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08【抄家,杀人】
    “先生,海宁出事了!”还没把杨氏打发走,突然有弟子前来禀报。

    王渊挥手让杨氏退去,问道:“何事?”

    弟子说:“海宁渔民暴动,把建港工地给围了。”

    王渊问:“曹知县呢?”

    弟子说:“曹知县在审案,渔民还请了状师。”

    “不会是告我吧?”王渊笑问。

    “正是。”弟子道。

    呵呵,堂堂浙江总督,被海宁渔民集体告上县衙了。

    明代的余杭县,位于杭州城西边,跟后世的余杭区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余杭区的大片土地,此时归仁和县管辖,向东接壤海宁县。

    王渊规划的杭州港,建在仁和县边缘地带,经过水位探测,港口必须占用海宁县地盘,并且占地面积还不小!

    明摆着,拆迁工作出了问题。

    海宁知县名叫曹珪,湖广黄冈人,正德六年进士,跟王渊乃是同年关系。

    对于王渊在海宁建港口一事,曹珪非常配合,而且是报复性配合。他被海宁士绅百姓恶心得想死,如今借着王渊的威势,趁机狠狠敲打自己治下的刁民。

    “余,险邑也!俗枭而善讼,豪魁伺持长吏,长短一字为忤,即千方诬诋。故为邑长于斯者,往往以坐法去,即不坐法去,亦必抵狱。”

    上面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即:余杭县,是一个凶险的地方。民风剽悍而擅长打官司,地方豪强喜欢跟知县作对。受一点小小的损失,就千方百计向上告发,甚至是诬告。在余杭县担任知县,往往被刁民告发而撤职,如果不被撤职的话,那一定是进监狱了。

    余杭如此,钱塘如此,海宁也是如此!

    常伦担任钱塘知县,第一个月就被搞得焦头烂额。第二个月终于发狠,直接仗杀镇守太监的心腹,终于把那帮喜欢打官司的刁民镇住。

    现在,海宁县又开始闹幺蛾子。

    海宁县衙。

    一个四十多岁的状师,站在县衙大堂问:“县尊,敢问官吏挟诈欺公、妄生异议、扰乱成法者,该当何罪?”

    曹珪笑道:“当斩。”

    状师问道:“敢问浙江总督王相公,可在官吏之列?”

    曹珪笑道:“在。”

    状师再问:“敢问海禁可是成法?”

    曹珪笑道:“是。”

    状师立即说:“浙江总督王相公,强征滩涂、民房以建海港,致使海宁百姓无家可归,海宁县内物议汹汹,海禁之策难以维持。是否当斩?”

    曹珪笑得更开心:“本官无权审问王总制,你来错地方了。按察司也无权干涉王总制办事,你应该去找巡按御史告发。”

    状师昂首挺胸,立于县衙大堂:“既如此,我只好状告县尊。你身为本县父母官,只知屈从于上官,不思维护治下百姓生计……”

    “告得好!”

    曹珪猛拍桌子,挽袖子说:“陈秀才,我忍你很久了。开海乃当今圣上之令,岂能说是扰乱成法。你刚才说的都是谤君之言,好大的胆子,给我往死里打。打死勿论!”

    状师被皂吏按住,脱去裤子,当场开始打屁股。

    “啪啪啪!”

    一连打了二十余棍,状师只是冷笑,曹珪被气得发抖。

    负责打屁股的那两个老吏,技艺非常精湛,看似打得狠毒,其实只伤及皮肉。这些吏员,竟跟状师是一伙的!

    “没吃饭吗?”

    曹珪大怒,亲自下堂,抢过棍来,使劲全身力气敲打。

    “啊!”

    状师终于叫出声来。

    老吏连忙把曹珪拦住,劝道:“县尊,你对着腰这样打,会把陈秀才脊梁打断的。”

    曹珪怒道:“放开,本县就是要把他脊梁打断!”

    主簿突然出声:“把人轰出去吧。”

    皂吏立即将状师叉出,而曹珪从头到尾被拦着,竟被主簿和皂吏给控制了。

    “好,很好!”曹珪死盯着主簿。

    主簿毫不畏惧,反而威胁道:“县尊,你别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曹珪冷笑:“有王总制担着,我还怕那些刁民诬告?”

    曹珪刚刚上任不久,便被哄着收了孝敬银子,从而被抓住把柄当傀儡。这货还有点道德追求,虽然小贪小赃,却不愿违背原则,更性格刚烈不愿受人摆布。

    士绅豪族越是拿捏他,曹珪心里就越不痛快,这次仗着有王渊撑腰,发誓要狠狠的一雪前耻。

    曹珪此刻瞪着主簿:“你等死期已至。快让开,本官要去海边视察!”

    堂堂知县,已在海宁做官两年,却连个心腹都没有,以前请的师爷早被他辞退了。曹珪居然得自己去牵驴,然后骑着驴子往海边跑,正好看到王渊带一百士卒抵达工地。

    “王总制,下官来迟!”曹珪上前拜见。

    王渊笑道:“不迟。”

    大概有六七百个渔民、农户,扛着鱼叉和锄头堵在工地,甚至一些被雇来修港口的工人都在闹事。

    王渊骑马过去,厉声说道:“我在海宁所征之民房、所占之滩涂,也不过涉及百余户人家,为何有如此多人阻拦建港?难不成都是他们的亲戚?补偿银子已经发下去了,足够你们买地建房,真当我不敢杀人吗?领头的是谁,站出来!”

    “我!”一个渔民举着鱼叉说,此人袒露胸膛,生得极为健壮。

    “可敢过来?”王渊问。

    那渔民走到王渊马前:“有何不敢?总督也得讲道理!”

    “锵!”

    只听长刀出鞘声,一道刀光闪过,龙雀刀已重新入鞘。

    头颅飞起,血柱冲天,此人站立依旧,竟在数息之后才倒下。

    王渊问道:“还有谁要跟本官讲理?”

    “杀人啦!”

    那些闹事百姓终于反应过来,惊恐大叫着四散而逃。

    王渊问:“曹知县,你觉得是何人所指使?”

    曹珪说:“无非陈、查两家,还有……”

    “还有谁?”王渊问。

    曹珪说:“还有海宁千户吕英。海宁县走私猖獗,杜千户与士绅、豪商勾结,从中牟利无数,他们是反对开海的。”

    王渊颇为稀奇:“一个千户就敢跟我对着干,跟海宁卫指挥使无关吗?”

    曹珪说:“海宁卫的治所在海盐县,靠贩私盐就能吃饱,他又何必反对王总制开海?”

    王渊冷笑一声:“曹知县,带我去抄家吧,本官正愁银子不够用。”

    曹珪顿时背心冒汗,哪有动辄就抄家的,而且抄家银子也不能直接挪用啊。

    以什么罪名抄家?

    违制,谋反!

    江浙地区的士绅和富商,有一个算一个,百分之百建筑违制,而且穿戴也肯定有问题。

    朱元璋规定,农民可以穿绸、绢、素纱和棉布,商人只能穿绢和棉布。农民之家,但凡有一人经商,全家都不准穿绸和纱!而那些富商,哪个不是满身绫罗绸缎?

    王渊亲自带兵前往海宁县城,根本不给陈、查两家转移财产的机会。

    在清代“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的海宁陈家,在清代“一门十进士”的海宁查家,直接被王渊一股脑儿给抄掉!

    这两家,目前有人在朝当官,不过就那两三个而已,并且官职都不怎么高。

    王渊也不便直接杀人,只把家中浮财都抄走,然后把人全部收押,让浙江三司官员慢慢头疼去吧。

    抄了这两个士绅家族,王渊又直奔吕衙街。

    整整一条街,全都是吕家的,一个千户竟然如此富裕!

    “好啊,很好,”王渊冷笑不已,下令道,“把吕衙街给我全部查封!”

    曹珪阴恻恻道:“县城以东十五里,有个吕衖庄,那里才是吕家的祖宅所在。”

    王渊大喊:“儿郎们,随我荡平吕衖庄!”

    曹珪双手握拳,咬牙冷笑,心想:姓吕的,你也有今天,叫你对本官呼来喝去!

    (明天四更,今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