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45【总督见总督】
    王渊回到杭州时,已是农历四月中旬。

    他没有立即接见佛郎机人,而是查看弗朗机人的报告材料。

    张璁拱手道:“总制,我在满剌加港派人打探,佛郎机人的海船至少在三十艘以上!大部分海船,都有二十门以上的火炮,但好在并无任何大舰,最大的佛郎机海船也就五六百料。”

    “料”这玩意儿,跟排水量无关,特指船舱容积量,大概1立方丈为100料。

    但也可以进行不确切推算,五六百料的海船,排水量大概在200到300吨之间,比中国的战座船要稍大一些——如今,大明战座船只剩下几艘,而且年久失修一直没出海。

    事实上,葡萄牙印度总督,应该有一艘八百多料的大舰才对。

    那艘大舰叫做“海之花号”,排水量有400吨,船体特别狭长,长度足有36米,三桅六张帆。

    它是第一任葡萄牙印度总督的坐舰,参与征服索科特拉岛、参与征服阿拉伯搬到,又作为旗舰参加第乌战役。接着,又参与征服果阿,参与征服马六甲,可谓战功累累。

    这条船早就超过了正常服役期限,而且在亚洲缺乏大型船坞进行彻底修缮。

    果阿公爵洗劫马六甲国王的宫殿,装着60吨黄金、200颗各类宝石,以及其他珍贵货物,满载远航想要回葡萄牙。这等于是让一匹年迈生病的宝马,驮着大胖子走几千里远路,结果只走几里路就累死了。

    “海之花号”刚刚出海,就遇风浪沉入海底,财宝尽失,果阿公爵命硬被捞起来。

    那批财宝,后来价值26亿美元,都知道沉船地点。但印尼、葡萄牙、马来西亚三国争执不休,谁都无法获得打捞权,于是只能让它继续躺在海底。

    王渊让浙江工匠练手的鸟船,就足有四百料,跟葡属印度总督麾下大部分海船相当。

    葡萄牙人在马六甲的海船,只有寥寥几艘,比王渊练手的鸟船更大。

    当然,海战不能纯比大小,葡萄牙人的火炮确实厉害!

    等学会了欧洲铸炮技术,王渊就等着哪天,跟葡萄牙人硬刚一场,把马六甲给打下来,霸占东西方海上贸易通道。难不成,葡萄牙人还敢把排水量1000吨的“大亨利号”开到东方来打仗?

    真要打输了,大亨利号一沉,欧洲一堆国家偷着乐,至少西班牙会高兴得发疯。

    正德年间,大英帝国连海盗兴国都玩不起,西班牙只能控制美洲航道,葡萄牙才是海洋世界的霸主。从欧洲到亚洲的航道,全部落入葡萄牙手中,每年都能攫取惊人利润。

    而欧洲造船技术,1000吨排水量的大亨利号,已经属于巨舰天花板。同级别的战舰,葡萄牙仅有两艘,西班牙暂时一艘都没有。

    不过嘛,西班牙就快追上来了。

    ……

    “葡萄牙印度总督费尔南·皮雷斯·德·安德拉德,见过尊贵的中国总督阁下。”皮雷斯脱帽弯腰行礼。

    马六甲翻译火者亚三说:“佛郎机总督向天朝总督大人问好。”

    王渊拱手道:“幸会!”

    卡米洛跟着问候:“意大利方济各会修士鲁索·卡米洛·科斯塔佐,很高兴见到总督阁下,愿主保佑你。”

    火者亚三翻译道:“佛郎机和尚向天朝总督问好。”

    王渊再次拱手:“幸会!”

    突然,王渊问火者亚三:“你是哪国人?看起来不像泰西人士。”

    火者亚三说:“在下以前是满剌加官员。”

    王渊面色一冷,质问道:“满剌加王宫都被佛郎机人所占,你不思复国,竟然还做了敌人的翻译!该当何罪?”

    大明是马六甲的父母之国,马六甲国王已经准备流亡,最终目的就是跑去北京请正德爸爸帮忙。

    火者亚三吓得噗通跪地:“天朝总督大人饶命,在下家里有妻儿老小,不敢不做佛郎机人的翻译啊。”

    “你若老实听话?我自然不追究你的叛国之举!”王渊拿捏道。

    火者亚三连忙说:“但凭天朝总督吩咐。”

    王渊笑道:“关键时候,自然有用你的地方,你心里明白就好。”

    皮雷斯好奇问:“中国总督在说什么?”

    火者亚三一脸惭愧:“他骂我叛国。”

    皮雷斯有些紧张:“他要追究我们占据马六甲吗?”

    火者亚三眼珠子乱转:“得重金贿赂他。”

    皮雷斯早有准备,命人抬来一个箱子,说道:“中国总督阁下,这是我的见面礼,希望能够获得中国皇帝召见。”

    箱子打开,不是白银,而是黄金!

    王渊见钱眼开,笑道:“既然如此诚恳,那我就收下了,全部捐给学校。”

    火者亚三连忙翻译:“中国总督要把钱捐赠给学校。”

    卡米洛顿时佩服万分:“总督阁下品格高尚,主会保佑你的。”

    火者亚三说:“佛郎机和尚在赞美天朝总督大人。”

    王渊对皮雷斯说:“想见大明皇帝,需进贡五种不同的农作物,而且这些农作物还必须是大明没有的。”

    皮雷斯颇为失望,但还是说:“返回葡萄牙的商船,已经在做这件事了,明年一定会把农作物带来。”

    “那就明年再来见皇帝。”王渊说。

    皮雷斯又问:“杭州市舶司,只颁发给我临时贸易文件,如何能取得长期有效的贸易合约?”

    王渊笑道:“造船技术、铸炮技术,等中国工匠把这些技术都学会了,自然就给你正式的海引文书。若你敢传授有问题的技术,佛郎机别想有一条船进入中国海域!”

    皮雷斯连忙说:“定然不会有假。”

    事情就这样议定了,皮雷斯带着无限希望而来,复出了许多代价,却根本没得到实质性回馈。

    嗯,准许他暂时在杭州贸易,也算是真金白银的回报了吧。

    眼见王渊不想再谈正事,卡米洛突然问:“总督阁下,可听说过基督教?”

    火者亚三翻译:“佛郎机和尚问总督大人,是否听说过景教。”

    王渊直接呵斥:“景教乃三夷教之一,太祖皇帝早就明令禁止。若你敢在大明传教,轻则下狱,重则杀头!”

    卡米洛一听,面若死灰。

    可惜卡米洛不懂中文,否则他定要反驳:朱元璋禁止的景教,是东正教衍生出的波斯教派,跟咱正宗天主教八竿子打不着啊。

    (葡萄牙总督的名字搞错了,真正的总督叫阿尔贝加里亚,皮雷斯只是总督的属官。将错就错吧,懒得改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