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48【后膛炮是主流?】
    王绍、汤沐、原轩、徐蕃、梁材、李隆……等浙江官员,集体恭送王渊登船,此刻心情极为复杂。

    他们作为浙江三司官员、杭州知府,虽然看不惯王渊的许多做法,但却无法否定其功绩。

    浙江三司,是有关税分成的,地方小金库迅速充盈。

    浙江布政司,更是靠铸造铜钱,搞白银外汇赚了无数,两位布政使趁机捞银子还不算贪污。

    浙江都司李隆,现在又跟绍兴铁厂合作铸炮,每铸一门炮他都能渔利。而且,这家伙不知从哪弄了一艘海船,派遣心腹大摇大摆的做海贸,比以前从海盗那里收孝敬银子赚得更多。

    杭州府明显更加繁华热闹,但凡心思活络的小民,挑担上街卖零食都能养家。许多闲散居民和郊区农民,都被拉去码头那边谋生,甚至有小商人开办洗衣房,雇佣农妇专门为海员洗衣服。

    关于妈祖转世的传说,已经通过戏曲、小说,以杭州为中心迅速扩散。送子观音怒目像,更是在全省范围内铺开。

    杭州府各大县城,已有半年无人敢溺婴。至于其他各府,以及乡村地区,不说溺婴现象绝迹,但也明显减少了许多,婚嫁奢靡之风亦稍微遏制。

    这一切,看得见,摸得着。

    大家对总督的观感,又怨,又畏,又敬,又爱,反正不能简单概括出来。

    当然,也有想法简单的。

    比如两浙盐运使吴大有,漕粮总督徐廷光,巡盐御史刘栾等人。他们被王渊吓得躲到外地,听说王渊要走,又假惺惺跑回杭州,热情备至的礼送王渊回京。

    只有商人,对王渊最为爱戴,甚至将其奉为财神爷,他们舍不得敬爱的总督大人离开啊!

    在多达上千人的送别之下,王渊带着夏婵、袁达,以及五百神机营登船。另外还剩下五百火铳兵,留在杭州供张璁调遣,免得有不长眼的闹事儿。那个叫张慕的皂吏,王渊用起来颇顺手,也暂时留给张璁使唤。

    有几个物理学派弟子,留在杭州工商学校,担任老师并推广物理之学。

    “恭送总督!”

    二十多位府学士子,站在码头遥遥作揖,他们属于王渊的脑残粉,甚至有人自发加入物理学派。

    与此对应的,是王渊的无脑黑,这种士子在杭州还为数不少。

    何瑭、桂萼、常伦等人,待船队消失于海面,才结伴返回城内喝酒,并商量如何压服那些士绅——总督回京,有些家伙必定要跳。

    船舱内。

    火者亚三小心翼翼问道:“总督大人,天朝今后真的要为满剌加复国吗?”

    王渊笑道:“这话我可没说过。”

    火者亚三道:“总督大人在杭州建船造炮,肯定是有用途的,许是想效仿三宝太监下西洋。而满剌加遏制航道咽喉,总督大人怎容许弗朗机人占据?”

    “不要胡思乱想,安心做好翻译即可。”王渊说道。

    火者亚三说:“若有朝一日,总督大人率巨舰驱逐佛郎机,在下愿效犬马之劳!别的不敢要,在下只想拿回属于自己的土地。”

    王渊只是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火者亚三这次北上,是给王渊做翻译的。

    那些葡萄牙铸炮师,落到咱王总督手里,等于刘备借荆州,明摆着有借无还了。理由很直接,就说自己没有熟练炮手,想把这些铸炮师带回北京帮忙训练炮手。

    葡萄牙总督对此无所谓,几个铸炮师而已,如果能讨得大明皇帝的欢心,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葡萄牙早就占领了印度果阿,并建起亚洲最大的造船厂和铸炮厂。马六甲的工匠不够,去果阿弄一批过来就是,皮雷斯的身份可是印度总督。

    王渊把铸炮师们叫来,火者亚三担任翻译,在船上继续跟他们讨论火炮问题。

    有个巨大疑惑,一直盘旋在王渊心中,为啥在十六世纪初,葡萄牙火炮全都是后膛炮?

    王渊问道:“欧洲有前装火炮吗?”

    一个铸炮师回答:“如果是用于攻城,那么全都是前膛炮。如果用于野战或海战,则以后膛炮居多。”

    “为何如此?”王渊追问。

    铸炮师说:“因为前膛炮威力大、射程远,用于攻城最有效。而后膛炮射速快,用于海战和野战更实用。”

    “原来如此,”王渊又问,“后膛炮为什么威力小、射程近?”

    铸炮师说:“因为炮膛漏气。”

    早期后膛炮,在景泰、成化年间,就已出现于欧洲。

    别一提起“后膛”,就觉得它比“前膛”先进,早期后膛炮的致命缺陷是火药气体外泄!

    大概再过三十年,葡萄牙人的火炮,就会逐步由后膛转为前膛,并且之后两百年都是前膛炮的天下。

    传到中国的佛朗机炮,目前已算世界巅峰,因为它属于欧洲早期后膛炮的改进型,子母铳的设计能稍微减少火药气体外泄,并且射速也因此提高不少。

    “老爷,喝粥。”夏婵端着八宝粥进来,脸色苍白,走路发飘。

    王渊捣鼓着火炮,头也没抬:“放下吧。你回去多休息,晕船可不是一两天能适应的。”

    夏婵说:“吐了几次,感觉好多了。”

    王渊说:“那坐下吧。”

    夏婵站在旁边,好奇问:“老爷在做什么?”

    王渊道:“看能不能把火炮改进一下。”

    “哦。”夏婵不再说话。

    佛朗机炮怎么说呢,完全颠覆王渊对火炮的认知,它有点像放大版的老式后膛枪。

    炮腹是开放式的,开了一个巨大的槽。

    炮手可提前将铁弹和火药装入子铳,射击时直接将子铳安进开槽炮腹,再楔上固定子炮用的炮闩就可点火。

    这种火炮,射速快,散热快,换弹快,不到一分钟就能发射一次。

    而且安全性很高,子母炮铳分离,不用担心炮管过热而引起火药自燃。子铳承担大部分爆炸压力,用坏了更换子铳就行,主炮身的使用寿命超长。王渊如果想省钱,可以用熟铁做主炮身,只用钢浇铸子铳即可。

    但是,气密性超级差,严重时可能炸膛,并且射程近、威力小,非常不适合做重炮。

    王渊在船上思考好几天,抵达天津时直接选择放弃。

    这种炮尾、炮腹设计,根本没法改进气密性。想要不漏气,必须重新设计炮腹,那等于王渊自行设计一种全新的火炮。

    如果称霸海洋的葡萄牙人,普遍使用这种火炮的话。那么可以推测,此时的火炮属于海战辅助,威力太小很难将敌人击沉,关键时刻还得靠接舷战才行。

    不过嘛,用于陆地野战堪称利器,几十秒一发的火炮,你在十六世纪初上哪儿找别家去?

    天津海边,织布厂的工人,早已等候好几天。

    二十门火炮和弹药搬下船,再将棉布搬到船上。海船继续前行驶向日本,工人们划船运载火炮前往天津卫,然后顺着大运河坐船直奔北京。

    朱厚照已经催了好多次,让王渊快点带兵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