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23章 厄福联盟军
    “你们能进入我的诡域,能看到诡虫,身上又绽放了初始黑光,说明你们正是最近才觉醒的初始发光者。”

    “成为发光者的你们,天然的站在诡神域的对立面,会被视为厄福联盟军的天然后备兵源,所以我才说你们是厄福联盟军预备役战士成员。”

    “至于厄福联盟军,其实全称是厄福泛人类联盟共同军,全军成员即使在3年前也不超过十万,3年前的那一战后,残存的战士如今只剩下数千,分隔在世界各地。”

    “所谓厄福,有两重含义。”

    “其一,是代表我们星球的英文名Earth(厄福)的谐音。”

    “其二,正如其名,厄福代表着我们的世界,是厄运与福运交织的世界。”

    “我们厄福联盟军的所有成员的一生,也是厄运与福运交织的一生。”

    “每一个发光者的能力都能发光。”

    “初始发光者的初始绽放的光都是黑光,所以你们现在正是发光者的第一阶段,等级LV1黑光者。”

    “随着发光者的能力成长,成为LV2以后,光芒会随着各自的心意,情绪,心情等等演变出不同的颜色,以光谱色为例,现实中的光有多少颜色,发光者的光就有多少种颜色。”

    “至于诡域……”

    夏川叹息了一声:

    “哎,这是三年前那场战争后,我们唯一的收获,所有征战诡神域归来活下的战士们有一部分人获得了特殊的能力进化,可以用自己的光开辟出一种奇特的领域世界。”

    “这种领域有着类似诡神域的特性,它可以吸引诡虫暂时从人心中脱离,所以我们又叫它诡域。”

    “在诡域中,发光者的能力将会增幅到极致,且获得至少下限30倍,上限1000倍的减慢时间能力。”

    “在这领域中,我们可以轻易的杀死原本不易消灭的诡虫,轻易的杀死原本杀不死的诡物,诡异,诡怪。”

    “至少为什么现实没有蛛丝马迹。”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一场战争并不是发生在现实。”

    “诡神域与现实世界共存,只存在于人心与现实缝隙投影精神层面的里世界。”

    “三年前那场战争,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当年近十万战士,现在仅仅只剩下数千人,死了太多的战友。”

    “因为某种禁忌,我们甚至不能向外诉说这件事,残存的所有战士共同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其全名为《厄福联盟军99年非正常里世界战争末保密协议》。”

    “一切,为了现实蔚蓝的蓝天,为了生活在阳光下的所有人类!”

    “战友们的牺牲,外人不知道,只有我们知道。”

    夏川走到了大厅的舞台上,惆怅,感伤,悠扬的歌声在这诡域中响起,正是他之前唱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乡村路带我回家)。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简直是天堂,西弗吉尼亚

    Blue Ridge Mountain, Shenandoah River

    蓝岭山脉,仙纳度河

    ……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乡村路,带我回家

    To the place I belong

    带我落叶归根

    ……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乡村路,带我回家

    ……

    蓝黑色的光在夏川身上耀眼的绽放着,从他的嘴唇,从他的咽喉,从他的嗓子,像是放大器一般,不断的扩散,光芒所及之处,诡域酒吧大厅之上游弋的诡虫仿佛喝醉了一般纷纷掉落在地,在蓝黑色的光芒中化为点点光屑。

    最终剩下一点点零星的光点缓缓升起,如同星空闪烁,可以看到每一个光点中有着个细小的人影在希冀回望着各个不同的场景,场景不同,但都有同一个名字,那就是家乡,全部蕴藏着对家乡的怀念,那是思念的光。

    这些星光似萤火虫般飞向舞台上的夏川。

    随着歌声进入尾声,夏川缓缓放下手,对着周围的星光一招,这些星光汇聚在夏川的手中,汇聚成一团星沙般细碎宝石。

    他手一扔,这一团星沙分成两半,分别飞向王野和金博的身上。

    “这是杀死诡虫后产生的来源于人心中未被吞噬消化的光芒凝结体,也叫光之华。”

    “光之华对你们这些新生发光者的成长很重要,融合吸收它们能让你们更快的成长起来。”

    只见这些星沙似的光之华芒落在王野的身上时,王野身上泛起的微微黑光渐渐变厚变亮。

    王野能感受到一股股纯粹的思念,思乡的美好念头在心头缭绕着,化为一丝丝一缕缕的暖流,滋润着心灵。

    这时,王野忽然懂了,为什么夏川的光会是蓝黑色。

    蓝代表着忧郁,黑代表着深沉。

    这就是夏川的心中光芒的构成。

    两位少年感受到了夏川心中的深沉,忧郁,还有思念。

    他的歌声是思念家乡,但内核却是思念过去,思念战友,思念曾经的美好时光。

    夏川身上的蓝黑色光芒内敛散去,现实的色彩浮现,三人回到了现实。

    在现实中他们动都没动,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

    王野不觉得刚才那是幻觉。

    那是真的存在于精神世界的里世界,事实摆在眼前,就在刚刚,王野和金博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减慢100倍的时间下,神游进入到了那个诡域世界中。

    王野怅然的问:

    “那些诡虫,它们……被消灭了?”

    夏川摇着头,坐回了自己的老板椅,拿起桌前的红酒杯,一口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不是消灭,而是净化,诡虫源于诡神域,却是从人心中孵化。”

    “诡神域不灭,诡虫不绝。”

    “我们发光者能做到的仅仅只是扬汤止沸,我们的光芒可以免疫,压制,驱除,净化诡虫,但永远无法完全消灭诡虫。”

    “人心中的欲望与恶念不死,诡虫不死。”

    “它们是人心中的欲望与恶念的产物。”

    “它们并不是真正的生灵。”

    金博这时也回过神来,若有所思的问道:

    “我大概能理解诡虫是什么了。”

    “如果仅仅是欲望与恶念的具像化,不至于到引发战争的地步吧?诡虫的危害有那么大吗?大到全世界一起组织什么厄福联盟军的地步,”

    夏川摇了摇头,叹息着道:

    “诡虫最大的危害是能让人的心灵扭曲成怪物,最终失控。”

    “诡虫就像文学作品里的心魔,恶魔一样,它影响着扭曲着人类的精神产生种种极端化精神念头,渐渐将人类的心灵侵蚀,到达一定限度后将会失控,扭曲,异变,造成各种不良反应。”

    “进而出现各种极端化行为与情绪。”

    “‘自杀’‘暴虐’‘色欲’‘惰落’‘暴食’‘杀欲’‘傲慢’‘嫉妒’‘破坏’等等。”

    “可以说,诡虫是人心中欲望与恶念的放大器。”

    “诡虫侵蚀人类的过程缓慢却不易察觉,在不知不觉间,可能原本一个正常人类的心灵就会变成危害身边亲人,社会,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的怪物。”

    “当人心中的诡虫成长到极致后,诡虫完全吞噬人类的心灵后,最终或主动自杀,或被动猝死,最终在人的尸体上孵化成各种诡物,诡怪,诡异,诡兽,最终回归诡神域。”

    “你们是学生,学过历史,你们可知道历史书的那些战争的产生,至少有七成都有诡虫的影响,甚至包括近代的那两场世界级战争,诡虫和诡神域绝对逃脱不了干系!”

    “我们厄福联盟军的源头正是源于60多年前的世界大战,战争连绵牵扯到世界各大国,乃至那时还未文明开化的各大‘超凡’组织……”

    “太多国家,太多人类的死亡警醒了人类,也是在那时世界各国的‘超凡’组织,人类科学界,发现了一些蛛丝蚂迹,确定了人类之上,自有文明记载之时,就已经存在了一个幕后黑手,直到30多年前人类科学界首次确认诡虫与诡神域的源头,从那时起,为了对抗诡虫与诡神域,由世界各国联合全世界所有发光者的厄福联盟军由此产生。”

    “直到3年前的那一战之前,最巅峰时期,我们厄福联盟军有近十万战士,近十万发光者!”

    “那一场战争,太惨,太惨,九成的战士都死了……”

    此刻夏川身上没有绽放蓝黑色的光芒,但是王野和金博能感受到他心中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