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34章 耐心与克制
    另一边,金博的手中同时浮现出两把造型奇异,有着银白外壳的修长手枪,淡蓝色的光芒子弹在其中凝聚,神圣般的银白色光芒在枪身上闪烁。

    他看到王野玩心一起CS起英雄台词,脸上浮出微笑,小声道:

    “我也来。”

    “透体圣光!”

    “热诚烈弹!”

    这两把银白神圣手枪,在刹那间急速喷射出一道淡蓝色穿透子弹,如同利箭般穿透了一群赌具人的身体,同时另一道螺旋前进的子弹,轰然间在赌具人中间轰然炸开成十字型烈焰光波。

    “人,终于有一死,而有的人需要一些小小的帮助。”

    淡红与淡蓝色的子弹轨迹不断在这在灰暗的世界中浮现,同时还伴有奇异的技能名称。

    “一箭双雕!”

    “大步流星!”

    “弹幕时间!”

    “冷酷追击!”

    “圣枪洗礼!”

    耀眼的红色光芒与蓝色光芒子弹双双染亮了整个灰暗世界,周围不断响起凄厉惨叫的怪异声。

    弥漫在整个灰暗世界中的狂热,恶意,憎恨在慢慢消失。

    当枪声停顿下来时,这个扭曲的世界正在慢慢变淡。

    王野与金博各自手持着双枪,小声的喘气,他们看到不远处,那个金元宝模样的诡怪此时已经被红色与蓝色子弹射成了马蜂窝,淡红与淡蓝的子弹烟火在它的尸体上缓缓升起。

    “死了吗?”

    “大概吧……”

    “它要是不死,我们也该逃了。”

    “是啊,因为我们都没‘蓝’了。”

    所有的光芒子弹,都是由他们身上的光芒所化,这类同于精神力样的力量,此时已经所剩无已。

    王野低头看着身上的红色光芒只剩下一点余烬,再转头看着金博身上的蓝色光芒,也只有薄薄一层。

    王野意识到了什么。

    “金博,你的‘蓝’要比我多不少啊。”

    金博点了点头,道:

    “每晚在酒吧里出场,我能获益的心灵之光都比你多不少。”

    王野并不奇怪这件事。

    “那是因为你的太空步跳的最好,也是你主唱的原因。”

    “要不,以后……”

    王野知道金博想说什么,直接摇头摆手道:

    “以唱歌跳舞的方式绽放光芒,汲取心灵之光,并不太适合我。”

    “我该想想别的方式。”

    “你是说,你的老本行写书?”

    “对,既然唱歌跳舞能汲取心灵之光,我写出的书给读者看,让他们共鸣,喜悦,想必也能获得心灵之光。”

    “呵呵,倒也是,这本就是你的理想。”

    “不过以前是想着靠写书赚钱,现在是想着靠写书获得心灵之光。”

    两人谨慎的并没有靠近那死尸一般的诡怪,在远处等待着,直到那只金元宝诡怪和它的所有分身的尸体化为黑烟散去,确定它真的彻底死透后,这才靠近过去搜索着可能存在的战利品。

    黑烟散尽后,地上遗留着十数颗金色星砂般的光之华。

    王野不满意的摇头道:

    “没有诡物。”

    “不走运,那只诡怪没有爆出东西。”

    “只有这些诡怪分身后掉落了光之华。”

    “这些光之华附带的作用有点鸡肋啊,炼化它们时可以临时增长一点耐心。”

    “赌博最重要不是运气吗?应该增长一点运气值才对吧。”

    金博他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面色冷了下来,冷笑道:

    “所以说你不懂赌,赌博最重要并不是运气,而是耐心与克制。”

    “不过讽刺的是,那些老油条滥赌鬼都懂这个道理,往往却都栽在这上面。”

    王野默然,他知道为什么金博懂这个,在上辈子的时候,金博的爸爸曾经沉迷赌钱,差点搞的妻离子散,金博因为这个一度和他爸爸关系很僵。

    有一个喜欢赌钱的爸爸,冷眼旁观的金博自然会懂许多关于赌的道理,因为厌恶赌博,所以才更懂赌博。

    “走吧。”

    “这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多呆下去。”

    两人刚想退出这诡巢,这时忽然天上闪烁出一道熟悉的幽蓝色光芒,这光芒两人都熟悉,那是夏川的光芒。

    只见那幽蓝色光芒一阵变幻,变化成透明的夏川模样。

    “不错,你们俩个能解决这只诡怪,看来已经懂得发光者的战斗方式了。”

    “只是你们还是太嫩了,太粗心了,收尾工作还没结束就要离开,这样的错误不能再犯了。”

    两人闻言一楞,收尾工作?

    “上次我说过,诡怪的本体被消灭后,它们残存的分身,子体也要消灭干尽,否则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重新变成新的诡怪。”

    “你们以为已经杀死了所有诡怪分身和子体了吗?”

    只见夏川抬手一指,一道幽蓝色光芒化为一道光箭射向下面角落里的唯一一台完整的赌桌。

    王野眸子微缩,原来如此,赌桌,也是赌具的一种啊!

    该死的,怎么没想到这个。

    光箭下,那赌桌惨叫着发出声音,四条桌腿活化过为,化成双手双脚,逃向远方,夏川手中再次凝聚出一道更为璀璨的光箭,嗖!

    直接将它炸的四分五烈,化为黑烟散尽。

    “记住,只要当诡巢彻底开始崩化消散时,才说明诡巢中所有的诡怪都被消灭了。”

    “这一次有我给你们收尾,下次可没有了。”

    “诡怪是最记仇的东西,你们这一次没有消灭干净,它会躲藏的更深,等它恢复过来后,它们对付不了你,却会对付你们的亲戚朋友。”

    “我们发光者能免疫诡怪的侵蚀,我们的亲戚朋友可不行。”

    果不其然,那赌桌死去后,诡巢演化的世界开始变的透明,灰暗褪去,光明渐现。

    下一瞬,两人回到了现实,仿佛黄粱一梦,在诡巢中度过了小半个小时,现实却只过去了一瞬。

    两人回头四处一看,没发现任何人,夏川根本不在附近,可他是怎么进入诡巢的?

    也许是高等级发光者才有的能力,王野这么想着。

    咯吱,此时巷子里铁门打开了,一个神色颓唐,脸色带着懊恼的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嘴里念叨着:

    “又输光了,该死……要不要借点本呢……算了,过两天再看看。”

    “妈的,这两天手气不行,等缓缓劲。”

    中年人眼角扫到了两个少年,没有多想什么,骂骂咧咧的离去了。

    两少年沉默,这中年人的面容他们有点面熟,是了,刚才在诡巢中某个赌具人上的面容好像就是他的样子。

    他们杀了诡怪,却杀不了这中年人心中的赌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