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88【远程换人】
    桂萼此人,属于绝对的激进派。

    力行改革,主张开海,梦想着收复国土。

    翌日,王渊前往吏部,查看桂萼的政绩考核,差点当场就笑出声来。

    桂萼在丹徒当了三年知县,一年报洪灾减免赋税,其余两年的赋税皆有所增涨,并且户口大增。如此数据,考核等级居然是“不称职”(第三等)。

    镇江知府对桂萼的评价,是“酷烈,浮躁,不谨”,这属于地方考满。

    监察御史对桂萼的评价,是“酷,民怨沸腾”,这属于随机巡查。

    吏部考功司,就是按照以上两份考核,对桂萼进行最终复核的。

    真正的贪官,怎么可能同时得罪知府和御史?

    明朝官员考核,主要分为三项内容:

    第一,是否执行《诸司职掌》和《到任须知》,前者是京官的行政守则,后者是地方官的行政守则。

    第二,是否完成“本等六事”,即:学校、田野、户口、赋役、诉讼、盗贼。

    第三,是否犯了“八项察例”,即:贪、酷、浮躁、不及(没有赴任)、老、病、罢(无能)、不谨。

    从而可知,做地方官,办学第一,耕种第二,税收只能排第四。

    不是说你GDP搞得好,政绩考核就一定好,可以指摘的地方多着呢。

    镇江知府和监察御史,无法从桂萼的本职工作挑骨头,甚至都不敢说桂萼贪污,只能评价其:为官严酷、做人浮躁、办事不谨。

    结合整体情况,王渊用膝盖都能想出来,桂萼定然在丹徒县清查田亩和户口。一下子就让该县户口大增,可惜得罪了豪绅,也因此得罪上司和御史。

    此人用得!

    王渊在小本本上记下桂萼的名字。

    紧接着,王渊又去查浙江主官,结果没看见啥熟人。

    此时的浙江左布政使叫王绍,弘治六年,三甲进士。巡按贵州时,平定蛮夷叛乱,从此平步青云。

    这位老兄刚刚被任命两个多月,而且是从陕西调过去的。按照如今的出行速度,估计还没办完交接,不至于跟当地豪绅盘根错节,这对王渊而言是件大好事。

    右布政使叫任鉴,成化二十三年,三甲进士。岁数够大的,而且任期快满了,等王渊抵达浙江,可能此人已经被调走。

    所以,浙江的左右布政使,都跟王渊一样是新人,就看谁在杭州发展得更快。

    杭州这地方很扯淡,不但浙江三司治所在此,一座城里还有两个知县。杭州城被劈成两半,一半归钱塘县管辖,一半归仁和县管辖。

    王渊很想把桂萼、沈复璁弄过去,一人管理一个县。

    不过嘛,沈师爷是浙江人,不能在浙江当官。王渊总不能让沈复璁辞职,担任自己的幕僚一起去浙江吧,沈复璁可舍不得那宝贵的官帽。

    ……

    “王若虚在吏部库房做什么?”陆完惊讶道。

    库房主事说:“似在查找浙江官员档案。”

    陆完责备道:“吏部库房,岂能让人说进就进?你这个主事怎么当的!”

    库房主事连忙说:“毛侍郎带进来的,说是为陛下办事。”

    吏部左侍郎叫毛澄,正德东宫班底,跟陆完一样,属于杨廷和的心腹。

    毛澄一度执掌翰林院,只要再得到掌管制敕房的差事,就有资格入阁当大学士。但杨廷和为了分杨一清的权力,把毛澄弄到吏部当左侍郎,目标直指吏部尚书。

    结果呢,杨廷和突然丁忧回家。

    陆完买通江彬说好话,被皇帝任命为吏部尚书。毛澄直接傻掉,他翰林院的差事丢了,吏部尚书的职位也飞了,竟落得个两头空,现在跟陆完的关系降到冰点。

    “既得毛侍郎许可,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你且下去吧。”陆完无奈道。

    一提起毛澄,陆完就感到头疼,他这个吏部尚书当得憋屈啊。

    吏部各级官员,一部分是杨一清的人,一部分是毛澄的人(杨廷和党羽)。陆完作为吏部尚书,居然连吏部官员都指挥不动,至少还得花一年半载提拔亲信。

    王渊大致了解浙江官场,慢悠悠离开吏部库房。

    刚刚出门,就见常伦走来,王渊拱手道:“明卿兄,来吏部办事?”

    常伦苦笑道:“我被外放了。”

    王渊惊讶问:“什么职务?”

    常伦叹气道:“寿州判官。”

    这哪里是外放,分明往死里贬官,堂堂正七品京官,直接变成从七品地方官。

    王渊问:“你得罪谁了?”

    常伦说:“我得罪的权贵太多,不知道是谁干的。”

    你牛逼,王渊彻底无语。

    常伦的业务能力很强,可惜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偏偏又担任大理寺评事,负责复审各种案件。每每遇到冤案,而又被人阻挠,他就会写诗表达不满。常伦的诗词也很棒,有些讽刺权贵的词曲,居然传遍京城的各大青楼。

    王渊想了想,说道:“你也别去吏部了,回去等几天,然后跟我一起去浙江。”

    “浙江啊?又不能打仗。”常伦非常失望。

    这货明明是一个法官,整天却想着打仗。

    王渊笑道:“谁说浙江就不能打仗了?只要你敢坐船,肯定有仗打!”

    “真的?那我跟你去。”常伦突然开心起来,完全忘记自己被贬官的烦恼。

    王渊直奔豹房,找皇帝要人要官,并且暂缓常伦的外放。

    “你想要钱塘、仁和两县的主官?”朱厚照说,“我让人问问。”

    王渊自有做佞臣的觉悟和休养,他才懒得跑去地方跟知县斗法,至少得是知府级别的才够他出手。可知县阳奉阴违又讨厌,那就干脆全部换成自己人,反正皇帝一句话的事情。

    钱塘知县叫承天秀,两年前上任;仁和知县叫张介,一年前上任。

    现在,两人全部给王渊挪窝。

    事实证明王渊是对的,特别是钱塘知县承天秀,真真属于天秀。历史上,这家伙盘在钱塘当了九年主官,每次都是深受百姓爱戴,万民请命把他给留下来,破知县一直当到嘉靖年间才离任。

    什么意思?

    承天秀举人出身,自觉仕途暗淡,干脆在钱塘县勾结豪强,可劲儿的贪污享受。当地士绅舍不得他走,一再挽留,一留就是整整九年。

    这货如果遇到王渊,估计直接一刀给砍了。

    有皇帝开口,不用那么血腥。

    常伦担任钱塘知县,桂萼担任仁和知县,杭州府城就这样被王渊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