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8章 新能力拓展
    王野家所在小湾村与金博家所在小瓦村之间有一条河联通着,这条河名叫燕河,燕河上有一座桥叫燕桥,燕桥下有着桥洞,此时王野正和金博在这桥洞下坐着,看着川流不息的河水。

    “文件记忆能力。”

    “极效学习能力。”

    “唔……还真是贴切。”

    金博思索着重生后的自身的变化,点头赞同了王野的推测。

    “能不能成为超级学霸这对我们并不重要,反正咱们没那个心思装那个逼……”

    “重要的是,王野,按你的脑洞和推理,你觉得这两种能力的出现和我们重生后的那个诡异图案有关系嘛?”

    “会不会因为我们都是重生者,就像小说里的,什么受到什么力量刺激,觉醒了超能力什么的。”

    “我们的重生是不是也起到了关键因素,又或者我们的重生后我们的灵魂与‘少年时的我们’的灵魂相融合,产生了异变,所以才有了这两种超级能力?”

    听着金博的推测,王野笑着鼓起了掌,啪啪啪。

    “你看,金博啊,你的脑洞也不差啊,你想到的和我想的居然都差不多,你也有写小说的潜力啊。”

    金博淡笑的摇头摆了摆手道:

    “再怎么说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十多年老书虫。”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网文里那些脑洞设定套路我看过的不比你少。”

    “至于写书?算了吧,我可没你那闲心毅力好脾气去写书,也没有你那样的执念。”

    “你懂我的,我更乐意舒服的过日子。”

    “写书烦心事太多,被无数人挑刺,他们不嫌烦,我还嫌烦呢。”

    王野呵呵笑出声,金博确实是这个性子。

    “其实被人挑刺没啥啊,有理的话就听听,没理的就删帖禁言,没什么大不了的。”

    “别,我不是那种能容忍别人挑我刺的人。”

    “我要是写书的话,就一下写完后,然后直接全部发出去,不管那些读者喜欢还是喜欢,挑刺还是不挑刺。”

    “金博,你这种写书模式,其实可以的,而且有不小可能是一书封神的那种……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反正现在才02年,网文才刚起头,你抽空花个两三年写出一本出来,以你的阅历一书封神至少也有七成可能。”

    “到时咱们兄弟俩在网文界双剑合壁,叱诧风云!”

    “网文里的点子太多了,我一个人也写不过来,你要是也来写,咱俩还能帮助互推……”

    金博听了,想也没想的摇头拒绝:

    “太麻烦,不干。”

    王野听到金博拒绝,也没多劝,人各有志,他不会强求。

    “对了,王野,你忽然开始练字,是不是因为那个?……”

    金博忽然笑着问着王野。

    “那个?哪个啊?你说什么啊?”

    王野心里一突,靠!这家伙居然想到了,好像,好像我曾经和他说过那件事啊,这家伙不会还记得吧?

    “你曾说过当年写情书字写的太丑,还有错别字,还涂改了好多字,你觉得那个情书太丢人了,你很后悔……唔唔唔!!!”

    王野羞恼的上前捂住了金博的嘴。

    “靠!你居然还记得,忘掉,给我失忆啊!!”

    “……所以,你……唔唔……练字……唔唔……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狠狠锤了一拳金博,王野瞪眼威胁道:

    “不要让第三人知道,否则……”

    金博哈哈的举手告饶:“哈哈哈……是是是,我不会的,绝不会告诉第三人的……”

    “不过……”金博贼嘻嘻的道。

    “你不是说过嘛,你对那个初恋不是早就没感觉了嘛?现在,你还要写情书给她?……”

    金博忽然不敢说下去了,因为他看到王野的双眼里喷射出有如实质般的杀气寒光。

    “再说一个字,我就把你掐死,再踢下河喂鱼!!!”

    “行行!哈哈哈,我不说,我不说了哈哈哈……不过……哈哈哈,算了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傍晚时分,王野回到家,坐在书桌前,拿出钢笔和字帖继续开始练字。

    他的眸子扫过放在一旁的两张信纸,手指间握着的笔不自觉的握紧,良久复又放松……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如今,我却重归‘不可留的昨日’。

    曾经,乱我心者也还未曾给我烦忧……

    我该如何选择?

    其实早就有答案了不是吗?

    时光如水,眨眼即逝,转眼过去一周,中考成绩下来了,所有中学生都可以到学校拿到自己的成绩单,以及做为中学生身份的最后一件事,填志愿,拍毕业照。

    今天全校的初三毕业生都会到校,一大清早王野吃完早饭,骑上了自家阔别十八年的自行车,那是一辆淡蓝色自行车。

    手上的绷带已级去掉,此时只剩下三道纱布还缠绕在上面,内里已经收口结疤,只是暂时还不能见风。

    骑着自行车不过五分钟,马路边金博也蹬着一辆黄色骑行车等在一旁。

    两人骑着车一同前往学校。

    两车并行,徐徐夏风吹过,吹动黑发,神彩飞扬。

    王野左手单掌着车把,右手按在右腿根处的口袋处,那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他双眼目视前方,双眸却没有焦距,似乎又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金博两只手掌着车把,上半身下倾压着车头,脸上有些鬼祟或者说警惕的左右转头看了看前后左右,确认周围三十米内都没有人后,他才扭头对着王野小声的说道:

    “王野,极效学习能力不但能用在练字上,练歌也行。”

    “这些天我在练字,也在练歌,感觉唱功大进,你听我唱两句,听听怎么样。”

    “咳咳……”金博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唱,而他的话也把王野从深思中拉回到现实。

    什么?不止能用在练字,还能用在练歌上?

    这提醒了王野。

    是啊,我早该想到的,练字是手上功夫,练歌是嘴上功夫,说穿了都是对肌肉和神经记忆能力的锻炼,只是一个在手上,一个在嗓子上,本质来说并没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