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22【天朝上国】
    船舱内。

    年仅十岁的大内义隆,问宗设谦道:“禅师,我是武家长子,父亲为何要送我去中国?”

    宗设谦道笑言:“七国殿自有其深意。”

    大内义隆又问:“中国那位王侍郎,真的能够赤手伏虎吗?”

    宗设谦道摇头说:“能否赤手伏虎不知,但他兴师灭国却是真的。他灭掉的那个国家,比大内氏控制的七国土地加起来还宽广,而他仅仅只用了一年时间。”

    大内义隆心驰神往:“我要跟随这位王侍郎学习武艺!”

    宗设谦道笑而不言。

    嘉靖朝争贡之役的两大主角,一个是前文提到的宗素卿,另一个便是眼前的宗设谦道。

    当时,宗设谦道率先抵达宁波,宗素卿紧随其后而至。

    但是,后到的宗素卿贿赂市舶司太监,太监把宗素卿的宴席座次,故意排在宗设谦道前面。并打算承认宗素卿的朝贡资格,将宗设谦道定性为非法朝贡。

    严格来说,宗设谦道手里的勘合文书才是真的,而宗素卿手里的勘合文书早就失效十多年。

    宁波市舶司太监颠倒黑白,顿时把宗设谦道激怒。他先是杀掉细川家的正使,烧毁细川家的贡船,又追杀副使宗素卿,从宁波一路追到绍兴,沿途烧杀抢掠中国居民。浙江备倭都指挥都被杀掉,另外还死了一个千户。

    大明朝野震动,遂撤销宁波市舶司,从此断绝中日官方贸易。

    干出这等事情的主使者,竟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和尚。这和尚教导大内义隆一番经学,便阔步走上甲板,负手遥望无尽宽广的海面。

    之前几十年,大内氏的正使皆为了庵桂梧,现在终于轮到他宗设谦道了!

    跟王阳明交情匪浅的了庵桂梧,不但学问渊博,而且还是日本“瓷宗”。后世精美的日本瓷器,便是了庵桂梧偷师于中国,又自己发明改进技艺而形成。王阳明称这种瓷器是了庵桂梧的“自作陶”,对其赞誉有加。

    在日本开窑烧瓷,很快行销全国,了庵桂梧因此赚得钵满盆满。

    如今了庵桂梧已死,宗设谦道也想在中国学点东西,说不定他以后也能家财万贯呢。

    这一百多年来,日本啥都在跟着中国学习。

    在文化方面,明初宋濂、高启等人为尊,日本文学家就模仿此二人。到了弘治年间,前七子推行复古运动,日本也跟着推崇韩愈、柳宗元、欧阳修。日本的“大和绘”,明初模仿宋元画作,如今正在大量引入明代绘画技巧。

    便是棉布,也是明代传入日本,越来越多日本武士开始穿棉布。

    宗设谦道的身份是五山僧人,属于跟大明联系最深的一批人。因为日本到中国的朝贡使团当中,最有文化的便是和尚,而且往往让和尚担任正使。这些和尚热衷于钻研汉学,一代代传下来,便是没有到过中国的和尚,汉话也能说得贼溜。

    五山和尚们主要研究程朱理学,形成所谓的“五山派”,碾压“公卿派”和“博士派”。后两者世代传承唐宋经学,以达到对儒学的垄断地位,结果被五山和尚们弄得影响力不出京都,被迫也转而钻研程朱理学。

    一个不懂程朱理学的日本和尚,即便佛法再高深,也根本别想出名!

    前些年日本乱起来,和尚们首先遭殃,五山僧人大量投靠地方藩主,宗设谦道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投靠大内氏。

    就在宗设谦道欣赏海景的时候,凤冈桂阳也来到甲板透气。

    “凤冈君看来又有进步啊。”宗设谦道笑着说。

    凤冈桂阳兴奋道:“这些日子,我都在钻研天使传授的新算学。此学神妙无双,参天地之造化,不愧是王侍郎创立的天朝显学!”

    宗设谦道一生研习程朱理学,将其他学问视为旁门左道,当即皱眉问:“算学有什么好研究的?”

    “此神技也!”凤冈桂阳推崇备至。

    正德年间,算盘已经传入日本,但在明末才开始推广。

    直至丰臣秀吉入侵朝鲜,从朝鲜弄到《算学启蒙》和《算法统宗》,中国算学就此在日本小范围传播。后来,毛利重能在京都开办学校,专门传授《算学统宗》,求学者很快就达到数百人。

    又有桥本正数根据《算学启蒙》,参悟领会天元术,其弟子泽口一之著成《古今算法记》。于是乎,天元术风靡日本学界,学者们争相学习中国天元术——其实就是解方程式!

    方程式解法都能在日本引起轰动,更何况是王渊的现代数学。凤冈桂阳这段时间把宝朝相视为大学问家,把王渊尊崇为“天降神人”。

    从日本前往中国,速度要稍微慢些。

    大概二十天左右,船队成功抵达杭州港。

    中国船员纷纷登岸,财副们开始联系牙行收货,普通船员则跑去城内耍乐。

    大内氏的五条商船,在上交三万两白银之后,很快获得海引文书(藩国版),被允许在杭州长期驻留并进行交易。但是……

    “上岸可以,兵器上交!”

    市舶司佐吏大声呵斥,才不管什么邦交礼仪,那语气就跟训孙子似的。

    中国船员可以带冷兵器上岸,日本人则连小刀都得上交,明摆着的歧视性条款。但日本人也不敢抗议,他们在宁波朝贡照样如此,全身武器都得交给市舶司临时代管。

    就这项规定,便能看出争贡之役当中,宁波市舶司太监有多智障,浙江地方军队有多无能!

    这死太监收受贿赂,颠倒黑白也就罢了。他把真文书判定为假文书,将宗设谦道彻底激怒,却不防着这些日本人闹事。

    一群被逼得狗急跳墙的日本人,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竟一举攻占市舶司东库,把自己被收缴的武器抢回来。又攻入嘉宾堂,把正在吃饭的细川家正使砍了,再去港口烧毁细川家的贡船,就此提刀一路杀到绍兴,接着又从绍兴杀回宁波。

    就那么几百个日本人,如入无人之地杀个来回,还生擒一个指挥使、一个百户,杀死一个千户、一个百户。接着再大掠宁波市区,夺船逃入大海,浙江备倭都指挥率军追击,被日本人所杀,顺便再死一个千户。

    一群窝囊废!

    反而是朝鲜人给力些,宗设谦道逃回日本的途中,一艘贡船遇风浪飘到朝鲜海面。被朝鲜守军诛杀三十,生擒二十,绑去北京献俘。

    大内义隆虽然年仅十岁,但也随身带着一把肋差。他眼见中国船员带着腰刀,大摇大摆登上码头,自己却被要求上交武器,顿时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刚想上前理论,宗设谦道便将他按住:“你会汉话吗?”

    大内义隆愣了愣:“禅师可以帮我翻译。”

    宗设谦道笑道:“你都不会汉话,如何与明国人理论?有什么想说的,等你学会汉话之后也不迟。”

    大内义隆不再说话,臭着脸把肋差交给市舶司吏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