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47【热气球】
    “二哥,一路保重!”

    黄峨带着丫鬟夏婵,依依不舍将王渊送出家门。

    前两日,王全、王姜氏和王猛也走了,今后黄峨独自在家怪冷清的。

    王渊先去一趟军营,点检好自己的队伍,这才挥师绕着城墙往西北行去。

    其中,一千骑兵,皆从三千营选出,由御马监少监朱英统率;三千火枪兵,皆从神机营选出,由惠安伯张伟统率——这是典型的文官、太监、勋贵组合。

    皇帝非常贴心,没有给王渊使绊子。

    太监朱英曾与王渊两度合作,两人关系非常不错。

    而惠安伯张伟,曾跟随马中锡招抚刘六刘七,被言官弹劾得丢爵下狱。前不久才刚刚恢复爵位,他这戴罪立功的样子,也不敢跟王渊对着干。

    李应也跟来了,他在豹房干得心累,也不想跟江彬争宠,就向皇帝请求随军出征。这货把书童李忠都带上了,主仆二人踌躇满志,想要奔赴边疆沙场建功。

    此外,王渊还带了弟子十二人,宝朝珍负责管理那几百个随军工匠。

    王渊刚刚走出军营,就看到大门口站着三人,竟是归善王朱当沍和他的两个门客。

    王渊惊讶道:“王爷怎么来京了?”

    朱当沍哭笑不得道:“陛下重新派人审理案件,我也被带到京城接受问询。我发誓说自己没有谋反,愿意去北方戍边以证清白。没想到……陛下真让我跟着王学士去西北打仗。”

    “那就一起走吧。”王渊点头说。

    看来,朱厚照是想和稀泥了,因为制造冤案的太监温祥、锦衣卫韩端、大理寺少卿王纯,全都是皇帝信任重用的人!

    处理他们,等于朱厚照自己打自己的脸。

    特别是太监温祥,那是皇帝的身边人,传圣旨口谕什么的,近年来都是这家伙在跑腿儿。

    朱厚照派温祥去审理谋反案,无非是给他立功的机会,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制造冤案,收了银子就敢诬陷一个郡王。

    现在,皇帝选择和稀泥,把归善王扔给王渊,出去打几年仗回来,也就没人再记得此事。至于太监温祥,事后被皇帝扔去浣衣局,这辈子是别想再翻身了。

    还有就是,皇帝特别欣赏朱当沍,这位郡王勇武过人,朱厚照不想看到其才华被埋没了。

    朱当沍不仅勇猛,而且刚烈。历史上,他遭受冤屈,被贬为庶人,直接当着朝廷官员的面,一头撞死在墙上以证清白,导致皇帝下令重新复查此案。

    大军绕着城墙,来到城西北方的驿站,送行队伍早就已经在哪里等候。

    金罍、常伦、余本、张潮、张翀、许成名等同科进士,顾应祥、严嵩等朝中同僚,还有王文素、王晹、蒋信等诸多弟子。

    此时会试已经结束,殿试还未开始。

    王渊的诸位弟子和同道当中,方楷、刘储秀、箫鸣凤、徐景嵩、谷高、席春、席彖、王晹、史道,一共九人考中今年的进士。可惜,到处安利物理学的狂信徒赵锦,因为太沉溺于做实验而名落孙山。

    这九个人里边,席春和席彖都未正式拜师,因为他们是王渊座师席书的亲兄弟。甚至,他们对物理学也不怎么感兴趣,这一年来借口温习功课,已经很少出现在物理实验室。

    另外,史道比较倒霉,会试考中之后,突然接到消息,说他亲爹死了。只能放弃殿试,立即回家奔丧。

    这种情况,三年服丧期满,下一届殿试可以补考。因此,正德九年的进士,还有正德十二年的进士,都将与史道属于同年!

    众多年轻弟子当中,王晹是最活跃的,物理学派的哲学体系建立他居功至伟。学习最好的则是方楷,这家伙出身阴阳世家,国子监物理学社便是由其创立,现在整天在研究天体物理学,而且还拥有自己的天文望远镜。

    “若虚兄,慢走!”罗江、田秋站在金罍身边,朝王渊抱拳告别。

    王渊笑道:“二位有心了,恭喜罗兄、田兄金榜题名。”

    罗江就是王渊在云南参加乡试,跟王渊住同一个院子的云南士子。田秋则是贵州思南府士子,正德六年因为生病而没有赴京赶考。今年两人同时考取进士,罗江甚至会试排名第三十位(总共录取四百人)。

    田秋考中进士,则更具代表意义。从今以后,大明朝堂的贵州人,终于不再是王渊孤零零一个。

    “先生,一路保重!”

    上百位弟子齐声呼喊,把其他送别者惊得侧目不已。

    王渊拱手道:“诸君且回,努力向学!”

    说完,王渊翻身上马,大喝一声:“出发!”

    望着数千人的队伍远去,罗江忍不住感慨:“三年未见而已,若虚兄竟已如此威风。不但建功无数、陛下信赖,而且还有弟子无数。换成在云南的时候,你我如何想象得到?”

    “是啊,他都已经做总督了,我们才刚刚考过会试而已!”田秋咋舌道。

    金罍笑道:“若虚兄文武全才,堪称国士无双,不可以常理而论之。”

    常伦则以羡慕的眼神望向远方,喃喃自语道:“好男儿,就该当沙场建功,便是马革裹尸也死得其所。我何时才能提兵杀敌?”

    常伦在大理寺的人缘非常不好,金罍还只是高傲而已,这家伙则愤世嫉俗。每次遇到冤案,因上官包庇而无法惩治凶手,常伦就会写诗写曲,指桑骂槐的到处传播,已经得罪了好几个朝中大佬。

    罗江、田秋二人,跟着王渊的弟子们,一起回城前往物理学院参观。

    “罗兄,田兄,这便是先生亲自题写的对联!”王晹表现得非常热情。他跟罗江、田秋二人属于同年,罗江、田秋又是王渊的故友,这些关系叠加起来特别亲密。

    田秋仰望着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好联,若虚兄才高八斗,吾自愧不如也!”

    罗江则问:“为何横批是‘气理合一’。”

    王晹解释说:“因为此联暗合气理大道。物理学派的‘气理合一’,便是王门心学的‘知行合一’,同一个理念,不同的叫法而已。”

    “这幅对联怎么包含气理大道?”罗江怎么也想不明白。

    “是这样的。风声雨声……”王晹又开始了忽悠,逮着各位士子可劲儿安利物理学。

    今年的会试第一名霍韬,此刻踱步来到书院大门前。他仰望那副对联,不禁赞道:“王学士的才学,果真名不虚传,不愧是状元出身。”

    走到里边,又看到一副对联,霍韬拍手道:“三千越甲可吞吴,王学士好气魄!”

    王晹突然走过来:“阁下可知物理学?”

    霍韬说道:“你们这个书院叫物理学院,想来物理学也与此有关。”

    王晹笑道:“且随我来。”

    霍韬跟着王晹来到内院,却见一个藤筐,还连接着巨大的布包,中间装着什么东西似乎正准备点燃。

    “这是何物?”霍韬问道。

    王晹解释说:“热气球。虽然还未试验过,但根据物理学的浮力知识和热胀冷缩原理,只要气囊内的空气受热膨胀,密度低于气囊外的温度,就能像舟行于水那样,在天空中飞起来!”

    霍韬瞪着眼,听得是一头雾水:“????”

    物理学派的超级学霸方楷,此刻站在框内,大喊道:“点火!”

    立即有人举着超长火把,将气球下方的燃料点燃。随着气球渐渐充盈,藤筐也带着方楷飞离地面,甚至随着东南风飞越城墙,直接来到北京城的上空。

    霍韬愣神道:“这不就是孔明灯吗?”

    王晹笑道:“孔明灯能带人上天?而且,你知道孔明灯的原理吗?我们物理学派知道,早就研究得清清楚楚。”

    “愿闻其详。”霍韬感觉很有意思,这位会元正在稀里糊涂入坑。

    方楷站在藤筐里越飘越高,他取出望远镜,兴奋地观察着地面。偶尔伸手调整火焰大小,以控制热气球的飞行高度。

    “快看,有神仙白日飞升!”

    北京城内,突然有人指着热气球,顿时引来无数百姓仰望高空。

    一些人跪地磕头,顶礼膜拜;一些人争相追逐,欢呼大叫。

    以春天的风向,热气球从城南起飞,正好要飘过豹房上空。

    豹房内,太监和侍卫奔走相告,胆子小的直接跪拜磕头,被朱厚照宠幸的番僧也领着众和尚念经。

    朱厚照问道:“大师可知此为何物?”

    番僧合十作揖:“阿弥陀佛,此乃陛下与娘娘虔诚向佛,佛陀降下护法巡游皇城,保佑庄妃早生皇子且能健康长大。”

    朱厚照拍拍番僧的肩膀:“大师,你以后还是老实念经吧,此乃王二郎及其弟子发明的热气球。”

    “呃……”

    番僧噎了一下,随即赞叹:“王学士果然有佛缘,竟能请来护法降世!”

    “哈哈哈哈!”

    朱厚照大笑不止,从此不再信仰佛教。

    物理学院内,上百弟子欢声雷动,追逐着天上的热气球疯狂奔跑,逢人便说这是物理学派在做实验。

    一个热气球实验,就让物理学派增加了六十多个学生,好多没考上秀才的京城士子都跑来拜师。

    物理学,正在大明朝茁壮成长,朝着不可磨灭的方向前进。

    物理学院的每一个学生,都将是传播科学的种子,带着物理学在各地生根发芽。

    (第五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