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 第481章 矿石价格战
    在广图矿业确认了盛文彦的决策,愿意引入红信资本时,远在西非的尼日利亚,力拓矿业公司的众人正在怒骂他们。

    卡杜纳州本地的国土资源部门将广图矿业的矿场开采权收回之后,立刻又卖给了澳大利亚力拓矿业公司。

    以乔伊斯为代表的力拓矿业公司高层们,在短暂的欣喜狂欢后,便发现,事情完全不像他们想的那样!

    “这是一个阴谋!”一向以英国老派绅士自称的乔伊斯此刻正在矿场内破口大骂,“这群混蛋,那些华夏人,还有那几个黑人,他们骗了我们!”

    “什么该死的铁矿,什么该死的钛铁伴生矿!这里都已经挖干净了!”

    “看看,他们还给我们留了什么?难怪艾斯米达拉那个混蛋不让我们再次探勘,原来是给我们下圈套!我要起诉他们,这群骗子!”

    “那些黑人太奸诈了,收了我们的钱,居然还蒙骗我们!要是传到公司总部,我们的职位都不保了!”他的同僚也是脸色难看之极。

    当他们好不容易拿下了开采权,重新对矿场进行勘探后,发现这里的矿产资源完全没有此前他们得到的数据显示那样多!

    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富矿,都已经被前任的广图矿业集团给挖走了!留给他们的,只有一些品质比较差的矿石,和非常难开采的深层矿!

    力拓矿业集团谋划那么久,居然成了接盘侠!

    这个情况,其实尼日利亚国土资源部门的那些人也已经发现了。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坑到华夏企业,但自己又不想亏本,所以故意隐瞒事实。

    在力拓矿业派人调查的时候,他们的人做了错误的引导,还信誓旦旦做了一堆保证。

    结果,力拓矿业就拿下了这处烂尾的矿场,做了亏本买卖!

    “希望撒旦把这些混蛋都给带走!”乔伊斯咒骂着,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罢休,一定要从国土资源部门那里讨回一些成本。

    但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这里是日尼利亚,人家的地盘。就算他们英国资本家面子大,这次赔本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而剩下的矿产,他们也只能挖个干净,以减少损失。

    ……

    力拓矿业公司和尼日利亚国土资源部折腾了很久,各有损失,但已经退出尼日利亚的广图矿业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相反,他们已经和红信集团达成了正式合作。红信集团已经持有广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成为拥有席位的大股东之一!

    广图矿业加大了力度,继续开发非洲市场,给红信集团的工业体系提供稳定的原材料输送。

    但矿业集团之争,才刚刚开始!

    “上个月,国际钛铁矿石价格下跌百分之十八点三,我们在国内和从日尼利亚挖掘的钛铁矿,价值直接大幅度缩水!”广图矿业集团内部,盛文彦的助理正在向他汇报情况。

    “国际市场,与钛相关的高钛渣价格也在上涨。矿石和金属原材料价格,都有变动,我们拥有的几大矿场,原材料出口价格大幅度下跌,金属进口价涨幅明显……”

    “在非洲的这个几个国家,我们的矿场开采经营权也审批不下来。”

    助理汇报了一系列情况,让盛文彦感觉有些头疼。果然,广图矿业想成为世界矿业巨头,面临的问题还是无比巨大!

    比如原材料的市场价格,就被力拓等矿业巨头把控。他们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先进金属冶炼技术,操控原材料市场,一涨一跌,就能让广图矿业集团的利润大幅度缩水。

    “铁、铜这些矿产影响倒是不大,我国也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这些原材料可以面对国际市场冲击,只是我们的钛铁矿石,有点难出手了。”盛文彦思索着,随着钛工业的发展,钛金属的价值一直在上涨,广图矿业囤积了不少钛铁矿。

    如果钛铁矿价格下跌,他们势必要受到不受影响。

    “盛总,钛铁矿原材料的价格下跌,但是钛精矿、高钛渣的价格反而在上涨。”助理提醒道。

    钛精矿是从钛铁矿或者钛磁铁矿中采选出来,含钛量较高的矿石,用于制作高钛渣,钛白粉,酸渣,海绵钛等工业原料。

    高钛渣则是由含钛矿石经过物理生产方法形成的钛矿富集物,是生产四氯化钛、钛白粉和海绵钛产品的优质原料。

    随着现代工业技术的发展,对钛类工业原料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所以钛精矿和高钛渣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要是我们能把自己的钛铁矿提炼成高钛渣,我们肯定能大赚。可惜,我们没这工艺,还是要把矿石卖给国外,然后进口高钛渣。”盛文彦无奈的说道。

    原材料和加工材料,自然是加工材料赚钱。但是没有那个加工技术,他们也只能干着急。

    “盛总,你怎么不找红信集团,万一他们有办法呢?”正在这时,辛喆走进盛文彦的办公室,他也是为了钛铁矿石价格下跌的事情而来的。

    “这是原材料加工方面,红信集团是做互联网科技和机械设备的,这方面也帮不到我们。”盛文彦说道。

    辛喆摇摇头,说道:“且不说我们在尼日利亚开采的大量钛铁矿,我们集团自己在国内就拥有几处钛铁矿场。钛铁矿石价格下跌,损失最大的就是我们。”

    “而高钛渣的国际需求,一直在上涨。我们自己的加工厂提炼的高钛渣,受限于电炉技术,精度一直提不上去。红信集团的设备研发技术很强,要是他们能帮我们做出更好的电炉,也许能解决?总之,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太浪费了。”

    “说的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吧。我们还是要自己想办法,目前先减少钛铁矿石的开采和出售,等待价格稳定。”盛文彦对此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矿石加工又不是什么智能技术,红信集团在这方面估计也没有办法。但问一问总归是好的,万一能在什么地方有所帮助,也能挽回一些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