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28章 最强战士符号
    “诡怪侵蚀普通人的心灵所能获得的能量极少,但若是吞噬一个发光者,哪怕是尚未觉醒的黑光者,都能获得巨大的成长收益。”

    “诡怪将所有发光者视为必杀的猎物。”

    “所以,不管你们想不想,愿不愿意,逃避也好,害怕也好,它们都会主动来袭击你们,在夜色中,在睡梦中,在任何可能发生的时候。”

    “你们逃不了,有人的地方就有诡虫,就会有诡怪……除非你们愿意遁入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中孤老一生,但那也不过是饮鸠止渴。”

    夏川嘴上的香烟三两口间已经抽完,可见他抽的有多大力,这时他又点起了第二根。

    “你们能做的只有一个,主动出击消灭你周围可能存在的潜在威胁。”

    “并不是每一只诡虫都能成为诡怪,在它成为诡怪前驱除,压制,消灭它们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诡虫是永远消灭不干净的,诡怪早晚都会诞生,可刚刚诞生的诡怪很脆弱,很容易消灭,甚至可以说比诡虫还要容易杀。”

    “诡怪脱离了人体后,反而失去了不死性。”

    “但也获得了主动性,诡虫伤害不了发光者,可诡怪可以。”

    “而你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还未来得及成长起来的诡怪杀死在摇篮中!从而获得短暂片刻的喘息时间。”

    “这将是一场永远不会停止的战争,一直陪伴你们一生的战争!”

    听完夏川的话,一股毛骨悚然的意境袭上心头,那样的生活简直就是无间地狱啊。

    “跟我来吧,既然你们要住在这里了,那么这小区周围方圆五里的区域将会是你们的安全区。”

    “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清除这区域内所有的潜在威胁,那些诡怪‘摇篮’。”

    夏川走出门,王野和金博面面相觑一脸的懵逼,连逃都逃不了,现在只能跟着了,至少要学会自保吧。

    于是就这样,夏川带着两少年开始在整个小区游荡,整个别墅小区转悠了半个小时后,夏川又带着他往周边附近的小区转悠。

    在这路程中王野和金博跟在身后窃窃私语着。

    王野皱着眉头道:

    “总感觉有种陌名的即视感。”

    金博点点头: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种事发生。”

    “是不是我们前……以前看的小说里的剧情?”

    “可能吧,不过没这么冷门的,发光什么的,又不是奥特曼。”

    “呵呵,又不是只有奥特曼会发光,难不成奥特曼也是发光者不成?”

    “别瞎想了,奥特曼只是动画里的虚假人物。”

    两少年的话题到这时,忽然有第三道声音响起。

    “错了,奥特曼是存在的。”

    “奥特曼是厄福联盟军排名前百的最强战士符号之一,活跃在日本境内。”

    啥??

    你在说啥??

    王野和金博停步看向前方的夏川。

    奥特曼明明是动画里的人物,现实怎么可能存在。

    夏川像是会读心术,头也没回,可戏谑的声音传来,打碎了两人前世今生的三观:

    “日本的奥特曼剧,就是日本国的发光者以另一个背景设定讲述那里的发光者们所发生的真人真事。”

    “奥特曼与怪兽,正是发光者与诡怪。”

    “在日本确实发生过奥特曼与怪兽们的战争,而且不止一场,是无数场!”

    “不过那无数场战争并不是发生在现实中罢了。”

    “你们现在也是发光者,不要这样大惊小怪。”

    “所谓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甚至也能超越生活,发光者们所经历的战争,有许多都在现实中被搬上了大小银幕,也是我们闲余饭后的趣事。”

    “你们要明白一点,奥特曼其实是发光者的一种符号象征,在发光者的战争世界中,我们可以变换任何形像,只要你愿意,认同,遵守那样的符号所代表的光芒意义,那么,你们也可以化身为奥特曼!”

    王野的眼睛圆瞪,瞪的大大的,金博的眼睛圆瞪,也瞪的大大的。

    这就是所谓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甚至超越生活吗?

    还可以这样吗?

    发光者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找到了,一个新生的‘诡巢’。”

    诡巢?

    正如名词含义,诡怪巢穴。

    王野和金博顿时心里紧张起来,紧张刺激而又危险的都市战斗冒险副本就要开启了嘛?

    有点小紧张啊,不过看到前方夏川的身影,两人的胆气壮了壮。

    不怕,咱们有大神带练!

    在忐忑的心绪下,两少年看到夏川停靠在路边的一个电线杆前,他嘴角还叼着烟,正皱着眉头看着电线杆上贴着的一个A4纸大小的小广告。

    【男人救星!还你男人本色】

    专治阳X,早X。

    电话:XXXXXXXXX

    等到两少年,走到跟前时,夏川指着电线杆上的这则小广告上泛起了丝丝缕的灰黑色气息,甚至还在右下角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头锤形扭曲符号。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诡巢的信息符号象征标志。”

    “一个象征恶心欲望与绝望的诡怪所寄宿的巢穴入口。”

    “来吧,我们进去消灭这只诡怪,还好它刚诞生不久,实力不强,正适合你们两个新手。”

    两少年脸色当场就是一黑,结合这广告信息,还有这怪异的头锤扭曲符号,两人大致猜到了这只诡怪的是象征着什么样的欲望与绝望,夏川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恶心的欲望与绝望啊。

    我们居然要和这样的诡怪做战斗,真是太难受了哇!

    王野沉默,像吃了只苍蝇般恶心,金博也好不到哪去,也像吃苹果时吃到了半只虫子般难受。

    金博脸色难看的问:

    “我们怎么进去?”

    夏川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戏谑,他开口道:

    “这只新生诡怪显然是从一名失去男人雄风的人心中孵化而出,所以这只诡怪所代表的欲望和绝望显而易见,这才寄宿在这里。”

    “我们想要进入它的巢穴,就要表现出符合它象征意义的信息。”

    “所以,你们只要站在它面前,大声的喊一句:‘我的病有救了’,大概就行了。”

    顿时,两少年脸上浮现出吃了翔一样的难看脸色。

    王野脸色发苦,开口道:

    “夏叔,别这样玩我们啊。”

    夏川笑道:

    “好吧,那去掉大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