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79【又是阳谋】
    喜峰口位于燕山山脉东段,出关穿过狭长山路,便来到宽河——此为后世承德市宽城县,明初叫做宽河守御千户所。

    反正来都来了,王渊陪着皇帝发疯。

    君臣二人,只带两千轻骑,就跑去草原打猎,而且附近便是蒙古人的城池。

    根本不怕朵颜三卫袭击,而且说得更直白一些,就算皇帝单骑跑去大宁城,朵颜卫都得把皇帝礼送回来。因为朵颜卫的敌人,从来就不是大明,而是北边和西边的其他蒙古部落。

    平时偶尔南下劫掠,大明都要予以还击,一旦他们杀了皇帝,必然遭受明军的疯狂报复。就算文官主导朝政,不愿动兵北击,也肯定断绝贸易,仅贸易制裁就能让朵颜三卫难受无比。

    终明一朝,朵颜三卫是啥处境?

    刚开始被大明痛揍,接着又被瓦剌狂扁,然后再遭鞑靼欺压。鞑靼分裂之后,又被察哈尔部、喀尔喀部蹂躏,最终还被满清给压得死死的。正可谓,四面皆敌,痛不欲生。

    宽河城,背靠宽河而筑。

    此城三面环水,只有面对大明的那边没水。明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因为这座城池,本来就是明军修筑,专门用来防备蒙古人。

    城墙之上,一个兀良哈(朵颜部)蒙古士兵说:“大明皇帝又来了。”

    另一个士兵说:“大明皇帝值多少钱?能抓到就发财了。”

    之前那个士兵笑道:“你有那胆量,现在就去抓吧。”

    大明皇帝一来,蒙古人立即紧闭城门,附近的蒙古牧民纷纷逃走。

    因为朱厚照喜欢打猎,偶尔碰到蒙古牧民,也会当作猎物捕捉,一并带回喜峰口庆祝。

    被皇帝抓住还算好的,至少能保住性命。平时遇到大明边将,必定被砍了脑袋,没有任何活路可言。

    边境百姓便是如此命如草芥,不分汉民还是蒙古牧民。

    就拿喜峰口这边来说,朵颜三卫南下劫掠,总是抢走财货和人口。大明官兵“追敌”出关,跑去草原逛一圈,杀他一两百个牧民回来冒功请赏。如此反复,双方仇怨越结越深,而倒霉的都是彼此老百姓。

    “快跑啊,明国皇帝又来了!”

    宽河城附近,一个仅有数百人的小部落,男女老少惊慌奔走相告。他们只带走牲畜,日用品全都留下,因为大明皇帝看不起这些破烂玩意儿。

    “哈哈哈哈!”

    朱厚照看着那些惊恐的牧民,骑在马上疯狂大笑,这种游戏可比豹房杂耍有趣得多。

    蓟镇总兵马永,此刻就在朱厚照身边,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皇帝。

    马永是陆完提拔的武官,有勇有谋,不贪钱财,不附权贵,体恤军民,非常难得。

    当初镇压刘六刘七之乱,马永和江彬同在陆完账下听令。江彬召集边将入豹房,如此一步登天的事情,马永却称病不愿进京,因此跟江彬有了矛盾。

    陆完担任兵部尚书时,马永也被提拔为蓟镇总兵。他一到边镇,立即淘汰老弱,把无用之兵扔去放牧耕地,挑选青壮补入各地卫所,因此蓟镇之兵现在非常有战斗力。

    朱厚照跑来喜峰口,马永害怕皇帝出事,也只能跟过来护驾。他多次劝谏皇帝不要出关,把朱厚照给烦得不行,江彬趁机告刁状,朱厚照已经打主意撤换蓟镇总兵了。

    “王侍郎,你就不劝劝陛下?”马永低声说道。

    陆完有密信发来蓟镇,让马永多跟王渊交流,毕竟双方勉强算是政治盟友。

    王渊反问:“你劝得住吗?”

    马永的脾气更像文官,有些愤怒道:“便是劝不住,也得一直劝,此乃人臣本分!”

    王渊突然说:“你跟江彬有仇吧?”

    马永愣了愣,答道:“他曾拉我进豹房,我称病没去。”

    “难怪,”王渊对马永的观感不错,“你且小心一些,昨天我听到江彬说你坏话。好像在揭发你贪污军饷,我进屋他就闭嘴了,也没怎么听明白。”

    马永大怒:“胡说八道。我要是贪污军饷,用得着淘汰老弱,还尽量招青壮补齐缺额?直接吃空饷便是了,还不用得罪各卫指挥使!”

    “你当心一些,我也会帮你说好话。”王渊收买人心道。

    马永抱拳道:“多谢王侍郎提醒!”

    马永此人,知恩必报,有古之良将风范。历史上,陆完被杨廷和流放病死之后,他还跑去求嘉靖给予抚恤,只因陆完对他有提携之恩。嘉靖大怒,直接将马永削职,扔到南京领闲工资。

    直至辽东兵变,其他人控制不住局面,嘉靖才起复马永为辽东总兵。

    又因边将诱杀泰宁卫贵族(朵颜三卫之一),激得泰宁卫寇边,马永直接阵斩泰宁卫首领。泰宁卫联合朵颜卫报仇,又被马永击退。朵颜三卫干脆一起南下,结果太监中计大败,马永也被牵连革职。

    此人若是用得好,当为一代名将!

    朱厚照和江彬、许泰等人,已经率众追击蒙古牧民。只是游戏而已,朱厚照没有赶尽杀绝,只抢了牧民几只羊回来。

    王渊策马赶上,对朱厚照说:“陛下,该派人了。”

    朱厚照对身边的太监说:“去吧。”

    那太监战战兢兢奔往宽河城,蒙古守军不敢开城门,只是派人悬筐下来接待。太监不敢多留,直接塞给对方两封文书:“烦请转交给泰宁、福余两卫首领。”

    朵颜三卫,分别是朵颜卫、泰宁卫、福余卫。

    明初之时,泰宁卫最强,福余卫次之,只有朵颜卫最弱。

    朱棣偏偏册封朵颜卫首领为都指挥同知,册封其余两卫首领为都指挥佥事,扶持最弱的朵颜卫,管着更强的泰宁、福余两卫。这当然是故意为之,用心非常险恶,只二三十年时间,朵颜卫就强盛起来,成了三卫的真正领头人。

    现在,王渊给朱厚照出主意,让皇帝给泰宁卫、福余卫首领升官,让三卫首领平起平坐。而且,还把升官文书,送到朵颜卫的城池,事后再派人泄露出去。

    太监送完文书,王渊便陪皇帝打猎去了。

    宽河城的蒙古守军不敢怠慢,两份文书第二天就送到朵颜卫首领花当那里。

    花当直接傻了,拿着升官文书不知所措,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把文书烧掉,立即派质子进京。这样能讨好大明,但消息一旦泄露,必然招来泰宁、福余两卫首领嫉恨,三卫之间必然产生巨大矛盾。

    第二,遵从皇帝旨意,把文书送出去。那就更麻烦,从今往后,三卫将平起平坐,朵颜卫严重丧失话语权。

    可不仅仅是升官那么简单,朵颜三卫与大明贸易,都是按照官位大小来的。朵颜卫能够强盛,正是因为官大,从大明贸易那里获得的物资最多!

    花当左思右想,还是决定给大明当狗,继续占有大明贸易优势,绝不能让两个盟友部族平白得好处。

    于是,花当的次子伯革,很快被送到喜峰口。

    伯革到来的当晚,王渊就派人进入草原,散播朵颜卫私自毁掉大明升官文书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