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29【观世音菩萨化女经】
    灵隐寺,浙江诸寺之首。

    杭州府僧纲司,衙门亦设在此地,住持兼任僧纲司都纲一职(从九品)。

    能受到朝廷如此优容,是因为他们很有眼力劲儿。

    朱元璋在建国之初就整顿宗教,灵隐寺吓得向朝廷进献庙田一万三千亩。老朱非常高兴,不但赐还部分庙田,还把住持召去南京宣讲佛法,破例御赐金褴袈裟一袭。

    如今的灵隐寺住持,名曰慧通法师。

    听说浙江总督王渊即将造访,整个寺院顿时鸡飞狗跳,僧人纷纷把衣服换成土掉渣的茶褐色。

    为啥如此?

    怕违制被王总督抄寺呗!

    灵隐寺里住的和尚,皆被划为“禅僧”行列,他们只能穿茶褐色常服。高僧的袈裟,必须白色打底,饰以青色条纹——穿红色袈裟就违制了,这也是朱元璋定下的规矩。

    可以对外宣讲佛法的,被官府归类为“讲僧”,主要出自华严、唯实、天台等宗。

    禅宗的“禅僧”,不得公开聚众讲法,除非获得皇帝许可。便是其他宗派的“讲僧”,聚众讲法也得向官府报备,未经批准擅自讲法以妖僧论处。

    当然,大户人家的善男信女,可以花钱单对单听法,这不在官府的禁止范围,也不拘什么僧人都可以讲。

    讲僧服装又不同,常服为白色,袈裟为红条浅红色。

    另有一种教僧,服饰最为庄重大气,其常服为黑色,袈裟为黑条浅红色。到了明末,法制崩坏,三色僧服全是乱穿,许多禅僧和讲僧都选择帅气的教僧服装。

    至于教僧,又称“瑜伽教僧”,为佛教瑜伽派僧人。

    在明代,只有瑜伽教僧可以做法事,并且还吸纳了许多道教仪式。被请去超度亡魂的和尚,必然是穿黑衣的瑜伽教僧,而且还肩负着给百姓宣传正能量的职责。

    ……

    灵隐寺位于山中,王渊难得寻幽探密。

    袁达抱着野太刀随侍左右,亦有蒋信等弟子跟随,还有大内义隆和凤冈桂梧几个日本学生。

    知客僧非常热情,居然跑来山脚迎接,一路带着王渊上山入寺。

    住持慧通法师,带着僧众等候许久,在寺门口合十拜见总督。

    王渊总觉得浙江官民对自己误会颇深,他纯粹是来拜访大德高僧而已,寺里的和尚却戒心重重,生怕他跑来抄寺灭佛一般。

    唉,我有那么不讲理吗?

    “贫僧慧通,见过王总督!”慧通法师合十行礼道。

    王渊拱手笑道:“早就听闻,杭州有高僧现世,一直未曾上山拜访,今日终于得偿所愿。”

    慧通法师说:“总督谬赞。”

    慧通法师亲自陪同王渊参观寺院,礼拜诸多菩萨佛陀。

    可惜洪武年间,灵隐寺被一把火烧去大半。永乐朝好不容易部分重建,宣德朝又是一把火烧光,到如今只修复了十处殿阁,不复宋元时期的辉煌盛况。

    一路礼佛参拜,拜到观音菩萨面前时,王渊突然捧香伫立,望着观世音的尊像久久不语。

    王渊不说话,其他人也不敢说话,全都陪他傻站在那里。

    慧通法师终究还是修炼不到家,生怕王渊借机发难把寺庙毁了,忍不住问:“总督在此伫立良久,不知有何顿悟?”

    王渊手持信香,转身问慧通:“大师佛法高深,还请为我等凡夫俗子解惑。”

    “阿弥陀佛,不敢当佛法高深之言,”慧通合十宣号,“总督但又疑问,贫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渊问道:“我听说,观音的法相以前是男身,为何现在皆为女身?”

    慧通法师说:“观世音菩萨游历婆娑世界,化身亿万,救苦众生。不论男相女相,皆为菩萨所化。世人感其慈悲,以慈母之相祭之,因此世间观音法相多为女身。”

    “原来如此,”王渊又问:“我听说,观音菩萨有送子之能。”

    慧通法师说:“观世音菩萨,有大威神力。若有妇人求男,礼拜供养观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若是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

    王渊再问:“既如此,世间男女婴孩,是否皆为观音菩萨所赐?”

    慧通法师说:“理当如此。”

    王渊图穷匕见:“若有一人家,观音菩萨赐其女婴,竟被父母溺死以求男丁怎么办?菩萨会因此嗔怒吗?”

    佛家认为嗔怒是万恶之本,观音菩萨自然不可能嗔怒。但溺婴违背天道人伦,观音菩萨又应该嗔怒,否则就不符合大慈大悲的形象。

    慧通法师果然佛法高深,不疾不徐道:“观音亦有怒相。”

    王渊追问道:“观音怒相是什么样子?”

    慧通法师说:“阿摩提观音,有两种法相。一种法相骑狮,提棒怒目,匡扶正义,惩治邪恶。”

    王渊突然把手中的信香,扔在观音法相之前,拂袖而走。

    众人惊骇,这是对观音菩萨的大不敬啊。

    慧通法师疾步追赶问:“总督这是为何?”

    王渊语气激动道:“江南数省,溺婴无数,尤以浙江为最。我拜什么杨柳观音?要拜就拜怒目观音!”

    “这……”慧通法师不知如何接话。

    王渊对身边的袁达说:“通令各府僧纲司,把浙江名刹古寺的观音全部拆掉。全都换成送子观音相,这送子观音,一手抱女婴,一手执棍棒,怒目视众生!”

    慧通法师连忙劝谏:“总督,不可如此僭佛。”

    王渊反问:“法师,浙江溺婴恶俗,观音菩萨看了不愤怒吗?”

    慧通法师顿时沉默。

    王渊突然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法师,这是我偶然发现的佛经,原本已经残破不堪,因此特意让人重新誊抄一份。”

    慧通法师接过小册子,翻开随便看了几眼,便神色古怪不言语。

    王渊“偶然捡到”的佛经,名叫《观世音菩萨化女经》。

    经文内容很简单,观音本不在意男女法相。但因隋唐两朝溺婴成风,观音菩萨为了让世人珍爱女子,从此便以女性法身示人。若有溺婴之家,不论如何供奉持念,观音菩萨都不会再保佑这家人。除非一直积德行善,并且不再溺婴,三代之后才能获得菩萨谅解。

    “法师觉得这经书是假的?”王渊问道。

    慧通法师说:“还需考证。”

    王渊环顾自周,喃喃自语:“不知这灵隐寺的僧众,可否时常回家看望父母,可否时常回家祭祀祖先?”

    慧通法师心头一惊,仿佛看到灵隐寺正在经历一场法难。

    朱元璋有规定,和尚道士也得遵从礼制,“孝道”是出家人必须恪守的第一条。若家中父母尚在,和尚道士对双亲不闻不问;又或者祖坟尚在,和尚道士一直不祭拜祖先……呵呵,杖罚一百,勒令还俗!

    按照这条大明律令,王渊可以合理合法的,把灵隐寺一半以上的和尚逼去还俗。

    慧通法师突然又拿起《观世音菩萨化女经》,看完一遍对王渊说:“王总督,或许是年代久远,此经颇有疏漏之处,贫僧斗胆将其润色补完。”

    “哈哈,有大师相助,定能还复此经原貌!”王渊非常开心。

    这本破经书,是他自己编的,本来就不咋专业,换一个大德高僧润色自然更好。

    慧通法师又问:“那怒目观音像?”

    王渊语气强硬道:“浙江的名刹古寺,观音像必须限期拆除重塑,全部给我换成送子观音怒目像!”

    慧通法师叹了口气:“此举功德无量,贫僧身为杭州府僧纲司都纲,自当督促杭州府各大寺院遵从总督命令。”

    王渊朝慧通法师长揖一礼,说道:“吾代浙江万千女婴,拜谢法师恩德。”

    慧通法师受此大礼,顿时感慨莫名,带着惭愧的语气说:“不必如此,应该贫僧拜总督才对。总督慈悲为怀,令我等出家人汗颜。”

    王渊笑道:“还请法师快快完善经书,我会刊印出来发往全省。到时候派人随机抽查,若有僧人不能背诵《观世音菩萨化女经》,便立即收回其官方度牒,不还俗的全部抓去流放充军!”

    “王总督真是……阿弥陀佛!”慧通法师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