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25章 LV1发光者
    “王野!你又在瞎想什么啊,咱们兄弟还玩这些虚的?什么我当主角……”

    “不是,金博,你听我说,我们都是迈克尔的粉丝对吧,那么,我们谁都不想给迈克尔的歌声与舞步蒙羞对不对?”

    “金博,我虽然也是迈克尔的死粉,但是,却没有像你那般的狂热过,没有像你那样的认真学过迈克尔的歌,钻研学过太空步。”

    “现在的我虽然靠着极效学习能力学会了迈克尔的歌和太空步,但时间太短,我在歌声上欠缺太多,太空步上更是临时抱佛脚,有样学样学着你而已。”

    “所以,我不唱歌,只跳舞,而我将做为你的影子一样,同步跳着太空步。”

    “正如你所说,我们兄弟不玩虚的,那就不必在意谁是主角。”

    “但现在,我们要唱迈克尔的歌,跳迈克尔的舞。”

    “那么,必然要有唯一的主角,正如迈克尔的演唱会上,迈克尔和他的舞伴们一样,必须且只有迈克尔一个主角。”

    “我那拙劣的歌声只会亵渎迈克尔的歌。”

    “我不想这样,那么,你更不想亵渎迈克尔的歌与舞吧?”

    “所以,歌,我不唱,而舞,我将暂时当着你的影子,不,应该说是迈克尔的影子。”

    “所以,我们节目的名字可以叫作——《红与蓝,迈克尔之影》。”

    “你模仿着迈克尔,而我模仿着你……我们,都是迈克尔之影!”

    足足长达半分钟的沉默之后,金博看着王野的眼睛,似乎看到了灵魂深处,最后深深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

    “但……”

    “只有这一次……只为迈克尔的影子这一次。”

    “以后,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唯一主角这种屁话!”

    “不论我们是否是重生者,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你,我,都是主角,我们是自己的主角!”

    “我们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光芒!”

    “明白?”

    “明白!”

    终于,音乐的节拍来到了最完美的节点,歌声与舞步同步。

    两少年起舞,歌声,也在此时同步而起。

    She was more like a beauty queen from a movie scene

    她就像银幕上的绝代佳人

    I said don't mind

    我说好吧

    But what do you mean I am the one

    但,你说我是其中一个

    Who will dance on the floor in the round

    即将在这里跳舞的人是什么意思?

    ……

    清扬带着淡然的中性声音,一丝淡淡的磁性将这声音拉出了雌雄莫辫的范畴,而是另一种迥异于原版迈克尔的看透一切的淡然。

    仿佛一个看透人生三十年的中年人,站在桥上,纵观自己三十载岁月长河,笑与哭之后的特殊意境。

    正如这首歌《billie jean》(比利·金)的歌词内的蕴藏的故事内涵。

    在舞台上有着最耀眼的一位少女,她名叫比利·金。

    她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闪耀.

    所有人都在追求比利·金,甚至与她共度良宵。

    直到有一天,比利·金怀孕了.

    她说,孩子和你脱不了关系。

    你否认。

    你说比利·金不是我的情人。

    那孩子也不是我的骨肉。

    你冤枉的呐喊!

    比利·金不是我的情人……

    比利·金不是我的情人……

    比利·金不是我的情人……

    歌声中,你在迷茫,你在否认,你在否因为自己曾经的错误,直到最后的最后,你依旧在说,比利·金不是我的情人……

    最终在歌声的末尾,你虽然还在说比利·金不是我的情人,但是,你知道你骗不了自己,就像骗不了事实曾经发生过的错误……与遗憾。

    比利·金在此时不在是一个女孩,而是曾经的自己。

    舞台上,近乎完美却迥异于原版的太空步,在这迥异原版意境的歌声中,两个少年绽放出了一场月空漫步,在舞台上,似双子星般,又或者光与影,同步着,同调着一样的漫步。

    台下的观众们此时已经一片静默,或者说在歌声与舞步响起的开始,所有杂音都在被一种无人看到的特殊光芒压下去。

    舞台下,夏川站在角落里,手拿着红酒杯微品,微笑着看着舞台上只有自己,只有发光者才能看到的视角,才能看到的光芒。

    他看着舞台上,两道绽放着黑色光芒的身影。

    台下无数人的目光中溢出星星点点的光投射而去,两道身影在汲取着这些星光,随后在歌声与舞步中渐渐光芒越盛,慢慢,两道黑光身影上绽放出了新的色彩,红与蓝。

    红在刚刚微红,蓝已渐渐湛蓝。

    当红与蓝的光芒彻底在黑光中浮现后,光芒由虚转实,化为实质般的光彩,四溢而出。

    那红与蓝的光,扫荡着现实酒吧大厅之上丝丝缕缕的灰色气息。

    这些灰色气息在这光芒照射下,仿佛阴影下的蛇虫被阳光照射,它们并没有受到伤害,但却极为不喜阳光,四散而去,躲藏回各自的心灵宿主中沉睡。

    未曾真正觉醒的发光者是黑光者,仅仅只能自保,免疫自身不受诡虫侵害,诡力侵蚀。

    而当黑光者真正觉醒,绽放光芒时,这才正式成为第一级的发光者,即LV1发光者。

    LV1发光者的光芒将随着心中情绪,意志,理念等等而绽放出不同的色彩。

    这样的光,已经可以暂时驱散诡虫,压制它们的活性,让它们的心灵宿主在一定时间内不受侵害。

    夏川摇了摇头,轻声叹息着。

    诡虫杀之不绝,杀之不尽,不久前他在诡域中净化了所有诡虫,这才过去多久,又新生出这些诡虫。

    不过,这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夏川也没有太过太意。

    他将目光望向舞台上的两位新生代。

    他举起了酒杯,遥遥向前虚虚一碰,同时,有蓝黑色的光与那新初绽放的红蓝光芒轻轻一碰,似友好的相互握了握手。

    台上的两人似有所觉的齐齐向夏川的方向看了过来,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夏川微笑举杯示意:

    “切尔斯(土味英文:干杯)。”

    “新时代的发光者。”

    “恭喜你们。”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你们潜力不一般,可没想到,你们第一次登上发光者的舞台,居然就能汲取众生心灵之光,绽放出自己的光彩,进阶为LV1发光者.”

    “厄福联福军的未来后备役,你们的未来,无可限量。”

    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后,夏川沧桑的双眸中闪烁着回忆的色彩。

    “没想到,你们居然是唱跳着迈克尔的歌舞从而第一次绽放光芒进阶。”

    “你们未来能走到他的高度吗?走他的路,可不容易。”

    “迈克尔那家伙的光即使在所有顶级发光者中也是非同一般的特殊。”

    “黑白双极色,极致的黑与极致的白……”

    “说起迈克尔,他最近好像过的不是太好啊……”

    “他这人有些天真……防备那些该死的诡神们太累了。”

    “不止是那些诡神,还有那些恶心该死的……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