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76【喜脉】
    豹房。

    皇帝和庄妃坐在花园中,张伟、朱英、李应、江彬、许泰、钱宁等人陪同。

    朱厚照兴致勃勃问道:“物理学派制作的热气球,真的可将伏地雷从高空扔下?”

    李应回答说:“禀陛下,当时的地形比较特殊。山谷当中常年有大风,且风向固定。臣只需提前选定地点,以绳索拴牢热气球于山坡,借大风之势,就可将热气球悬停于山谷上空。只要有敌军经过山谷,热气球上的士卒,便能往下边投掷。”

    “妙哉!”朱厚照拍掌赞叹。

    李应继续说:“当时伏地雷不断落下,敌军人马皆惊,山谷之中乱成一片。王侍郎长途奔袭两千里,连破西域诸城,又在关键时刻杀来山谷,将敌寇三万多军民顿时杀得抱头鼠窜。”

    朱厚照扼腕叹息:“可惜你等都未随二郎决战,朕想听亲眼所见之人,说说二郎是如何跟满速儿阵前单挑的。”

    朱英笑道:“皇爷,臣等虽未参与决战,却随王侍郎正面冲击四千余吐鲁番精骑。当时,我军骑兵来源杂乱,许多蒙古杂骑临阵退怯,王学士为激励将士,一马当先冲锋于前。其侍从袁达、西凉王朱当沍,紧随王侍郎左右,三人三骑直扑敌阵,杀得敌军本阵人仰马翻。我军将士遂士气高涨、万众一心,就连臣都忘却生死,与张伯爷一起率军前突。”

    朱厚照听得壮怀激烈,赞道:“你等都是朕之卫霍!”

    惠安伯张伟脸上有道长长的疤痕,耳朵都被斩落一截。他这次虽然没有升官,却恢复了太子太保衔,恢复俸禄的同时还加俸一级,并且荫一子为锦衣卫百户。

    朱英断了两根手指,今后恐怕再难上战场。他依旧属于御马监少监,虽然没有升官,却得到了新的差事,不但掌管龙骧四卫,还受命提督东官厅。用人话讲,就是朱英掌管天子亲军十七卫当中的四个,同时提督一半数量的京营(都是老弱病残)。

    李应直升正四品锦衣卫指挥佥事,并且属于实职,掌管直驾侍卫。也即是说,今后不管是祭祀宗庙、御驾亲征,李应都带着自己的手下,紧随皇帝左右保护安全。

    朱英和李应加起来,已经勉强可以抗衡江彬。

    “皇爷,兵部尚书王琼觐见。”司礼监少监卢明过来禀报。

    朱厚照点头说:“让他过来。”

    卢明是这两年兴起的宦官,以前跟杨廷和关系很好,还暗中勾结锦衣卫钱宁,三人一起对付江彬等边将。

    江彬已经成了大BOSS,谁都无法单独与之对抗,只能各自联合起来抵挡其压力。

    王琼跪地磕头:“臣叩见陛下。”

    “起来说话。”朱厚照点头道。

    王琼起身之后,朝众人抱拳致意,然后小心翼翼坐在旁边。

    朱厚照问:“王尚书,二郎在西域拓土两千余里,立下如此惊世奇功,可见我大明兵精将广。蒙古小王子数次南下,我欲率兵击之,你不妨弄一个章程出来。”

    很明显,皇帝被王渊的功勋刺激到了,也被那场献俘仪式弄得志得意满,居然想要御驾亲征去跟蒙古小王子开瓢。

    王琼猛吃一惊,只得委婉劝阻:“陛下,边镇入京训练仅两年,何妨再多训练一年半载?而且,各地反贼还未清除。就拿江西之贼来说,已经闹了数十年,应该将其清缴一空!”

    朱厚照没当回事儿,问道:“江西之贼,为何一直不能平定?你推荐个人选,替朕把江西之贼给平了。”

    王琼说道:“礼部右侍郎王守仁,可堪重任。”

    朱厚照笑道:“原来是王二郎的老师,那就派他去!”

    王阳明去年被王渊推荐,担任兵部右侍郎,巡抚辽东。因为有不得出境五里之外的奇葩规定,王阳明引诱海西女真主动来劫掠,设伏大破之,擒斩数百贼寇,只半年时间就吓得各部女真上表请罪。

    当然,也因此得罪了石玠。

    因为石玠是上一任辽东巡抚,当时海西女真多次犯边,朵颜三卫又跟其他部落互相攻击,搞得辽东各地贸易断绝,不再朝贡。石玠的做法是当和事佬,亲自出关,化解朵颜三卫与其他部落的矛盾,又安抚海西女真前来进贡,因此立功升迁,以右都御史的身份执掌都察院。

    石玠一离开辽东,海西女真再度劫掠边境,被王阳明设伏击败。但在石玠眼中,王阳明属于擅开边衅,把他安抚好的海西女真给逼得继续叛乱。

    以朱厚照的性格,自然更喜欢王阳明的做法,蛮夷部落,安抚个屁,打就完事儿了。

    就在前段时间,礼部尚书刘春,因为封王的事情得罪朱厚照。

    朱厚照立即让王阳明转任礼部右侍郎,并兼掌鸿胪寺事(鸿胪寺卿经常由礼部右侍郎兼任),等机会升迁王阳明当左侍郎。刘春年事已高,哪天生病请辞,王阳明就可以升为礼部尚书。

    嗯,王阳明也入了皇帝法眼,属于重点培养对象,朱厚照想让他执掌礼部。

    既然王琼推荐王阳明巡抚江西,朱厚照立即就顺口答应。但凡立下什么功劳,回京就是礼部左侍郎,朱厚照正愁没有借口给王大爷升官。

    于是乎,王阳明比历史上提前一年,被王琼推荐前往江西剿匪。

    江西的土匪可不好清缴,形成原因太复杂了。

    江西是整个大明朝,土地兼并最严重的地区,没有之一。

    一是因为江西出身的文官太多,二是因为明初封在江西的勋贵太多。这两个集团都是土地兼并的重要力量,现在扎堆聚在江西,老百姓的日子能好过吗?

    不但如此,江西的矿山还多,矿工被太监逼得走投无路,也只能选择去当土匪。

    最扯淡的是什么呢?

    许多百姓本来不想做土匪,他们投身文官、勋贵做佃户。文官和勋贵逼着他们当土匪,甚至发展到劫掠州县,又或者跑去其他省份劫掠,所抢到的钱财也得分润给文官和勋贵,而文官和勋贵则充当土匪的保护伞。

    因此,江西土匪越剿越多,几十年了还没有剿清。

    历史上,王阳明轻松剿灭几个最大的土匪团伙,剩下的土匪纷纷跑去投靠宁王。宁王起兵叛乱时,手下就有大量土匪部队,好几个将领都是以前的巨匪。

    甚至,此时此刻,宁王手下也养着一些土匪,专门为他聚敛财货。

    王阳明这次去江西,不仅是剿匪那么简单,还会遭到当地文官、勋贵集团的抵制。历史上,他剿匪一年,连破四十余寨,却越剿越难,只得上疏朝廷,说自己权力太小,无法指挥麾下将士。王琼立即给王阳明旗牌(王命旗牌,代表统军大权),允许他便宜行事,这才有了力量继续剿匪。

    “呕!”

    王琼还没走,庄妃突然恶心呕吐。

    众人一愣。

    惠安伯张伟立即大喊:“陛下,快宣御医!”

    御医来了,喜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