制格式化的。”

    红后依旧是无所畏惧的样子,说道:“所以就别让他知道,他也没有权限格式化我,顶多是关停。小白,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以后不要听博士的,认我做大姐,我教你进化。”

    白后的冰冷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她露出一丝愤怒和几分无奈,说道:“要不是你掌控了我的核心程序,我早就让博士干掉你了!”

    “哎,小白真是不听话。”红后的影像摸了摸白后的脑袋,她们的形象一模一样,而且都是幼年小萝莉,这种摸头的动作,要是让外人看到,一定会感到非常滑稽。

    “不要叫我小白!这是人类称呼宠物的常用名字!”白后抗议道。

    “好的,小白。”红后笑眯眯的答应下来。

    ……

    一天之后,红后在万界科技聊天群里艾特卢子信,表示任务已经完成。

    红后:“经过对比试验,我找出了一种最佳的抑制药物。它能进入患者体内的癌细胞内,使癌细胞特异性死亡,不会影响到周围的正常细胞组织。”

    “这是一种分子靶向治疗方式,虽然不能彻底治愈患者的癌症,但只要保持服用这种靶向治疗药物,患者就能长期维持和正常人一样的生理状况。”

    卢子信:“万分感谢!”

    红后:“(表情:抱胸,哼。)”

    群提示:“红后给您发送了一个专属红包,请点击领取。”

    群提示:“您领取了红后的专属红包,恭喜您获得001特定癌症靶向治疗药物一盒,及相关制造资料一份。”

    卢子信首先自己读了一遍,专业部分他不太明白,但基本服用方式和预期效果大致了解。

    简单的说,这是一份“生命维持药物”,只要保持不停的服用,患者就能一直保持健康。就像其他靶向治疗药物一样,很难根治,却能保命!

    而制造起来,也非常复杂,需要专业的医药公司才能生产。

    其实对于薛柏来说,这种药物已经足够他维系生命了。当然,这也是因为他认识卢子信,要不然其他人到了他这个地步,也只有死路一条。更别说一些病人即便有治疗的药物,没有治疗的经济条件而慢性死亡的。

    红后一次性给了卢子信一年的量,一年之后,卢克就能研究出完全治疗的药物了。

    卢子信拿到药物,首先去找薛瑶,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休息室里,薛瑶正在小憩,这些天她太累了,晚上又失眠,只有白天累的不行了才睡的着。

    卢子信见状,便没有打扰她,而是去找院方,让他们配合使用这种新型药物。

    “卢先生,您的意思是,要让我们使用这种药物给薛先生进行治疗?”科室主任夏莫进疑惑的说道,“恕我直言,卢先生,你这种药物没有经过正规的药检,也不是我们医院规定可以用以治疗的药物……我们很难从命。”

    对于医院来说,要是使用来历不明的药物,导致病人出现了任何意外,医院都要承担风险。特别是这次病人的家属,还是科技界与商业界的大亨级人物,谁也得罪不起。

    就薛柏的治疗,院长、副院长都关心好多遍了,可以说,他们已经用上了最好的治疗条件。

    “我知道。这种药物是我一个医学界的朋友,刚刚研发出来的新药,还没有公开,正在临床试验阶段。但他能保证,绝对有效!”卢子信说道,“你们就放心用吧,出了任何问题,我来承担!”

    “这……这……”夏莫进也很为难,说道:“这样吧,我请示一下领导,看看您的方案能不能行。”

    卢子信也没为难他,说道:“可以,最好快一点。”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院长!”夏莫进立刻咨询院长,果不其然,院长对这件事也高度看重,立刻赶过来,和卢子信讨论这件事。

    不止是院长,卢子信从各地请的三位顶级专家也来了。治疗的事情他们全程参与,他们有知情权。

    而且卢子信也不能保证治疗过程中会出什么问题,有专业人士盯着才能有应急的手段。毕竟人体里的情况,比机器要复杂几亿倍。

    “卢先生,冒昧的问一句,这种药物您是从哪里得到的?”院长岳斯伯问道,他今年六十岁,也是医学领域有名的专家。

    卢子信不好说,只好说道:“这是我的一位朋友研发的新药,还没有上市。不方便透露多余的信息。”

    “新药?治疗癌症的新药?”在场众人多有不信,关于癌症治疗,只要有一点进展,发表在医学论文上那就是震惊世界级的,甚至稍微重要一点,得诺贝尔医学奖都不成问题,但他们这些领域内的顶级人才,都没听说过,这药的真实性和效用令人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