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44【传教士】
    卡米洛是一个天主教徒,当然,翻译成中文不能这样讲,因为明中期的“天主”乃齐地八神之一。

    齐地八神,即天、地、人、阴、阳、日、月、四时之主。

    相传,“人主”便是蚩尤,又称“兵主”。

    被基督教盗用的“天主”,本名“天齐”,又叫天齐嬷嬷、天齐奶奶,很显然是一位女性神灵。

    同样,“上帝”也暂时与基督教无关,那玩意儿是利玛窦盗用“昊天上帝”所得。当时盗用的东西很多,比如《新约·约翰福音》第一句话,就生搬硬套的中国本土化:“太初有道,与神同在。”

    正德年间,就连“耶稣会”都还没有创立,卡米洛属于“方济各会”的修士。

    这个修会,早在元朝就已至中国,还设立教区、建造教堂,主要传教于山东、山西、河北、两湖、陕甘、福建等地。

    大明开国之后,朱元璋禁止三夷教(摩尼教、基督教、拜火教),基督教就此在中国绝迹。“方济各会”显然还不死心,这次随葡萄牙船队来到东南亚,又跟随张璁一起前往杭州。

    马六甲是一个绿教国家,被葡萄牙侵占之后,这几年都在大肆迫害绿教徒。

    ……

    船队行驶在海面上,皮雷斯立于甲板,心情颇为忐忑且兴奋。

    卡米洛突然走到他身后,说道:“总督阁下,我认为不应该赠送中国三角帆技术。”

    皮雷斯笑道:“不,主教大人,我的观点恰恰相反。中国人非常聪明,我们才到马六甲几年,到中国广东的时间更是不足三年。可铸造加农炮的技术,已经被中国人学走了。他们之所以还没学会三角帆,只是没有意识到三角帆的优点而已。既然早晚会被中国人学到,为何不提前拿出来,讨中国皇帝的欢心呢?”

    佛朗机炮最早传到中国,是中国的海商、海盗,把葡萄牙铸炮手给弄走了。

    都是些打工仔,国家民族观念薄弱,只要给足了好处,分分钟挖一堆过来。现在福建、广东的中国海船,皆有少量佛朗机炮存在,但中国官方还没将其当回事儿,反倒是准备造反的宁王率先在内陆铸造。

    葡萄牙人为了压制奥斯曼,甚至主动教波斯人铸炮,根本就不知道保密为何物。

    卡米洛说:“希望赠送三角帆和铸炮术之后,中国皇帝能允许我们传教。”

    “恐怕有点困难。”皮雷斯说。

    卡米洛说:“为了伟大的主,必须顺利进入中国!”

    皮雷斯说:“主教大人,我必须提醒一句。中国是不可力敌的,中国人也很保守,就算皇帝允许你传教,也应该遵守中国的风俗和法律。万一葡萄牙与中国顺利达成贸易关系,却因为传教而闹出矛盾的话,我想这种情况是谁都不想面对的。”

    “当然,”卡米洛笑道,“我会尽量讨好中国皇帝,尽量约束我们的传教士。‘方济各会’有在中国传教的经验,我们不需要走平民路线,直接把中国官员发展为信徒,中国教友肯定会帮助我们传教。”

    卡米洛所谓的传教经验,是在元代忽悠蒙古官员信教。

    卡米洛又说:“为了更好的融入中国,我甚至给自己取了中国名字。今后,总督阁下可以称我为‘李白’。”

    “李白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意义吗?”皮雷斯问。

    卡米洛解释道:“我问过中国船员,李白是中国最著名的诗人。只要我跟这位诗人有同样的名字,中国官员见到我,肯定更有亲切感。”

    这就是文化隔阂了,西方人喜欢跟古代名人重名,中国人却特别忌讳这一点。

    皮雷斯点头说:“这是一个好主意,或许我也该给自己取个中文名。”

    卡米洛建议道:“你可以叫杜甫,跟李白齐名的诗人。”

    皮雷斯说:“不,我想取一个中国将军的名字。”

    “那你可以向中国船员打听一下。”卡米洛说道。

    ……

    以下摘自《东方行记》,作者卡米洛(中文名:柯喻道)。

    “1517年的二月,中国船员们在马六甲度过了他们的新年,我与葡萄牙印度总督费尔南·皮雷斯·德·安德拉德阁下,一起跟随这些中国商船前往杭州。”

    “启程之前,我问一个中国船员,谁是历史上最著名的中国诗人。船员回答,李白。我把李白作为自己的第一个中文名,事实证明这非常错误。中国总督的属官张璁先生,在听到我介绍自己的中文名时,他的眼神就像在凝视白痴……”

    “航行并不顺利,我们在途中遇到风浪,不得不在中国的崖州(海南三亚)登陆休整。中国官员都很贪婪,我们贿赂了二十斤白银,中国将军(崖州千户)才允许我们靠岸。”

    “在遇到风浪时,同行的中国船员,都在大喊‘天妃娘娘保佑’、‘妈祖娘娘保佑’。这是一位中国女性神祇,是所有中国水手的保护神。抵达杭州之后,我了解到更多关于她的传闻。她的灵魂可以化为千万个,然后降生到中国普通家庭。她会惩罚溺婴者,因此她又是孕妇和婴儿的保护神。”

    “杭州港并不大,我们抵达时,还在扩建当中。但港口很有秩序,是我见过最有秩序的港口。我们的船员被允许上岸,但要交出所有武器……”

    “在此之前,发生了一个美丽的误会。为表达对中国的敬意,皮雷斯阁下以最高礼节,在海港外鸣响礼炮。一位中国海军将领(满正),率领舰队将我们团团包围,同行的中国商船也架炮对准我们。中国人,以为我们在开炮宣战。在中国,千万不要亮出武器,即便是在表达尊敬的时候……”

    “杭州城没有乞丐,这令我们非常惊讶。城里的普通市民,都穿得起丝绸,欧洲领主们见了肯定羡慕,中国不愧为丝绸之国……”

    “中国有享用不尽的美食,愿主宽恕我的罪过,我被那些美食引诱,破了戒律(方济各会提倡清修,食用粗茶淡饭,创立之初甚至乞讨为生)。我并不是为自己开脱,我认为最虔诚的苦修士,也一定会在中国美食面前破戒……”

    “中国浙江总督王渊先生,当时并不在杭州,我们被安排到‘江淮会馆’住宿。这是中国江淮地区的商人,合资建造的商业会所,印度总督阁下甚至能在里面谈生意……”

    “有一位叫黄崇德的中国商人,他的儿子是王总督的学生。他热情接待了我们,邀请我们享用美食,还请我们欣赏中国音乐和舞蹈。那是一种中国歌剧,听翻译介绍,讲述了一对中国情侣的故事。中国歌剧如此优雅动听,每一句歌词,都被写成诗的形式,中国的诗人无处不在……”

    “我们又参观了中国学校,听说那是王总督创办的慈善学校,每个学生都能免费上课,我在学校里见到一种类似阿拉伯数字的数学字符……”

    “王总督的另一位属官唐寅阁下,是天才般的画家,同时也是中国歌剧大师。我见过他的几幅画作,区别于欧洲任何一种绘画风格。他非常睿智和幽默,也向我们打听一些欧洲的风土人情……”

    “印度总督皮雷斯阁下,请求登上城楼参观,被中国官员无情拒绝。我知道,皮雷斯是想近距离观察杭州城的炮塔和箭楼,这是非常愚蠢的主意,难道他还想跟这个东方大国开战?”

    “中国的领土是如此广阔,中国的人口是如此众多,中国有数不尽的财富。明王朝的开国君主,最初甚至只是个乞丐,却统率军队赶走了凶悍的蒙古人。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用武力征服?中国,比奥斯曼帝国更加难以应对,只能通过贸易在中国攫取财富!”

    “在那位王总督回杭州之情,我们仔细打听过他的消息,这是一位中国传奇将军。听说,他出生于中国偏僻的山区,十六岁就在全国考试中得到第一名——我必须着重阐述中国的科举制度,它分为小三级、大三级考试,以考试成绩决定官员人选,而不是以血统决定一个人的官职。这是一种完美的文官制度,它使得中国皇帝能够统治广袤国土……”

    “王总督不但全国考试第一,而且是一位天生的将领。中国北方有农民叛军,王总督初上战场,以两百骑兵冲击上万叛军,大获全胜。又多次以少胜多,终于把中国北方叛军剿灭。中国有很多这样骁勇善战的将领,难怪蒙古人会被他们赶走,皮雷斯阁下竟想偷偷观察杭州城的军事防御设施,他不怕王总督生气吗?”

    “曾经称霸中亚的察合台蒙古汗国,听说已经被王总督覆灭了。王总督在二十岁时,率领一千骑兵、三千步兵出征,歼灭数万察合台蒙古骑兵。是歼灭,不是击溃。这是怎样疯狂的战绩?他若是一个欧洲君主,肯定能武力统一欧洲大陆。”

    “王总督拥有完美的品德,他不像其他中国官员那样贪婪,更像隐修会的苦修士。他的总督府邸,甚至设在一座破败的庙宇之中,他因此被所有官员和人民所尊敬。他根本不用使用武力,人们就被他的美德所感召,配合完成他下达的一切政令……”

    “越是了解这位总督,我们就越是迫切想要跟他会面。或许,我可以把他发展为信徒,发展为‘方济各会’的小兄弟(教友之间的称呼),他一定会认同‘方济各会’的修行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