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16章 红星发廊的不速之客
    以这个时代的眼光来看,或许史迈特贵族真的有搞头,更别说还加上了留学归来的设定,说一句‘恐怖如厮’都不为过。

    金博越想越觉得有稿头,不禁咽了咽唾沫,低声问道:

    “怎么做?”

    “烫头,染发,穿皮衣,挂铁链。”

    “那我们唱什么?唱后世的成名歌吗?”

    王野看的出来,金博被说服只差最后一步了。

    “我们唱迈克儿·杰克逊的歌,我记得你还学过迈克儿的太空舞步。”

    迈克儿·杰克逊?流行音乐之王!

    怎么会忘呢,现在迈克儿还活着啊,正是如日中天之时。

    金博彻底被说服了。

    ……

    红星发廊店。

    一家今年刚在苏城开张,装修华丽,干净整洁的发廊店。

    02年的发廊店在苏城中是极少的,这时代更多的是理发店,那种只会剪平头,剪短发的那种。

    现在的发廊店虽然也是理发店,却更有艺术素养,是真正的高级理发师,也就是后世的美发师,发型师才有底气开张的店面。

    红星发廊店的理发师老板正是这样的一位美发师,曾留学日本,学过专业的美发设计。

    特别注意的是,这位美发师是男的,所以这里不是后来的那种会给人‘洗小头’的妓者交易店。

    发廊里‘洗小头’这种事,要在数年后才会在深广东莞之地开始像病毒般席卷全国,也把发廊这种高级有内涵的理发店蒙上了一层无法洗去的黑灰污泥。

    李红星,正是这位男美发师的名字。

    李红星今年28岁,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发质黑亮有光泽,显然日常都在精心打理着,他的面容普通,身体消瘦,气质上略显阴柔,有一股日式艺人的独有的阴郁感,此刻他却叹着气,右手掐着一根烟,略显阴郁的抽了口烟,叹气似的深深吐出,他坐在店内沙发上,眼神迷离着,将烟灰弹在沙发前的玻璃桌上的烟灰缸中。

    回国开发廊,难道真的是不行吗?

    红星发廊开张有半年了,可李红星却连一次美发都没做过,几乎所有来的客人都把这里当成普通的理发店,5块钱剪个头发,仅此而已。

    想我李红星,在日本艺能界好歹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专业美发师,没想到如今回国了,却只能当一个剃头匠。

    李红星越想越郁闷,越发觉得人生灰暗。

    本想回国后也能大干一场,带回日本先进美发设计理念,提高国内艺术发型领域,开拓时尚风潮,可回国后才发现,这些都太难了,现在的国人哪里需要什么发型?

    来剃头的人,只会剪平头,剪短发。

    别说做发型了,连个染发的人都没有!

    或许,我该去影视圈发展,想想找找路子,一直守着这店根本没有意义。

    李红星又想起了母亲今年准备给他策划安排至少32场相亲会,一定要他相亲成功,脑子就是一抽一抽的。

    相亲,结婚,生子,抱孙子……

    相比事业上挫折,来自母亲的疯狂背刺才是最头疼的,偏偏他一点办法没有,母亲想当奶奶抱大孙子,做儿子的又有什么办法?

    要不,我随便找个老实女人娶了算了?……

    在这时代老实女人可比老实男人要多的多呢。

    ……

    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两道身影走入发廊店。

    此时已是下午2点多,正午的烈阳已经过去,斜阳西照,两位少年身影逆光步入其中。

    李红星略有些恍惚失神的看着两人进来,一时间在逆光下看不清两人的相貌,只听其中一人开口道:

    “你好,请问做个发型,染发要多少钱?”

    嗯?做发型?染发?

    听到终于有人要做发型,还要染发,李红星激动的从沙发上一跃站起来,手上的烟都差点没夹稳,落了一地的烟灰。

    “可以,可以,我是专业的美发师,从日本留学归来,离子烫头,美发设计,染发,护理等等一条龙,包你满……”

    “呃……”

    站起来的李红星这时看清了两道身影,是两个少年,年约十六七上下,穿着打扮朴素,唯一让李红星在意的是他们的眼神,那是一种很特殊的淡然眼神,让李红星产生了这两人是同龄人的错觉。

    “你们真的要做发型,染头发?”

    “对,你真的是美发师?从日本留学归来的美发师?”

    其中一个少年面带喜色的发问道。

    李红星点头:“是的,招牌上都写着的没错,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们看我过去做过的发型照片。”

    只听这少年转头看向另一个少年道:

    “金博,我们来对地方了,他肯定能做的好。”

    “嗯,那就这里吧,不过做发型应该很贵吧,我们还要染发,还要留钱买衣服……我们钱不够啊。”

    “想要得到就要先付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么说着,只听这少年转头看过来道:

    “你是美发师的话,应该能达到我们想要的要求,我们俩想要做专业的烫头与美发设计,还要染发,你算算要多少钱。”

    “提前说好啊,我们钱不多,只给你一百块,行不行?”

    一百块?还是两个人,也就是五十块一个人?

    李红星稍微盘算了下,烫头,做发型,还要染发,不算他的手艺成本,都有点亏了,要知道他从日本带回来的染发剂价钱的零头都不止50了。

    有心想要拒绝,但半年没有做发型手艺,手早就痒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做头发了,李红星哪里忍的住。

    他咬了咬牙道:“一百块两个人不行,一百块一个人可以。”

    王野看了看李红星,微笑着露出一口白牙道:

    “抱歉,我们只愿意出一百块,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只能凑和着去普通理发店了。”

    “虽然你是专业的高级美发师,有自己的艺术素养,一百块两个人确实太过便宜,但抱歉,我们的钱不够。”

    李红星看的出来,眼前的少年似乎吃定了自己,开口闭口间居然有点明目张胆的威胁加奉承。

    听听,什么叫凑和着去普通理发店?

    真是说到他心里去了,做发型到普通理发店,可不就是凑和着嘛。

    听听,什么叫你是专业的高级美发师,有自己的艺术素养……

    你以为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夸我,我就会妥协嘛?

    告诉你,是的!我会妥协的,谁叫你说我心头舒服呢。

    “算了,就当我开业大酬宾,给你们打五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