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37章 让世界感受美好
    “果然是艺术源于生活啊……”

    “这么说来,我获得的是命修法,那么金博,他获得的可不就是性修法?或者说,‘法修’‘魔法师’‘巫师’‘奥术师’那样的功法?”

    王野双眸一凝,看向一边以一种卧睡在沙发上闭目睡觉的金博身上。

    当时牙就酸了,很显然《蛰龙睡丹功》这样睡觉的功法,显然是修行精神的性修法。

    这样睡觉就能变强的功法,他羡慕嫉妒恨啦。

    不禁恨声吐槽道:

    “为什么呀!?搞错了吧?应该我获得性修法才对吧。”

    “我重生前天天写书,辣么辛苦,虽然扑街太监了许多书,被无数书友骂死太监,鸽子王,但我都能忍下来,坚持下来,坚韧不拔,不放弃的继续写下去。”

    “我这样的精神这么强大,我最适合性修法才对啊。”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什么?”

    沙发上,金博醒了,睁开眼睛,却见双眸炯炯有神,似有光芒闪烁一瞬,接收完传承的他淡笑的起身,调整好坐资,开口道:

    “你还有脸说这个,如果你真的精神强大,坚韧不拔,就不会太监那么多次了,以你的文笔,脑洞,才情,那些书都能坚持完本几百万字,不说成白金大神,至少小神中神的位格还是没问题的。”

    “你这样经常性惫懒怠惰的精神性子,怎么可能适合性修法。”

    王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金博说的确实有道理,他可不是能专注着练静功的人。

    虽然太极拳练法并不激烈,但太极拳属于动功,按步就班的练着,总能进步。

    而《蛰龙睡丹功》是静功,那种需要精神能长久保持宁静稳定专注的静功。

    “再说了,也没说你以后不能练性修法,正统修真法是性命双修,等我们功力,境界,等级高深了,早晚会是性命双修。”

    “现在的我们,只是前期以不同的方向入门而已。”

    金博冷静的分析着。

    两人又聊了许久,跌宕起伏的心总算沉静了下来,一整个大白天的时间都沉浸在功法上面,时间悄然间已推至夜晚。

    他们,该上班啦。

    蓝月亮酒吧,夏川的办公室。

    王野从不认为奇遇一定是好事,为了谨慎起见,他和金博商量后,决定把这两本书的事情告诉夏川,询问他的意见。

    于是,有了以下这一幕。

    夏川的桌前摆放着两本书,正是《太极拳经》与《蛰龙睡丹功》,他翻开看了看,双眸里闪烁着光芒,随后又放下了,推到两人面前。

    “确实是‘修真者’的两大分支传承‘武道家’与‘道士’。”

    “你们的运气真是……不,这不是运气,而是有人故意把这两本书送到了你们面前。”

    “一定又是那家伙,‘传道者’那家伙。”

    “居然在我厄福联盟军门前虎口夺食,太可恶了,这混蛋!”

    夏川的脸色有些难看,听到这话的王野和金博,脸色也不好看了,这奇遇居然是被人安排的?难道有什么阴谋?

    夏川看到两人的脸色了,摇头摆手道:

    “别误会,‘传道者’不是什么坏人,他只是很喜欢‘传道’,这就是他‘发光’的形式。”

    “如果说发光者都是修行者,那么‘发光’就是修行形式。”

    “发光的修行形式有许多种,‘练武’‘修道’‘唱歌’‘跳舞’‘写作’等等,只要是一切可以让他人感受到光芒的形式,都可以。”

    “‘传道者’最喜欢的就是在世界各地游走,找寻潜在的或者已经觉醒的初生发光者,将各种‘修真者’传承以各种巧合奇遇的方式送给这些新人。”

    “以此延续‘修真者’的道统,壮大‘修真者’一脉。”

    “接受了传承的人,随着他们的日后的成就越大,他们对‘传道者’的感激,感谢也越深……也就是说,一般的发光者汲取普通人心灵之光成长,而‘传道者’却是汲取发光者的心灵之光成长。”

    “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发光方法。”

    “每一个发光者,都有独特的发光方式。”

    “但背后,都在追寻着各自不同的意义。”

    “我喜欢唱歌,喜欢小资情调,喜欢一个人唱着情,听着爵士乐,喜欢各种能让心灵安宁的方式,我想把这种感觉传递给更多的人,让他们也感受我这种感觉。”

    “我们这种‘发光’,也叫‘共情’,但归根结底,我们发光者的主旨是:让世界感受美好。”

    王野恍然的点了点头,这什么‘传道者’的发光路子,就是扮高人,扮老爷爷,扮世外高人,白送传承给那些还未发迹或者可能发迹的主角苗子们……

    这确实是‘传道’,也是在发光,也是在修行,也是在投资……

    绝了!

    “那,这个传道者给的传承有什么缺陷,或者副作用吗?”

    金博一如即往的冷静问道。

    夏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没有……‘传道者’是绝对中立主义者,虽然这家伙冷血又无情,但从不会主动做坏事,至少这两份‘修真者’分支传承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这个,王野和金博心里暗中松了口气,没问题就好。

    “不过,你们要注意一点,‘修真者’的传承发光,有一点极大的隐患,甚至可能未来影响你们的心智,到底继续不继续练,你们要想好。”

    “‘修真者’最核心,最本质的发光之源是‘追求长生’。”

    “随着‘修真者’的进阶,不论是主支还是分支,最终随着等级的提升,必然会走向‘追求长生’的终极目地。”

    “为了这个目的,不论是‘修真者’的主支还是分支,都极有可能走火入魔,乃至堕落,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成为绝对中立主义者,坐看世间灾难横生,也不管世事如何,冷血旁观。”

    “可以说,像‘修真者’这样的发光者群体,与我们厄福联盟军虽然不是敌人,但,绝对不是朋友。”

    “每一个发光者,都是自己的主角,都有自己的本心之光。”

    “我可以看的出来,你们的本心之光符合我们厄福联盟军的主旨:让世界感受美好。”

    “我不反对你们修行这两种发光传承,但不希望,未来的你们会因为追求长生不死,而变成像传道者那样自私的绝对中立主义者。”

    “明白了。”王野点头。

    “嗯。”金博轻嗯的应和着。

    夏川对这样的回答有些不满意,可看着两个少年的神色,他想说什么,最终又没说出口。

    厄福联盟军从不会主动逼迫他人加入,那样就违背了他们的主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