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83【江彬的野望】
    “王侍郎,请留步!”

    王渊刚刚走出豹房花园,突然就被江彬叫住。

    王渊拱手道:“朱佥都!”

    江彬拍马屁道:“王侍郎兴师灭国,威震天下,实乃群臣楷模,令在下佩服之至!”

    “哪里,”王渊也笑着说,“朱佥都统御四镇,练兵有方,实为不可多得之将才。”

    江彬说:“为陛下分忧耳。”

    王渊说:“彼此彼此。”

    江彬心里其实怨恨王渊,当初那一脚差点把他害死。

    王渊同样不咋待见江彬,文官鱼肉百姓至少还要遮掩,江彬的做法可说毫无顾忌。就在两年前,此人把积庆坊、鸣玉坊给强拆掉,全部用来改造成皇店酒肆。那可是京城的两个坊市啊,简直无法无天,不知逼得多少人无家可归!

    但又能怎么样呢?

    王渊简在帝心,江彬只能退让;江彬深得宠幸,王渊只能无视。

    谁都弄不死谁,那就没必要互相攻击,除非哪天能够一招致命,否则闹起来各自都没啥好处。

    江彬陪着王渊行走一阵,突然说:“王侍郎哪日有空,不妨一起去鸣玉楼喝两杯?”

    “改日吧,朱佥都的好意,本人心领了。都是为陛下分忧,何必那么客气?”王渊委婉拒绝。

    江彬赔笑道:“王侍郎说得是。”

    鸣玉楼,就是江彬强拆民房而兴建的酒楼,王渊怎么可能答应去那里喝酒?

    江彬又试探道:“去年鞑贼南侵,不知王侍郎有何看法?”

    王渊说道:“全凭陛下做主。”

    江彬顿时心里有底儿了,抱拳道:“王侍郎深明大义,果然是陛下的肱股之臣。”

    王渊登上车辇,乘御驾而去。

    江彬看着王渊头顶的三根毛,那个羡慕嫉妒啊,琢磨着自己什么时候也弄几根。

    很快就会有的,江彬统御四镇军,练兵两年已有成效。再过个把月,就会怂恿朱厚照搞阅兵式,朱厚照甚至亲自统御一支部队为中军。

    一个阅兵式而已,因为军队训练有素,朱厚照龙颜大悦。遂赏江彬三根毛,许泰、李琮、沈周等将两根毛,兵部尚书王琼都挨着一根毛。相比王渊的灭国之功,如此封赏近乎儿戏,平白拉低了冠加三英的逼格。

    朱厚照就是这般随性,只要他高兴了,懒得一根一根赏,直接就赏你三英,也不管今后该怎么加赏。

    江彬慢悠悠回到校场,许泰不解道:“都督,何必跟他套近乎?他一个文官,终究跟咱们合不来。”

    “我不要他帮忙,只要他别捣乱就行,”江彬忧虑道,“陛下御驾亲征,必然招致群臣非议,反对者能少一个是一个。”

    许泰咂咂嘴:“也对。”

    这帮边将,已窝在京城训练两年,虽然不断升官,却总想着捞更大功劳。只要跟随皇帝出去打一仗,别大败而归即可,小败都能吹成大胜,到时候加官进爵啥都有了。

    最头疼的就是文官反对,如今,江彬已经笼络了兵部尚书王琼、吏部尚书陆完,再搞定一个御前红人王渊,阻力将会大大降低。

    江彬现在是啥职务?

    都督佥事,又称佥都督,正二品武官,升官跟坐火箭一样。

    但江彬还嫌不够,他连都督同知都看不上,想爬到五军都督的位置,最好能加三公、三孤衔。再把钱宁给挤开,将东厂、锦衣卫的大权捞来,到时候朝野上下谁敢不从?

    如此种种,就必须打仗!

    现在的江彬还比较有理智,等跟随皇帝打了胜仗回来,那才是真正的终极大BOSS。封伯爵,提督十二京营,提督东厂,提督锦衣卫。成国公都要给江彬稽首长跪,魏国公带着公卿大臣,站在江彬左右随时听令。届时,江彬飞扬跋扈,完全把勋贵、文官、太监视为奴仆。

    而朱厚照,也因为一场大胜丧失理智,从此变得越来越荒唐无稽。甚至在王阳明抓住宁王之后,朱厚照还想把宁王放了,自己亲率大军重新捉一次,把随军众臣雷得里焦外嫩。

    ……

    王渊乘坐车辇、骑着马儿,从承天门原路返回,身边还跟着一个太监。

    路过各部办事衙门时,王渊顺便回一趟翰林院。他在西域被升为礼部右侍郎,现在又被皇帝转为兵部右侍郎,应该去翰林院跟以前的同僚道别。

    如今的翰林院掌院,名叫蒋冕,是王渊的老上司。这货还兼掌詹事府,兼掌制敕房,顺便挂了一个礼部尚书的虚衔,都是刘春致仕之后让出来的位置。

    “王侍郎!”蒋冕颇为客气,主动打招呼。

    王渊笑着拱手:“蒋学士!”

    蒋冕是硬生生熬出头的,性格比较沉稳。这货十五岁就乡试第一,三十岁才考中进士,熬到将近六十岁,终于执掌翰林院和制敕房,做起事来四品八稳,可惜跟杨廷和穿一条裤子。

    见蒋冕面有忧色,王渊随口问道:“蒋学士有何烦心之事?”

    蒋冕叹息道:“开春以来,滴雨未降,今年北方的春耕恐怕……唉!”

    “这老天爷,确实该下雨了。”王渊抬头望天。

    正德年间,天灾不断。

    就拿京畿地区来说,连续三年冬季少雪、春季少雨,几乎年年都要祈雪、祈雨。今年更厉害,北方数省不下春雨,眼看着就要大面积春旱。

    蒋冕为啥忧心忡忡?

    因为他还挂着一个礼部尚书衔啊!

    无论干旱、洪水、地震、星象异常,但凡出现重大天灾,第一个被问责的就是礼部尚书,第二个被问责的才是皇帝。灾异代表老天示警,老天为啥示警?肯定是什么地方失礼了!

    如果再干旱一个月,蒋冕这位挂职礼部尚书就得请求辞职。如果再干旱两个月,真正的礼部尚书毛纪也得请求辞职。如果再干旱三个月,皇帝就应该反思自己的过错了。

    王渊跟蒋冕聊了几句,其他同僚也纷纷前来道贺。

    王渊的会试房师温仁和不在,回家丁忧去了,服丧时间比杨廷和还早。余本等人依旧兢兢业业,继续在翰林院苦熬,想升官估计得等到九年考满——王渊暂时帮不上忙,除非他们离开翰林院。因为留在翰林院升官太慢了,在这里升一级,相当于别的部门升好几级。

    经常跑去王渊家里,一起研究物理和数学的顾应祥,如今也不再担任锦衣卫经历,而是调往广东做道员(地方御史)。历史上,此君还曾配合王阳明剿匪,又亲自带兵去打海盗。如果王渊按照原计划,前往广东开海的话,有顾应祥配合会很好办事儿。

    可惜,王渊必须去浙江,那里连个熟人都没有。

    一路骑马返回家中,金罍、常伦等人纷纷过来道贺,约好了改日一起到酒楼吃饭。严嵩也出来说了几句,这货早已升为山东清吏司郎中,再熬下去就该升任户部右侍郎了。

    还有王渊的老丈人黄珂。

    历史上,杨廷和前脚回家丁忧,黄珂后脚就被扔去南京养老。而且是以兵部左侍郎的身份,被甩去南京当右都御史,谁让他是杨廷和的心腹呢?

    如今王二郎的面子大,皇帝没有对黄珂下手,依旧留在兵部当左侍郎。

    翁婿二人,一个兵部左侍郎,一个兵部右侍郎,着实让文武百官羡慕。黄峨的两个弟弟,远没到成年的岁数,已经有好多官员遣媒婆来说亲了。

    说起黄峨,王渊有些不敢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