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61【天子旗仗】
    似乎老天爷都等不及了,第二天早晨无雾,而且太阳很早就升起来。

    明军一共五万八千正兵,另有三万辎重民夫,总计将近九万人。这比历史上数量稍多,主要归功于朱厚照提前一年出京,督促各边镇卫所补充空饷兵员。

    为啥只是稍多?

    因为宣府那边的近半援军,至今没有赶到战场,现在估计刚到怀仁县。

    朱厚照亲自排兵布阵,没有玩什么新花样,老老实实摆出大明常规阵型。

    皇帝自然是坐镇中军,再分出前后左右四军。

    五人为一伍,十伍为一队,十队为一哨,一哨五千人。

    前后左右四军,各布置两哨,四万正兵便撒出去了。剩下一万八千正兵,以及三万辅兵,皆在中军相机而动。

    每队前方,有三架拒马(或厢车),拒马中间连接铁链。蒙古骑兵想要冲阵,必须先下马,把铁链拆掉,而明军可随时解开铁链冲出。

    目睹这巨大的乌龟阵,达延汗根本没有进攻欲望。

    轻骑兵攻击如此严密阵型,还打个锤子呢?趁早洗洗睡吧。

    当天上午,达延汗派出上万骑兵,绕圈子进行四面佯攻,想知道明军哪个方向的部队最弱。

    结果,一无所获,都他娘差不多。

    下午又是各种佯攻,双方箭矢满天飞,勉强造成上百人死伤,阵亡者很可能只有两位数。

    这估计就是史书当中,说十万大军打了一整天,蒙古军队阵亡十六人、明军阵亡五十二人的原因所在。一个不敢攻进来,一个不敢杀出去,看似打得很热闹,其实都在互相试探消耗而已。

    眼见太阳就快落山了,朱厚照的急躁性格再次展现,他左顾右盼的问道:“鞑子不敢进攻,万一跑了怎么办?”

    江彬笑道:“鞑子若撤军,此战就算我们赢了,毕竟夺回无数财货和人口。”

    “本将军亲率大军作战,就只为抢回这点东西?”朱厚照很不满意。

    众将心中一惊,害怕皇帝下令冲锋。

    幸好,朱厚照还没智障到那种程度,他突然说:“打出天子旗仗!”

    “陛下不可!”众将连忙劝谏。

    大家都想依靠乌龟阵型,让蒙古小王子知难而退。如此,即可宣传为一场大捷,便是朝中文官都无法反驳,因为确实杀掉不少敌人,而且还抢回无数财货与人口。

    到时候,参加此战的将士,个个都有封赏,何乐而不为呢?

    但如果打出天子旗仗,让对方知道皇帝在此,很有可能不要命的进攻,万一把皇帝给掳走怎么办!

    王渊没有出声劝阻,因为他跟朱厚照想法一致,就是要吸引对方来进攻,否则这仗很难打下去。

    朱厚照呵斥道:“叫朕威武大将军!”

    “威武大将军,不可如此犯险啊。”

    “威武大将军,我们已立不败之地,没必要亮出天子身份。”

    “威武大将军……”

    面对如潮的劝谏声,朱厚照一意孤行:“不许说话,本将军已经决定了。亮旗仗!”

    御驾左右,立即举起十二面龙旗。

    继而,周围打出六十四面旗帜,有四象旗、五岳旗、二十八星宿旗等等。

    皇帝御驾的正前方,竖起一面北斗旗,接着又是一面大纛。

    那面大纛显得尤为抢眼,平时放在北京的旗纛庙中,每年春秋两季都要祭祀。只有皇帝御驾亲征,或者派朝中重臣出征,才会从庙中取出带到战场——刘六刘七闹那么大,这面大旗纛当时都没动过。

    如林般的各色旗帜打出,明军将士顿时士气高涨。这玩意儿真的跟战争游戏一样,特殊军旗亮出来,全军士气瞬间爆棚。

    “万胜,万胜!”

    数万将士自发大呼,越喊越整齐,宛若平地起惊雷。

    对面的达延汗哈哈大笑:“果然是汉人皇帝来了,今日收兵,明日再战!”

    眼见四面的蒙古骑兵退去,朱厚照担忧道:“本将军已亮出天子旗仗,蒙古小王子不会还要溜走吧?”

    众将哭笑不得,皇帝摆在这里,鞑子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当晚,张永主动找到王渊和江彬,三人再次私下里开小会。张永担忧道:“两位都是知兵之人,此战该不会有甚意外吧?”

    江彬说:“只要陛下不胡乱行事即可。”

    张永叹息道:“唉,咱家可不想做王振……”

    “呸呸呸,别说这种话,太不吉利了。”江彬连忙打断。

    王渊突然说:“最多三五日,鞑子必然有行动。他们为了保持机动性,舍弃了大量辎重,剩下的粮食能撑多久?到时候,要么强攻佯败,引诱我们追击,再寻找机会反攻。要么直接撤兵,再派哨骑观察我军动向,寻找机会大举突袭,‘土木堡之变’就是这样发生的。”

    张永说道:“那就必须时刻保持谨慎,不能给鞑子找到任何机会。”

    王渊扭头望向北边:“我最担忧的,是怀仁方向可能还有鞑子。前几日,我率五千轻骑开路,沿途鞑靼哨骑无数,被我追击之后,大部分反而朝着北方跑。敌军骑兵太多,我们的哨骑撒不出去,若是有一两万贼骑,一直悄悄跟在后方,也根本打探不出来。”

    江彬猛惊:“怕是真有可能。这股藏起来的大队贼骑,多半趁着我军追击之时,突然从后方杀出来!”

    王渊说道:“所以,不管发生什么,陛下的中军都不能乱动,我带来的神枪营、炮兵营,还有几种使用的神机营,必须用来守御中军大阵!”

    张永对江彬说:“朱将军,陛下若是犯险,你我合力将他拉住,别顾什么君臣礼节了。”

    “只能如此,我也怕陛下发生意外啊。”江彬郁闷道。

    王渊又亲自巡视军营,叫来自己提拔的潘贵等将领,告诫道:“你们守在中军,不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得离开陛下半步。若有贼骑从后方杀出,给我狠狠击溃,没有出现敌情,就老老实实守着!”

    “遵命!”众将跪地领命。

    翌日,又是大雾。

    等雾气散去,两军再度交锋,烈度比前一天提升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