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90【一意孤行】
    朱厚照一连在浙江安排三个官员,虽然都只是七品小官,但依旧引起内阁、六部众臣关注。

    皇帝究竟要干啥?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

    豹房,梁储、靳贵、杨一清,三位阁臣皆在。

    朱厚照开门见山的说:“朕欲新设杭州市舶司,诸卿有何意见啊?”

    三人都没有立即反对,因为搞不清楚状态。

    梁储问道:“陛下,浙江已有宁波市舶司,为何要新设杭州市舶司?”

    朱厚照说:“宁州市舶司负责日本贸易,朕新设杭州市舶司,是负责泰西诸国贸易。”

    梁储依旧疑惑:“泰西诸国贸易,有广州市舶司负责啊。”

    朱厚照说:“广州太远,江南商货不易运至。”

    梁储劝道:“陛下,两广商货,与泰西诸国互市绰绰有余。”

    朱厚照说:“肯定不够。”

    梁储还要再劝,杨一清突然惊问:“陛下可是要开海?”

    朱厚照笑道:“只开杭州之海,诸卿不必惊慌。”

    “陛下,万万不可!”

    梁储直接跪下,恳求皇帝不要开海,他说:“海禁乃祖制,不能轻易废之。”

    这个理由很强大,直接把所有异见堵死。

    便是朱棣,也不敢违反祖制,甚至将海禁执行得更严格。

    郑和下西洋并非开海,那属于官方贸易。

    啥是海禁?

    禁止民间私商出海,禁止外商来中国,只允许番邦在朝贡时带些私货!

    朝贡携带私货,那是有严格规定的。去年,朝鲜使者就私货带太多,锦衣卫直接去会同馆堵门,朝鲜国王感觉颜面尽失,借机在朝鲜国内搞派系打压。

    朱厚照问杨一清、靳贵:“两位对海禁有何看法?”

    杨一清委婉反对道:“应与六部商议。”

    靳贵模棱两可道:“还需谨慎行事。”

    文官集团反对开海,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提督市舶司皆为太监,反对开海,就是打压阉党。弘治皇帝加强海禁,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太监依靠市舶司贪污太多。

    第二,害怕被断了财路,这个主要出自南方官员。

    而北方官员,一向对是否开海,报以无所谓态度,反正他们也捞不到什么钱。

    杨一清虽然祖籍云南,但户籍在广东,根基也在广东。

    靳贵是江苏人,梁储是广东人。

    三位阁臣,皆为南方沿海人士,他们怎么可能支持开海?

    朱厚照非常生气,冷笑道:“若朕一意孤行呢?”

    三位阁臣全部跪下,沉默抵抗。

    朱厚照阴阳怪气道:“做生意嘛,讲究漫天要价、落地还钱。朕已经出价了,你们多少也该还个价啊。”

    梁储说:“陛下,事关社稷,怎可儿戏?”

    杨一清突然蹦出来一句:“陛下,若无太监提督市舶司,或可试行开海之策。”

    梁储听到这话,立即扭头瞪了杨一清一眼。

    以太监提督市舶司,是朱棣搞出来的,这位老兄特别喜欢重用太监。他在位时当然一切顺利,可他一死,太监们就跳起来,把朝贡贸易所得利润吃得七七八八。

    朱厚照犹豫不决,他也想用太监,但王渊有些不乐意,现在杨一清也坚决反对。

    靳贵好歹也是帝党,见皇帝不说话,立即附和道:“陛下,若废太监提督市舶司之制,臣也支持开海!”

    靳贵的小心思很简单,不是我要反对陛下啊,我只是反对那些太监而已。

    也别怪文官这种逢太监必反的态度,实在是太监整体扶不上墙。就拿明代的银矿来说,必定选用太监做矿监,连银矿都能给你整赔本,你就说说贪得有多过分吧!

    王渊也是坚决反对太监提督市舶司的,他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一场,最后海贸收益大半进了太监的腰包。

    朱厚照坐在那里,良久不语,显然信不过文官,反而更相信自己的家奴——太监。

    梁储这才放心下来,心中赞叹杨一清手段高明。如此态度,既没有得罪皇帝,也维护了朝廷的海禁政策。

    在三人想来,朱厚照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盐矿、铁矿、银矿……被太监搞废了不知多少,文官们一直持反对意见,可百年来还不是继续任用太监。

    朱厚照咬咬牙,突然拍板道:“宁波、广州、泉州、顺化、新平,这四个市舶司继续由太监提督。新设杭州市舶司,由文臣提督,暂时只在杭州开海,试行数年以观成效。不许再反对,此事就这么定了!升云南左布政使陈金,为右副都御使,提督杭州市舶司。”

    陈金是山西人,在没有太监贪污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反对开海?

    梁储、靳贵和杨一清吃惊不已,居然派一个右副都御使去提督市舶司,这分量太重了!

    “陛下……”梁储还想劝谏。

    “闭嘴!”

    朱厚照直接打断:“朕都说了,只在杭州开海,施行数年以观成效,若难有作为则再禁不迟。”

    三人默然,苦思对策。

    这段时间,王渊在选用帮手,朱厚照自然也没闲着。他又说道:“升东昌府同知何瑭,为杭州市舶司提举官!”

    何瑭就是在经筵之时,指着皇帝鼻子痛骂昏君那位。

    朱厚照不知什么时候把他想起来,非但怒气全消,现在还一下子给何瑭升了两级。

    还没等梁储、靳贵、杨一清缓过劲来,朱厚照再次甩出王炸:“即令兵部右侍郎王渊,总督浙江,赐开府之权,以一千神机营为标兵随行!”

    “陛下!”

    三位阁臣惊慌大呼。

    梁储说:“总督有开府之权,还有标兵之厉,恐复为唐时藩镇之祸!”

    朱厚照气得发笑:“只是临时开府,标兵也仅有一千,若如此都能形成藩镇,那地方三司官员皆可斩也!朕今天不是跟你们商量,朕是在传令,且下去吧!”

    不管是王渊当总督的开府领兵之权,还是开海贸易之事,三位阁臣都拒不配合,还撺掇着科道官员上疏劝谏。

    但还是那句话,正德时期的内阁,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他们三个不配合,吏部尚书陆完配合啊,兵部尚书王琼也配合啊。

    朱厚照直接让江彬传话,隐约透露出一层意思,只要陆完配合开海,事成之后就令其入阁为相。陆完这货是苏州人,为了迎合皇帝,连自己家乡的士绅利益都不要了,还趁此机会在吏部提拔亲信——吏部左侍郎毛澄不配合,陆完借助皇帝的威势,一口气换了三个吏部郎中。

    吏部和兵部全力支持,内阁反对又有什么用?

    礼部尚书毛纪、户部尚书石阶,全都以辞职来威胁皇帝,坚决反对这两件事。朱厚照只当看不到、听不见,辞职的一律不允,他们也只有傻愣着。

    连调边军入京这种事,朱厚照都能强行办成,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干的?

    开海成败,不在朝堂,而在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