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4章 重生者的孤独与遗憾
    金博闻言叹息道:

    “你的想像力总是这么丰富,还有时刻脑补与推理能力,难怪前世把写书当作职业,就算一直扑街还是一直写下去……”

    “喂喂喂,做兄弟的咱们熟归熟,可别乱说啊,什么叫扑街?作者的扑街那能叫扑街吗?那叫曲高识寡!”

    “行,曲高识寡,就当是曲高识寡吧,不过,你总是太监又怎么说?”

    “你怎能凭白污人清白?!”

    “作者的事,那能叫太监吗?那叫暂时性停更。”

    “说穿了就是没毅力,懒,怠惰,自制力极差……”

    “切,说的好像你有毅力,你不懒,你没怠惰,你有很强自制力似的……”

    金博此时粉嫩青春的少年脸蛋上也不禁老脸一红。

    是的,金博害臊他也是这种人,他和王野一样都是普通人。

    “总结,咱俩前世都是这样没毅力,也没自制力的普通吊丝人啊。”

    “吊丝就吊丝,什么普通吊丝人,不要乱造词啊喂!”

    王野哈哈笑出了声:

    “好久没和你这样聊天了,自从你结婚后,咱们一年见不了两回,平时我忙着写书看番打游戏,成了死宅,你忙着上班还贷带孩子,成了家庭煮夫。”

    “前世因为去年那场疫情你连老家都不能回来,不能见面聚聚,等于两年多没见了啊。”

    “谁曾想到,再见面时,却是在十八年前的今天。”

    “你我重回这少年时,说说吧,你是怎么想的?重生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够弥补遗憾,你有什么遗憾要弥补的?”

    金博脸上浮起一丝笑容。

    “是啊,确实好久不见,再见时,却重生在少年时……”

    “怎么想的?你懂我的,我可不是像你这样悲春伤秋喜欢回忆的人,重活回来倒是没有什么遗憾要弥补,不过能重来一次倒也是件不错的事。”

    “什么悲春伤秋啊,会不会用成语?我这样叫感性。”

    “我没形容你多愁善感就不错了,你还有脸说自己感性,鄙视你!”

    “行,咱不说这个了,说说遗憾吧,现在你想弥补的第一个遗憾是什么?”

    “遗憾?”

    “16岁的我,可什么遗憾都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中考失利不算是遗憾吗?”

    金博认真的摇头。

    “这算什么遗憾,中学没努力,考不上什么好高中是自找的。”

    “如果我中学一直拼命努力的学习,中考却失利了,或许会遗憾吧。”

    “但是,你知道的,我中学压根没努力学习过,所有精力都放在游戏和小说上了。”

    王野呆了下,砸吧着嘴,想了想道:

    “好像确实是这样,我中学三年的精力七成在小说,三成在游戏,你是七成在游戏,三成在小说……”

    “对了,想起来了,咱俩中学是互相的损友,我带你入了网络小说的坑,你也把我忽悠进了网吧中了游戏的毒!”

    “咱俩中学三年是在游戏与小说的毒坑中度过的!”

    “没错,那么,你后悔吗?”金博问。

    “后悔?十八年前的我不曾后悔,现在的我……”

    “不会后悔。”

    “那不就结了。”

    “艹!感觉你说的好有哲理啊。”

    “金博,感觉你就是人生哲学家啊。”

    “彼此彼此,王野你不也是大作家嘛。”

    “哲学家,久仰久仰。”

    “大作家,佩服佩服。”

    “停!互吹环节结束,进入正题吧。”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重生的?重生后有没有发现什么诡异的事情,比如身旁多出了什么诡异的图案来着。”

    王野正色认真的问。

    金博闻言脸色一变,吃惊的看着王野道:

    “你也?……”

    “我重生醒来时,我在河边……”

    “河边?!”王野闻言色变。

    “对,这件事前世我和你说过的,你还记得吧。”

    “6月11号晚上,你的事第二天早上传到了我们村,我当时还以为你死了,慌张的抄近路从河边小道去你家看你,结果不小心跌入了河中,差点淹死,后面被一位大叔救上了岸。”

    “这是前世的事,而在今生,我重生了,不过早就学会了游泳,我自己从河里爬了上来,我当时知道你压根就没事,没去找你,直接回了家。”

    “回家后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极可怕的梦,我梦到自己半夜往河边走,在河滩上画着一份诡异的图案,随后我自己跳进河里后,我才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我拼命的挣扎。”

    “最后是我奶奶叫醒了我。”

    “后来的这几天,再也没做过这样的梦。”

    “那个诡异的图案我记得是这样,这样的……你的也是吗?”

    “对,就像是一种死亡献祭法阵。”

    “你我前世都曾经差点死掉过,或许,这也是我俩能重生的原因吧。”

    王野说到这,很快又摇头道:

    “原因应该没那么简单,前世曾经差点死掉的人太多了,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如果只因为这个条件就能重活一次的话,现在的历史绝不可能与前世一模一样。”

    “我想,我们的重生,如果不是什么神魔,外星人的手笔,那必然就是极小几率下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的奇迹。”

    “而且,这种奇迹还发生了两次!更是奇迹中的奇迹。”

    王野双眸绽放起火光,比划出两根手指。

    “不过,金博你也重生了,这是好事,我不会孤独了。”

    “几乎所有重生者重生后都是孤独的,穿越异界且不说,像我们这样穿越过去的重生者,除非时间太短,比如三五年什么的,不然都是最孤独最空虚的人,就像一款开挂的单机游戏,或许开头一时爽,但到了中后期,没有可以相信的伙伴,在孤独下的空虚与迷茫,比贤者时间后的空虚还要难过,并且一直持续下去。”

    “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寄托的感情,友人,爱人,等事物来抵消的话,早晚会发疯的。”

    “重生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这种天大的秘密会带给所有重生者天大的压力,越是危险的世界越是如此,整天提心吊胆会不会有什么大能发现你的秘密,睡觉都害怕自己说梦话,你想想这种感觉吧,如果没有伙伴交流,那感觉……”

    “像我们这样重生在过去的还好过点,那些重生在异世界,魔法世界,修真世界的重生者,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心脏,绝对活不长久。”

    “小说里可以设定主角的心性强大或者心性一直在被逼的成长越来越强大……但真要是成为重生者后,又有多少人有信心有意志能抗住这个压力?……至少,我没有。”

    “所以,金博,你也重生了,我真的很开心,能有一个相信的伙伴,能毫无顾忌的说出所有事情,呵呵呵……”

    “现在,在这个世界只有你能懂我啊,金博。”

    王野面容灿烂的笑出声,真心实意的说出所有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