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93【杭州】
    路过南京的时候,王渊终于见到了大报恩寺。

    在西方,大报恩寺的知名度,一度远远超过长城和故宫。这是朱棣为父母修建的,历时十九年,耗费二百五十万两白银建成。

    殿阁三十余座,经房三十八间,僧院一百余间,廊坊一百余间。寺塔通体琉璃烧制,塔高将近八十米,塔内外置长明灯一百四十六盏。

    明朝时候的欧洲人,来到南京看见报恩塔,瞬间就会进入一种懵逼状态。

    可惜,这座旷世杰作,后来毁于太平天国。

    王渊在南京没有停留,南京官员也不会主动见他,各自之间,相安无事。

    从南京一路行至杭州,如果只看城镇,确实繁华无比,将北方城市甩出几条街。甚至,有些城中小民,居然也穿着丝绸衣物,江南之富庶名不虚传。

    朱元璋那会儿,南京人口至少七八十万。

    朱棣迁都北京,大量强制移民,导致南京人口只剩四五十万。经过百年发展,南京人口已经反超北京,如果算上附城而居的百姓,正德时期就很可能已经接近百万。

    而杭州的人口,跟南京差不多,这里是南直隶和浙江的海上走私集散地!

    嘉靖年间,走私现象最严重的地区是福建。

    但在正德中期,浙江才是海上走私大省。因为此时佛郎机人未至,主要海贸对象是日本,南直隶海禁严厉,浙江就成了走私最便利的地方。

    特别是舟山群岛,一堆海商海盗。

    整个南直隶和浙江北部的走私货物,都通过杭州进行集散,然后悄然运至宁波,或者直接运到舟山出海!

    王渊乘船抵达杭州时,已经天色尽黑,但杭州北城门外却灯火通明。

    就连小摊小贩,都还没有收工,打着灯笼吆喝叫卖。

    河道之上,密密麻麻全是商船;码头之内,贩夫走卒不绝如缕。甚至,杭州居然没有宵禁,夜间可以随意出入,城内比城外还要繁华。

    王渊乘坐的官船,在杭州钞关被拦下。

    这座钞关,全名叫做“浙江北关户部分司”,是全国仅有的五个户部分司之一。户部专门在此设立分司,户曹主事还必须一年一任,可见杭州的商税油水有多么丰厚。

    一个吏员跑上传来,赔笑道:“敢问是何司官属?”

    袁达拿着文书过去验查:“兵部右侍郎兼浙江总督王渊,你等可要登船搜检?”

    “自是不必。”吏员连忙说。

    过了钞关,众人上岸。

    因为带着以前火铳兵,王渊不便直接进城,于是前往杭州前卫的军营借宿。

    听说浙江总督来了,而且还带着一千标兵,杭州前卫指挥使冯确连忙来见。嗯,是从城内妓院而来,骑着快马回到卫所驻地。

    “王总制,卑职有失远迎,还请赎罪!”冯确直接单膝跪地。

    王渊说:“无妨,我带着一千多人,你帮忙安置一下。所需钱粮,日后会给你,不是来白吃白喝的。”

    冯确赔笑道:“卑职这就去安排。”

    一夜无事。

    第二天大清早,浙江都指挥使李隆,也从城内跑出来拜见。

    岳飞墓前的秦桧跪像,换了好几个版本。

    第一代跪像,出自成化朝的浙江布政使周木,到了正德年间已成破铜烂铁。

    三年前,便是眼前这个李隆,命人用铜铸造了第二代秦桧跪像。

    李隆自负武勇,崇拜英雄豪杰。他见到王渊,抱拳拜道:“王总制平乱京畿、灭国西域,在下佩服之至,只恨不能牵马坠蹬,常随左右!”

    这姿态放得很低,李隆可是浙江三司主官之一,也可能是武将遇到当红文官在拍马屁。

    王渊连忙扶住:“李指挥客气了,都是为国效力而已。”

    李隆笑道:“王总制一路劳顿,今日不如在下做东,去品尝一番杭州美味。”

    王渊说:“我的随员有一千余人,待安置妥当之后,再与李指挥共饮不迟。”

    “应该的,且让在下带王总制进城。”李隆笑道。

    王渊在杭州开府,需要杭州知府配合,当即跟随李隆进入城中。

    杭州知府名叫梁材,著名的清官。嘉靖之初,有句话这样说的:“天下布政使以廉名著者,惟梁材与姚镆二人而已。”不过嘛,嘉靖皇帝对梁材的评价是:“沽名误事,似忠实诈。”

    具体如何,谁都说不清楚。

    但是,梁材能从杭州知府,后来升为浙江按察使,在富庶的杭州为官近十年,却没有闹出丝毫的麻烦,也对杭州一代的走私视而不见。恐怕,没有传说中那么清廉。

    “王总制!”梁材礼节性作揖,没给啥好脸色。

    清官嘛,架子肯定很大。

    王渊自然不会热脸贴冷屁股,一脸严肃道:“吾奉陛下之命,总督浙江,有开府之权。烦请梁知府寻处地方,作为总督府衙所在。”

    梁材说:“杭州富庶,人口众多,城内并无闲置居所。王总制若要开府,不如开在城外。”

    李隆在旁边等着看笑话,因为梁材实在太无礼了,居然让堂堂的总督住城外。

    王渊笑道:“无妨,还请梁知府安排。”

    梁材依旧不给好脸色:“此事应该找知县,钱塘、仁和二知县,日前皆已离任,新任知县又未至。恐怕,还得等些日子。”

    王渊等的就是这句话:“既如此,告辞!”

    “不送。”梁材说道。

    钱塘知县,不就是常伦吗?一路跟在王渊身边呢,如今正在县衙办理交接手续。

    可惜,桂萼还未到,正在从江西往浙江赶路。

    李隆跟着王渊离开府衙,随口问道:“王总制,不先召见布政使和按察使吗?”

    王渊说:“等安顿好了再说。”

    李隆又问:“听闻王总制欲在杭州开海?”

    王渊说道:“开海之事,还要多多借助李指挥,钱塘水军也该多造几艘船了。”

    “造海船耗资不菲,王总制带足银子了吗?地方上恐怕难以支撑。”李隆打听道。

    王渊糊弄道:“吾欲挪用南关工曹钞银造船。”

    “原来如此。”李隆恍然大悟。

    随后几日,王渊要造船的消息,就传遍了浙江三司衙门。

    众人暗中发笑,等着王渊慢慢造船,海船那玩意儿没有一年半载根本造不成。

    王渊在干什么呢?

    在杭州城外选了个土地庙,作为临时总督府,一千火铳兵围着土地庙扎营操练。

    同时,借助官方驿员传文全省:王总督开府建牙啦,还请省内高士踊跃报名。不拘出身,不拘职位,只要有才的都可以来。而且还不耽误科举,乡试、会试可提前三月带薪休假!

    (今天只有一更,查了很多资料。另外,更正一下,在明末江流改道以前,杭州都可以建深水港,今天查资料才知道的。所以,王渊会直接在杭州建港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