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23【没安好心】
    上辈子在学校读书时,王渊也会玩一些游戏,并且以单机游戏为主。

    日本战国类游戏玩过两个,一个是《信长之野望》系列,一个是《太阁立志传》系列。

    问题是,如今也就记住一些名字,具体细节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王渊正在翻阅贸易账目,突然抬头看着宝朝相,问道:“你是说,你带回来的孩童叫大内义隆?”

    “是的。”宝朝相答道。

    “大内义隆啊。”王渊不由笑了笑。

    就算能忘了别人,王渊也不会忘记大内义隆和细川晴元。

    在《信长之野望》这个游戏里,如果选择早期最高难度,地盘挨着大内义隆和细川晴元纯属找死。至少以王渊的弱鸡水平,就被这两家恶心过无数次,便是再穿越一回也不会忘记。

    不过嘛,到了游戏中后期,这两家全是渣渣!

    王渊问道:“日本时局如何,你打听清楚了吗?”

    宝朝相可不是去日本支教的,他在讲学的同时,也向学生打听各种情况。

    听王渊问起,宝朝相当即说道:“日本时局异常杂乱,大小藩国林立,但总体可分为东西日本和四大阵营。东日本,是政氏阵营和高基阵营对立,即足利政氏和足利高基父子俩在打仗。西日本,是高国阵营和澄元阵营对立,即细川澄元和细川高国这对义兄弟在打仗。其他藩主,要么保持中立打小仗,要么各自支持四大阵营的其中一方。”

    这么和平有序的吗?

    看来日本还没有进入真正的战国时代啊。

    就连大内氏和细川氏这对冤家,如今都还属于同一阵营,大概到明年才会分道扬镳。

    别说织田信长,就连织田信长他爹,此时也只有六岁而已。

    王渊仔细看着宝朝相带回的日本简易地图,笑道:“多多供货给松浦、有马、菊池、相良,把这些小领主都养大一些,让他们跟大内氏打生打死。彻底乱起来的日本,才是好日本,方便我们长期做生意。”

    宝朝相说道:“普通商贾,都希望跟大内氏做生意。一来行船最方便,二来买卖货物更容易。松浦氏虽然也很近,但他们实力太弱,根本吃不下太多货物。有马氏和岛津氏所在海域倭寇遍布,除非关系很好的商家,否则去那边肯定要被劫掠。”

    “这样啊,”王渊继续看着地图,“既然如此,那就培养大内氏,让他们继续强大富裕起来。多卖些奢侈物品过去,再于大内氏内部培植亲信,最好让大内氏统一西日本,然后再从内部自己崩掉。”

    宝朝相说:“这恐怕操作起来有点难度。”

    王渊笑道:“其实也不难。如今的日本朝局,有点像中国的春秋时代,晋国称霸不也被三大家臣瓜分吗?”

    王渊可不是什么键盘侠,他是大明的兵部右侍郎,对国家治理已经有了深刻了解。

    别看日本打得热闹,各藩军力都很强悍。但在真正统一之前,连朝鲜都比不上,主要就是因为政治结构问题!

    各藩若不变法,改良政治制度,地盘越大就越危险。一旦遭遇挫折,家臣们立即骚动,把下克上那套玩得贼溜,跟中国的春秋时代和战国早期没啥区别。

    大内氏如果因为中日贸易迅速富庶强大,那他变法的意愿就是最弱的,统一西日本之后很大概率会内部崩溃——除非他能一路东进控制天皇。

    在拥有蒸汽轮船之前,中日贸易只能影响西日本,而大内氏和岛津氏属于最大的获利者。

    大内氏控制着官方中日、朝日航道,若内部不出问题,必然越来越强悍。而津岛氏控制着琉球贸易,可以通过琉球跟中国做生意,同样是越来越强大。

    战国时代,大内氏发生内乱,最终被毛利氏取代。

    而毛利氏、津岛氏借着海贸之利,一直延续到清末,并共同领导日本进行明治维新。什么织田信长,什么丰臣秀吉,什么德川家康,再牛逼的日本天降猛男,也别想把这两家给干掉。因为这两家有钱有货,经济实力非常强劲!

    只要王渊一直给西日本强藩输送利润,并且支持他们保持独立,日本根本就别想结束战国时代。

    若能抢一两个皇室血脉到西日本,那就更有意思了。也别说什么日本战国,更别扯什么德川幕府,到时候估计就是日本三国,或者叫做日本东西朝。

    宝朝相说:“那大内义隆……”

    王渊笑道:“他想拜师,我就收呗。”

    如果通过海上贸易,把西日本与中国绑定。就算按照历史发展,丰臣秀吉实质统一日本,也别想号令群雄入侵朝鲜。只要大明宣布终止贸易,对西日本实行经济制裁,西日本那些大名肯定跳反,日本立即再度陷入内乱。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中国自身要足够强大。

    ……

    宗设谦道带着大内义隆,先去拜访市舶司提督金献民,再去拜访市舶司提举何瑭,详细领会了一番大明最新的海贸规定。

    直至第三日,他们才获得王渊召见。

    大内义隆看着那被军营包围的破土地庙,惊讶道:“禅师,为什么总督的府邸,反而是最破旧矮小的?”

    宗设谦道精通汉学,解释道:“中国唐代高贤崔若冲,曾著《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真正的贤达高士,并不需要华屋贵服来彰显自己。他们本身就是最耀眼的星宿,他们便是住在陋室,也能让这方陋室变得光彩夺目。”

    崔若冲,便是崔沔,《陋室铭》真正的作者。

    把《陋室铭》安在刘禹锡名下,是康熙年间吴楚材编《古文观止》搞错了,之后数百年一直以讹传讹,就连中学语文教材也跟着错误。

    “竟是这样吗?”大内义隆对此非常惊讶,因为在他的世界观里,只有大屋才能彰显主人的尊贵。

    宗设谦道说:“这就是英雄与凡人的不同。”

    二人被引入正殿,王渊正背靠土地爷坐着。

    宗设谦道立即跪下磕头:“下国野僧宗设,拜见天朝总督大人!”

    大内义隆也跟着跪下,用强行记住的一句汉语说:“下国大内氏长男义隆,拜见天朝总督大人!”

    王渊笑着站起来:“两位快快请起。”

    待王渊起身之后,大内义隆震撼莫名,因为这位总督生得太高了,比他见过的其他明人还更高。他抬头仰望大明总督,仿佛面前站立的是一尊神明,心想:难怪能赤手伏虎,这定是天下一等一的猛将。

    日本战国时代,就不说平民了,武将身高都一言难尽。

    一米五、一米六属于常态,一米三、一米四的都有不少,丰臣秀赖一米八五那是基因突变。号称“东国无双”,被后世誉为“日本吕布”、“日本张飞”的本多忠胜,根据其留下的盔甲推测,身高仅有一米四左右。

    用欧洲传教士的话来说,日本战国骑兵,就是一群骑着狗打架的孩子。

    饮食结构有问题,蛋白质摄入不足,哪里能长得高?

    宗设谦道恭敬无比道:“我家守备大人,仰慕总督大人威名,希望总督大人能收其子为徒。若总督大人应允,当献三千两白银为拜师礼。另有名刀一把作为礼物,不过被市舶司收走了。”

    “三千两白银我不要,”王渊笑道,“若大内氏真心奉献,那就捐给杭州修路建港吧。”

    “总督大人真是清廉无双!”

    宗设谦道拍了一句马屁,立即对大内义隆说:“快快拜师!”

    大内义隆连忙跪下:“弟子拜见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