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1章 不正常的重生开始
    在昏沉肿胀头疼欲裂的懵然中醒来,王野一只手抚额,一只手在湿滑黏腻的地板上撑地而起,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哪?……

    我……怎么了?……

    虚弱的疲惫感缭绕在心头,好似三天三夜通宵没有睡的深度疲劳。

    脑子中一片混沌,王野的意识稍稍清醒了点后,开始回忆昨晚的记忆……

    昨晚的日常很正常,没有通宵。

    码了点字,玩了会游戏,看了部日番。

    真的没有通宵,记得凌晨3点就将手机关机充电睡了。

    是的,没到6点睡,这不算通宵。

    是的,这就是王野的日常。

    每天都在假装着努力,最终在无力中沉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按照惯例的睡眠生物钟作息,王野应该在第二天早上的10点半到12点半左右睡到自然醒,保证充足的6到7小时睡眠。

    可我现在这样难受,是没睡好吗?

    王野下意识的想要摸索床头前的手机看看时间。

    恩?我手机呢?

    没有?怎么会没有?

    王野慌了神。

    做为年过三十的废材系死宅中年人,靠一点职业网文写作混吃等死,一天24小时至少16小时都在小说,游戏,动画中虚度光阴的自由职业者,王野的手机从不离身。

    哪怕睡觉时手机也不会离开他超过1米,手机会放在床头充着电,任凭手机充电时的微辐射拍打在脸上也毫不在意。

    难道掉下床了?

    不对,不对!现在是冬天,昨晚还下过雪,我要是掉下床了,没有被子的话,我应该冻成死狗了……

    可现在,我并不冷,只感觉口渴,疲惫。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彻底清醒过来的王野终于站起身来,身体本能且熟络的下意识走到了墙边,极为自然的打开了房间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啪哒,15瓦的昏黄瓦丝灯炮亮起,照亮了房间,王野瞪眼看着周围的一切,楞住了。

    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

    这个房间的墙壁是灰白色的水泥色,没有装修,房间屋顶悬挂的是早已淘汰七八年的老旧瓦丝灯泡,昏黄的灯光照着一切都染上一层淡黄色的光晕。

    四四方方大约二十多平方大小的房间,一张一米多宽的单人床靠着窗,铺着陈旧的凉席,老旧的书桌,没有电脑,没有电热扇,简单朴素的房间,屋顶不是平的,而是阶梯式的砖瓦搭成的屋顶,这是乡村常用的房子,也叫瓦房。

    记忆里十多年前,自家还没有盖上三间平房时的三间瓦房,当时自己就住在这瓦房,直到几年后上了高中后,新盖了平房后才搬走。

    这是家里的老宅。

    我怎么会在这里,记得很早以前这瓦房已经被当作仓库堆满了旧家具和杂物,早已脏乱不堪。

    可现在这却……

    难道,难道说我重生回到过去了……?

    一道念头在脑海中炸开,还没等荡漾开来这念头的后续,王野这时的眼角余光终于扫到了身下的有一滩昏暗血泊,在血泊中有一道诡异的图案。

    那是一个类似神秘献祭法阵以血勾勒而成的圆形图案,其中勾勒出的是一个没有眼皮,只有眼眸的眼睛,眼睛的四周分阶梯的还有三个眼白,此时这眼白中间都已经滴落着一滩血。

    而这些血的来源……正是他的右臂,身旁的不远处,一柄沾血的剪刀放在一旁。

    这,这是……

    顿时王野身体就是一晃,无力的连连退后,躺在身后的床上,眼眸微转,他看到了床边的墙壁上,灰白色的水泥墙上有一排用墨水书写的黑色毛笔字——‘这是我的房间,王野’。

    那是他的字迹,是他在小学六年级时,用毛笔写在墙壁上的字迹。

    字不但丑,而且大小不一,好似狗爬,这般‘独特’的字迹,确实是他所写。

    以往的记忆在脑海中闪烁,没有错,这确实是他十多年前住的老房子。

    王野眼睛看向窗外,肌肤感受着身体的气温,这不是冬天,而是炎热的夏天。

    伸出完好的左手放在眼前,瘦小纤细,这是少年人的手臂。

    王野看到不远处的书桌上胡乱堆放的课本,昏黄的灯光下,他依旧能清晰的看到《初三英语》《初三物理》《初三数学》等字样。

    我居然看清这么远?这么清楚?

    我的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呃?……我没有戴眼镜啊。

    王野摸着鼻尖,揉着眼眶,发现鼻梁上并没有熟悉的眼镜架。

    汇聚,归纳,总结着这些信息,结合着这熟悉的房间,周围的信息,王野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重生了?……初三……这一年,我16岁。”

    王野还记起来了,他中学时的视力还很好,视力下降是在上高中后沉迷网络游戏和小说,总是通宵去上网,或者夜晚躲在被窝里打电筒看小说,长期如此后视力才急剧下降成了近视眼。

    接受了自己可能重生的信息,王野心中的疑惑升起,低头看着身下的血色图案。

    “我记得16岁那年,我确实这样自己伤害过自己。”

    “原因很可笑早已经忘了,但我很清楚,我绝没有用自己的血画过这样诡异的图案。”

    抬起右臂,看着上面的伤口,三道长短不一的血痕位置,王野陷入回忆的追溯。

    没有错,这三道血痕的位置正是后来陪伴自己十多年的疤痕位置,一模一样,不会错的,自己确实重生了,重生到少年时伤害自己的那一天。

    那应该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一次与父母吵架外加即将中考的压力,还有许多外在的事情堆在一起,导致一时间情绪失控,在这家屋里越想越想不开,拿起剪刀伤害自己,在手臂上留下烙印一生的印记。

    “少年时的自己敏感而又脆弱,孤僻而又自卑,软弱而又无力……”

    “多年后的我少了脆弱,少了自卑,少了软弱……”

    “却依旧敏感,依旧孤僻,依旧无力。”

    王野狠狠摇摇头甩去杂念,现在可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啊。

    我真重生了的话,很多很多的遗憾都能弥补了啊,许多许多曾经犯下的错误都可以避免了啊,再不会做出那些让爸妈伤心的事。

    只是,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我绝没有用自己的血画过这种图啊,连见都没有见过,而且这图案看着也太渗人了点。

    王野本能的觉得这图案很诡异很危险,于是伸出手沾着地上的血将它涂抹掉。

    刚做完这件事,一阵轻柔的脚步传来,很快来到门前,推开了房门。

    “小野,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你在复习,还是在看小说啊,还有两天就要中考了,你……”

    房间打开一条门缝,透过房间的光,他看到了妈妈冯兰的脸。

    那是一张三十六七岁朴素的脸庞,穿着朴素,肩旁垂着长发,眼角带着些许苦涩,面容也微有些愁苦的面容出现在灯光下,声音柔和中带着些许责备和关心。

    王野微仰起头看着进来的人确实是老妈,不,老妈现在一点也不老,年轻近二十岁的妈妈,头发还没有发白的妈妈,还没有剪去长发的妈妈,眼角还没有鱼尾纹的妈妈,额头上还没有摔伤后留下疤痕的妈妈……

    心头一颤,王野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