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30章 月光骑士
    “我现在所变身的最强战士符号名为月光骑士。”

    “月光骑士的符号像征能力属性有三个,分别是:月光,骑士还有魅力。”

    “这是我教给你们的第一课。”

    “每一只诡怪都有千奇百怪的属性特性,每种属性特性的能力不同,它们也有不同的相生相克。”

    “想要事半功倍,更轻易的消灭它们,最好能运用不同的光芒属性。”

    “像这一只欲望之诡,它的诞生原因是因为‘男性雄风’的不足与缺憾,所以它的属性特性必然有黑夜,混乱,欲望,同时因为对应‘男性雄风’的缺失,所以,它害怕的弱点必然是魅力。”

    “月光骑士中的月光属性,克制黑暗,骑士属性克制混乱,魅力属性更是它最大的弱点攻击!”

    “‘男人雄风’也是男人的魅力中的一部分。”

    “它越缺少什么,它越渴望什么,越会去掠夺什么,但它掠夺普通人的‘男人雄风’并不会长久,就像无源之水,永远是临时性的,早晚会枯竭消失。”

    “越是如此,它越是渴望,越是会频繁袭击掠夺更多的男人雄风,直到它彻底蜕变进阶成诡异离去,回归诡神域为止。”

    “你们看,它现在如此躁动着,说明它之前掠夺的‘男人雄风’,快要消失了。”

    王野定睛凝神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那巨大石柱周围全是阴郁的黑暗色调,只能听到撞击声和哭泣声,兽吼声,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王野问着一旁的金博:

    “你能看到那只诡怪吗?”

    金博眉头微皱,下意识的凝视而去。

    只见他身上的湛蓝色光芒汇聚着,波动着,居然在双眼间开始凝聚,王野心中吃惊,金博已经能使用身上的光了嘛?

    他难道能用这光芒加强自己的视力?

    不过没等王野多想下去,凝聚在金博眼中的湛蓝色光芒,像是不稳定的光源,闪烁了一下,散开了。

    金博似乎没有发现这些,眼睛看向王野摇了摇头:

    “不行,我也看不清,那里一片漆黑。”

    王野迟疑着道:“金博,刚刚你的眼睛……你好像能把身上的光凝聚到眼睛里,你刚才那是不是学会运用光芒了啊。”

    “啊?我刚才嘛,呃,我……”

    金博闻言一楞,想了想,恍然道。

    “是这样嘛?我感觉……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王野,你可能是知见障了,你以前写书太久了,越是整天想这些,反而没想到这个。”

    “我们身上的光芒,可以比作是类似于我们的精神力一样的存在,或者说内力也行,类似于本能一样的力量。”

    “刚才我想看清那诡怪的样子,下意识的心里‘想’看到,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想法,所以我才能运用身上的光芒想要加强视力吧。”

    “不过可能是我身上的光芒还太弱,所以加强视力失败。”

    “不要把它想的太复杂,光芒是我们的光芒,就如同我们的本能,所以没有什么复杂的运用方式,就像我们的手脚,可不是像内力那样,还要遵循什么经脉运转。”

    王野若有所思的点头。

    “是了,确实如此。”

    “那我们现在看不到那只诡怪,想来也是我们的光芒还太弱。”

    “还有,夏叔那样的变身,应该是一种光芒的高端运用方式吧,可能还需要极多极强的光芒……我想我们暂时应该是学不会吧。”

    金博赞同的点头:

    “夏叔不是说我们现在只是LV1发光者嘛,可能要等我们成为LV2,甚至LV3发光者时,才能像他那样变身吧。”

    而在这时,两人看向天边,夏川有了新的动作。

    只听他的声音传来:

    “倒是忘了,你们现在才刚成为发光者,光芒还太弱,可能看不到这只诡怪。”

    “那么,现在就让它现形吧!”

    只见他在空中伸出右手,优雅的摘下胸前兜口里插着的蓝色玫瑰,左手一摆身后披风,右手以持剑姿势拿着手中蓝色玫瑰,手中绽放幽暗的蓝色光芒,注入到那蓝色玫瑰花中。

    幽蓝的光芒注入蓝色玫瑰中,光芒越来越盛,不一会儿,光芒笼罩的蓝色玫瑰已经化为一轮光芒璀璨却柔和的蓝色太阳。

    他手一摆,这一轮蓝色太阳,好似真正的太阳一般缓缓自中天升起,升到了最高空,升到了巨形石柱的最上端。

    “绽放你的光芒吧,月亮玫瑰!”

    “让你的魅力普照这黑暗的大地,化为这黑夜与绝望中的蓝色月阳!”

    刷!

    似清晨的朝阳初升,淡蓝色的光芒阳光普照了这个世界,光芒照射下,那巨形石柱下的黑暗与阴影极快的褪散着。

    等到所有黑暗与阴影褪尽后,王野和金博看到了深藏在这些黑暗与阴影中的诡异怪物。

    首先是数十只消瘦的男人体形,皮包着骨头,好似披着人皮的骷髅,不似活人,可它们的下半身却是正常的男人模样,可下身却统一穿着粉红色的皮裤,腰带,它们围绕着巨形石柱不停的朝拜着,发出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原来王野听到的哭泣声,嘤嘤声,就是从他们嘴里发出来的。

    它们朝拜的中心,一只身体健壮不似人类的人形生物,同样穿着红色皮裤,腰跨红腰带,脚下穿着红皮鞋,身上套色红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但它身上的红色不是粉红,而是暗红,几近于凝固的血液的那种暗红。

    更诡异的是它的头,不是人类的方圆形,而是椭圆形,对的,就是类似男人雄风的那种椭圆形。

    它的面容却是没有眼睛,只有大的夸张的鼻子和嘴巴,它身上衍伸着数十道细细的红线,连接着周围的人。

    显然,这些红皮裤骷髅人正是它掠夺了男人雄风的心灵与灵魂层面的一部分所演化而成的奴隶。

    它,就是这诡巢中的主人,一只真正的诡怪,一只由男人雄风不足,缺失,自卑,欲望等等负面情绪下诞生的欲望之诡。

    这只诡怪此时伸展着四肢粗大的黑色鬼爪,它抱着巨大石柱猛烈的撞击着,没错,就是那种类似俯卧撑般的撞击,但极为残暴,一边撞击着,一边发出难听的兽性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