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78【西域后事】
    中国古代的毛纺技术,在汉唐时期非常繁荣。

    羊种和织机从西域传到中原,中原的纺织技术也传回西域,长期互相交流促进,让两地的纺织技术都飞速发展。

    弹棉花使用的木弓,最早就是用来弹羊毛的!

    可惜五代以后,中原与西域长期断绝联系。元代倒是大融合了一段时间,但西北诸王叛乱,察合台汗国内讧,新疆地区的人种都换了一茬,各种传统工艺更是近乎断绝。到了明朝,新疆与中亚地区战争不断,遇到好几个只懂抢劫,却不事生产的苏丹,再加上贸易和交流中断,直接把新疆地区的毛纺技术打回原始社会。

    如今的吐鲁番、哈密等地,居然广泛使用皮绳弹羊毛。这种工艺弹出的羊毛,只能用来做毛毡,就连做毛毯都稍显粗糙。

    也有优良工匠可以纺毛纱,但需要两个人配合,纯手工进行捻制,纺出的毛纱粗细不一。只有顶尖工匠,能够纺出精致毛纱,但良品率超低且效率也非常感人。

    吐鲁番。

    剌把罕看着正在工作的梳毛机,眼睛里都冒着金光,兴奋道:“有了这种机器,就可以每天生出金子!”

    “还行吧。”王渊有些失望。

    这种台式梳毛机,英国那边几十年前就有了,属于被工业革命抛弃的玩意儿。

    天山南北的羊毛没法精梳,因为全是短羊毛。王渊虽然给梳毛机增添了精梳功能,也只属于“假精梳”而已,让梳出的羊毛稍微粗细均匀一些。

    至于羊毛纺纱机,直接把棉花纺纱机搬来,羊毛其实比棉花更好纺织。但必须进行局部改动,纺轮如果太重、太大,纺出的毛纱就特别粗,而且粗细很不均匀。纺轮的最优质量和大小,王渊跟学生们试验了十多次,终于得出最合适的数据。

    王渊跟学生们都没接触过毛纺,一切都从甘肃搬来的机器进行改进。

    嗯,明代甘肃的毛纺织业,远远比新疆和蒙古地区更加发达!有些技术,还是元朝从中亚传过来的,那个时候的东西方交流非常频繁。

    织布机的改动不是很大,用的就是天津那边的织布机!

    梳毛机、纺纱机、织布机,这三种机器拿出来,绝逼能把吐鲁番打造为西域纺织中心。不但可以收购天山南北各部的羊毛,甚至在人口充裕、生产扩大之后,还能收购哈萨克和乌兹别克的羊毛。

    工人去哪儿找?

    王渊烧杀抢掠一番,俘虏了三万多妇女。便是分给各部一些,都还剩下万余,而且大部分属于战争寡妇。

    这么说吧,陕西那边移民过来的单身汉,可以直接分配老婆,也算是促进民族融合了。

    只等工匠把机器做出来,对这些妇女进行岗前培训,就能建起巨大的纺纱厂、纺布厂。甚至,王渊还在研究针织技术,然后教导这些妇女织毛衣。

    “王总制,”朱当沍问道,“这些工厂,你要的股份是不是太少了?”

    王渊笑道:“不少,我只投入技术,剩下的就是白捡钱。”

    王渊决定开办股份制公司,西凉王朱当沍占股40%,关西七卫、牙木兰、亦卜次、卜儿孩、小列秃占股40%,便宜老丈人剌把罕占股5%,剩下的15%股份归王渊所有。

    一旦工厂红火起来,成为下金蛋的母鸡,这些部落与西凉王将结成利益同盟。

    王渊干脆直接对天山南北各部说,但凡谁敢打工厂的主意,纠集起来一起进攻吐鲁番,西凉王朱当沍就把工厂一把火烧掉!到时候,大家都别想赚钱。

    为了保护吐鲁番,甚至面临叶儿羌汗国入侵时,各部也必须出兵进行支援,因为失去吐鲁番大家都遭殃。

    “王总制,鞑靼十余万大军,入寇延绥、宁夏!”一骑快马狂奔而至。

    王渊收到这个消息,终于想起自己是陕甘总督,他的职责之一便是保卫陕甘边境。

    可现在也晚了啊。

    蒙古小王子秋天出兵,跑到大明抢掠一番,在风雪来临之前就会撤军。而王渊远在西域,等他跑去前线,估计蒙古小王子都回草原过冬了。

    王渊对此军情置之不理,跑去朱当沍的王府吃涮羊肉,顺便把王府长史张子皋也叫上。

    “移民都安置好了吧?”王渊问道。

    张子皋说:“只是暂时安顿下来,后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王渊说道:“没有妻子的,不管愿不愿意,给他们分配妇人成婚。只要会说汉话,生下来的子女就是汉人。”

    张子皋说:“单身汉还是有些太少,我们俘虏的吐鲁番妇女太多。”

    王渊笑道:“那就让他们有妻有妾,便是已经成婚的汉人,也可以分妾室给他们。反正,必须让吐鲁番的汉人快些多起来,只要粮食足够,每个人生他一堆都可以。”

    朱当沍顿时就笑了:“这些陕西移民也是造化,在家乡都快饿死了,跑来西域居然能有妻妾。”

    王渊对二人说:“吐鲁番各地,今后尽量鼓励各族通婚。甚至可以立规矩,只要是异族通婚,诞下子嗣之后可以减税三年!到时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发生叛乱的风险要小得多。”

    “这个主意不错。”张子皋点头赞许。

    朱当沍突然问:“王总制开春之后回京吗?”

    王渊摇头道:“哪里等得了开春?过几天就要走了。”

    朱当沍说:“这可下着雪呢。”

    “风雪无阻嘛。”王渊在吐鲁番待够了,想早点回家陪老婆。

    这几个月,王渊游览了许多地方。

    火焰山他专门去看了,眼红那边的煤田,但开采成本实在太高。因为靠近绿洲的地方,大部分属于自燃状态,人畜都耐不住高温。煤炭采出来得绕过很远的戈壁区域,在没有铁路支撑的情况下,想要开采使用纯属扯淡。

    根据后世的勘探结果,此煤田的煤炭储量居亚洲第一,且七成具备露天开采条件!

    唉,还是等哪天去山西玩吧,京城那边的蒸汽机也不知研发到什么进度了。

    王渊吃喝一通回到住宅,香香立即过来给他解衣脱靴。

    “夫君,现在就歇息吗?”香香已经会说汉话,但仅限于日常交流,而且口音特别奇怪,带着那么一丝羊肉串味道。

    王渊说:“我先看会儿书。”

    书是找张子皋借的,这厮以前有许多书籍,逃命时只带走一本《资治通鉴》。

    顺便一提,除了汉字书籍之外,王渊把地盘里的书全烧了。这个举动甚至激得某些人造反,王渊亲自带兵平乱,足足又杀了上千人,也算是西域版“焚书坑儒”。

    香香静坐在旁边,发呆一阵,突然想起去给王渊泡茶,然后也借着烛光开始练字。

    嗯,人之初,性本善,香香正在学习《三字经》。

    足把一篇《通鉴》看完,王渊才合上书籍,香香立即过来服侍,红着脸帮他除去衣服。

    接下来,自然是滚床单。

    王渊迫不及待想要回去,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水源不足,得隔好多天才能洗一次澡。又经常吃羊肉和奶制品,身上味道那个重啊,啪啪啪起来都感觉不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