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62【坚壁清野】
    李三郎用刚学的蒙古语,指挥着手下的骑兵部队:“快快,让他们再快点!”

    生活于哈密绿洲的百姓,不分种族和部落,全部被强制迁走。

    哈密八城,只留哈密王城、拉木城和昆莫城,其余五城可以直接放弃。所有百姓,都被迁到这五座城中,由朝廷提供粮食和简易武器守城。

    从关内运来的军粮终于到了,由三家晋商联合运来。

    他们把粮食运送到哈密,可以从王渊手里获得盐引,这便是大明实行的“开中制”。

    有些商人直接在边疆屯田,生产的粮食直接卖给部队,同时还能获得盐引,这便是商屯与开中制的结合。

    可惜,随着政治腐败,开中制和商屯制都渐渐衰落。

    开中制的衰落,源于盐引乱发,只需贿赂权贵就能拿盐引,又何必千辛万苦运粮?商屯制的没落,源于勋贵和文官把持军粮征集权利,导致商人在边疆就近卖粮还要亏本。

    王渊这次为了得到军粮,直接以西域的茶马贸易权为诱饵,吸引晋商前来开中。只要他们把粮食运来,那些晋商不仅可以获得盐引,还能获得接下来几年的西域茶马贸易资格。

    经过长达半年的时间,军粮终于被晋商们送到哈密!

    “将军,有些百姓不愿离开家园。”一个蒙古骑兵过来禀报。

    张子皋冷笑道:“既然不愿离开,那就杀了吧。”

    李应惊道:“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百姓!”

    张子皋摇头道:“他们若不搬进城内,就肯定被吐鲁番掳走,然后成为苦力和送死的攻城部队。李将军现在不杀他们,过几天也要在守城时将他们杀死。”

    李三郎默然,仔细衡量得失,随即下令:“慈不掌兵,只能如此了。不愿搬进城的百姓,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在屠刀的催促下,搬迁效率迅速提升。

    李应领带王渊的弟子们,以及赶来哈密的火铳兵,还有原哈密守军,奉命驻守在哈密王城。

    朱英统率五百蒙古杂骑,纠集百姓守城,奉命驻守在拉木城。

    张伟统率五百蒙古杂骑,纠集百姓守城,奉命驻守在昆莫城。

    由于吐鲁番的多次劫掠,哈密八城及周边人口锐减,全部迁到三座城内居然一点也不拥挤。

    拉木城垮塌的一截城墙,也早已被简单修补,防止吐鲁番士兵一拥而入。

    当满速儿率领一万二千余骑来到哈密,顿时心都凉了!

    不管是牧场还是耕地,全部荒无人烟。特别是那些耕地,有些已经种完小麦,有些只种到一半,都扔在那儿无人打理。

    抢个屁啊,只能从地里刨已经发芽的麦苗!

    满速儿继续行军,终于来到一座城池,结果哨骑回来禀报:“速檀,城内空无一人,没有找到一粒粮食。敌人还把坎儿井堵了,我们若想取水,得先把坎儿井修好。”

    满速儿郁闷之下,带着部队继续前进。

    依旧是荒芜一片,连个鬼影子都见不着,前方撞见的又是一座空城。

    满速儿快疯了,只能下令:“今晚诸军城内,先把这里的坎儿井修好!”

    折腾了足足四天,吐鲁番大军终于来到拉木城外。

    这座城池比赤亭城要大得多,乃汉代宜禾都尉建立的屯城,由伊吾司马负责管理,主要责任是屯田、养马和打仗。

    城墙不高,沙土夯成,但对纯骑兵部队来说却高不可攀。

    怎么办?

    满速儿头大无比。

    他以前在哈密打仗,为了保证行军速度,都是不带任何步卒的。直接劫掠当地牧民和农民,用这些百姓当炮灰,临时制作简易攻城器械就搞定。

    如果城池防守严密,那就干脆绕城而走,继续到处劫掠便是。

    可王渊不按套路出牌,四五月份不顾生产活动,竟然玩了一出坚壁清野。

    看着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守军,虽然全是拿着简易武器的百姓,可满速儿还是没有任何信心能攻下。

    “速檀,要不回吐鲁番带步卒来攻城?”马贴火者建议道。

    “马贴”便是“穆帖义”,意为“顺从者”。之前被王渊阵斩的“马黑麻”,其实该翻译为“穆罕默德”,一听便知是什么名字。

    满速儿摇头说:“直接去哈密王城!”

    吐鲁番的步卒并不强悍,都是组建骑兵剩下的青壮。让他们守城还勉强,拉出来攻城就抓瞎了,而且数量太少根本不够在攻城时消耗。

    又是一番奔袭,满速儿来到哈密城下。只略微观察片刻,便绕城奔向东方,他不信关西七卫全都坚壁清野了!

    事实证明,王渊比满速儿想象中更狠。

    罕东左卫和沙洲卫的百姓,全都已经撤进沙洲城,满速儿同样找不到任何机会。

    王渊的坚壁清野命令,之所以能够顺利实施,多亏了吐鲁番这些年的残暴。他们以前玩劫掠,可是把曲先卫几乎灭族,安定卫也离灭族不远,其余几个卫所也人口锐减。

    这些部族的青壮,大部分都被王渊拉去打仗,剩下的老弱病残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自然很容易被带进城中躲避兵灾。

    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不是王渊担忧麾下的蒙古部族不配合。

    而是他麾下的蒙古部族,担心王渊带着军队一走了之。如果没有王渊聚集军队,关西七卫将重新变成一盘散沙,并且满速儿已经被彻底激怒,到时候就等着满速儿的疯狂复仇吧!

    就像吐鲁番各部,被逼得只能团结在满速儿身边。

    关西之地的蒙古部族,同样被逼得只能追随王渊,无论谁半途放弃都是灭族的下场。

    怎么办?

    满速儿不想再继续往东了,那边肯定也是坚壁清野。

    沙洲城墙不高,守军也就两三千,且大部分是老弱病残。满速儿在愤怒中下达命令:“制作云梯,下马攻城!”

    屁的云梯,沙洲附近本就没啥高大树木,仅有的一些也被提前砍伐了。

    满速儿连攻城器械都无法制作,他只能让士兵兜土抱石,运到城下垒成斜坡。

    守城的只有少数青壮,带领老人、女人和孩童,拼命朝城下抛击石块、木头、金汁等物。这些部族物资有限,铁箭全被骑兵带走了,老弱妇孺们只能零星射出骨箭。

    用了两天时间,付出近千伤亡的代价,满速儿终于冲上低矮的沙洲城墙。

    根本没有抢到多少财货,城中粮食就剩那么一点,也就牲畜数量稍微可观。如此寒酸的战利品,却是用近千精锐骑兵的性命换来,满速儿心头简直在滴血!

    满速儿不敢玩屠杀,而是押着两千老弱妇孺,去当炮灰攻打附近的瓜州城。

    瓜州城更矮,而且守军更少,同样战利品也更少。

    攻下沙洲、瓜州之后,满速儿不敢继续往东。因为根据探马回报,肃州城的汉军,很可能已经移驻赤斤堡,并且还有罕东卫和赤斤卫的老弱病残配合守城。

    更可怕的是,王渊率领的大队骑兵,从始至终都没有现身。

    万一满速儿带兵攻击太深,在赤斤堡外被前后夹击,那就等着全军覆没吧。

    押送着将近三千老弱妇孺,满速儿重新来到哈密城下。

    这些充当炮灰的无辜百姓,被弯刀逼着负土攻城,走到一半突然集体跪下。

    “升热气球!”

    李三郎一声令下,两个热气球从城墙上升起,用绳索系在那里充当瞭望台。

    “安拉在上!”

    满速儿麾下的骑兵,纷纷下马,朝着两只热气球匍匐跪拜。

    满速儿焦急大喊:“那不是安拉,那是色塔尼(魔鬼),是伊布里斯(恶魔)!”

    魔鬼守城,也不好攻打啊。

    被满速儿这么一吼,骑兵们不再跪拜,却也不敢再攻城。

    满速儿咬牙道:“杀掉老人,带着妇人、孩童和牲畜回吐鲁番!”

    吐鲁番骑兵就在哈密城外,向手无寸铁者举起屠刀,然后带着少量战利品撤退。

    从发现敌军坚壁清野开始,满速儿的行军速度就很慢。他甚至故意露出破绽,引诱王渊的骑兵来攻击,只要吃掉王渊那几千骑兵,整个关西之地都任他纵横,关西各城甚至都要主动投降。

    但从始至终,王渊的骑兵都没出现过。这让满速儿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那个憋屈,简直气得想要撞墙。

    撤退途中,满速儿同样行军缓慢,盼着王渊带兵来打他,无论埋伏、夜袭都可以接受,只要能跟他真刀真枪打一场就行。

    活见鬼了,旷野里一个敌人都找不到!

    李应站在哈密城墙上,目送吐鲁番大军西撤,喃喃自语道:“只盼若虚兄能够成功,否则关西之地就废了。”

    坚壁清野,说起来容易,实质上对己方有巨大危害。

    若非吐鲁番早将关西七卫劫掠屠杀好几遍,总共也没剩下多少人口,王渊根本坚壁清野不了。即便如此,今年的生产活动也近乎完蛋,王渊承诺大明朝廷会送来救济粮食。

    朝廷财政是个什么鬼样子,西域的蒙古人不清楚,王渊自己却是知道的。

    救济粮肯定有,但无法养活关西七卫。

    王渊只能通过抢掠吐鲁番,清空贵族们的金库,拿着财货向大明的商人买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