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44【朱厚照的逆鳞】
    又是一日朝会。

    “滚!”

    朱厚照勃然大怒,指着户部员外郎黄体大吼:“将此人削职为民,立即逐出京师!”

    “陛下三思!”群臣纷纷劝阻。

    杨廷和帮着求情说:“陛下,乾清宫灾,百官奏事,并无不妥之处。即便黄员外郎触怒龙颜,贬官即可也,不应削职为民。”

    连一向在内阁当神仙的费宏,都忍不住发言:“陛下,不如将此人调至远方担任杂职。”

    吏部尚书杨一清也说:“陛下,可贬他到广东,担任兴宁县学训导。”

    一个户部员外郎,从五品实权京官,正经的进士出身。居然被远远贬去广东,担任县学的教务处长,直接被打成从八品末流杂官。

    简直是往死里惩罚!

    而朱厚照居然不接受,认为太便宜此人了,怒吼道:“不允,必须削职为民!”

    户部员外郎黄体究竟干了啥?

    他也就借着乾清宫灾,拿边将、番僧、佞臣说事而已。大家都在议论,并无任何不妥,但他偏偏提及太后和皇后,让皇帝拿这种事情去征询太后和皇后的意见。

    朱厚照顿时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炸毛了,死活要将此人削职为民。

    这是非常诡异的反应,也是《明武宗实录》的记载中,朱厚照极其少有的失态行为。他去年经筵被骂成那样,何瑭直呼其为昏君,也只是把何瑭贬去当州同知而已。

    一旦牵扯到张太后,朱厚照便会失态。

    皇帝和太后之间,绝对有不可缓和的巨大矛盾!

    再联系朱厚照刚刚继位那两年,不断给寿宁侯张鹤龄赏赐,其家奴侵吞盐课也能被原谅。很快却态度大转变,寿宁侯以小妾病死为借口,请地为小妾修建坟墓,却被朱厚照下旨大骂一通。

    包括朱厚照决定搬去豹房居住,对太后及其娘家态度转变的分水岭,恰好是传说中的亲外公郑旺被处死!

    一切都太巧合了,让人不得不怀疑皇帝确非太后亲生。

    “退朝!”

    朱厚照咆哮着拂袖而走,从此又不上朝了,果然没有坚持到一个月。

    户部员外郎黄体,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用无辜的眼神望向群臣,表情可怜得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

    因劝谏皇帝而遭受廷杖,或者被贬官,便是被贬为县学训导,那都可以邀名买直,被当场打死还能留下清名。可削职为民是什么鬼?一切都没啦!

    黄体欲哭无泪,更惨的是他连怎么回事都不清楚。

    文武百官则若有所思,猜到皇帝的逆鳞是什么,从此谁也不敢拿太后说事儿。

    杨廷和、梁储、费宏三位阁臣,跟着皇帝一路前往豹房,由于今天皇帝心情不好,他们谁都不敢率先开口。

    朱厚照生气道:“有事就说!”

    杨廷和只能拱手道:“陛下,翰林院侍读学士王渊,已经数次越阶升迁,不宜再升迁过快。礼部右侍郎可是正三品,而王学士不管在翰林院还是詹事府,都只是从五品官职,连升五级不足以服众!”

    “怎么又提起这个事?你们都说好几天了。”朱厚照愈发烦躁。

    梁储躬身道:“陛下,此事关乎吏治,我等阁员不得不说。”

    朱厚照估计是被烦得不行,专门让人查过资料,此刻举出例子问:“三位可知彭纯道?”

    杨廷和、梁储、费宏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道彭纯道。

    彭时,字纯道,正统十三年状元,正统十四年便入阁参预机务。

    也即是说,这位老兄,在考上状元的第二年,就直接超阶提拔成为内阁大臣!

    杨廷和辩解道:“陛下,彭阁老属于特例,正逢土木堡之变,蒙元余孽兵临城下才紧急入阁的。而且,彭阁老以翰林院修撰的身份入阁,之后也不过被提拔为翰林院侍读,并未如王学士那般超阶升官。”

    朱厚照咧嘴一笑:“要不,我就仿效彭纯道旧例,让王二以翰林院侍读学士的身份入阁?反正三位阁臣也太少,不如让王二也来当阁臣。”

    杨廷和、梁储、费宏呆立当场,瞬间不再言语。

    皇帝铁了心要干啥,大臣如何反对得了?有太多方法让内阁闭嘴!

    崇祯年间的魏藻德更厉害,状元出身,两年进内阁,四年当首辅。不过嘛,只当了两个月首辅,李自成就杀进北京城。

    朱厚照笑道:“又或者,让王二去当少詹事?”

    三位阁臣,被怼得更加不敢说话。

    少詹事,正四品而已,比礼部右侍郎低两级。

    但是,礼部右侍郎依制只有一个,实际任命却可以有无数个。而少詹事,定额虽然只有两个,同样可以任命无数个。但特别提拔一个不满二十岁的状元当少詹事,其背后的政治意义就意味深长了。

    少詹事是啥玩意儿?

    太子的老师当中,班次排第二那个!

    杨廷和是少詹事出身,梁储也是少詹事出身,他们现在都是内阁大臣。

    朱厚照越想越愉快,拍手道:“就这样吧,依你们的意思,不能让王二升迁太快。他现在是侍读学士兼左春坊左谕德,正好可以提拔为少詹事,谁也不能挑出错误来。”

    三位阁臣默然退下。

    少詹事都当了,侍郎还远吗?今后皇帝随便找个由头,都能升王渊做侍郎,别说什么右侍郎了,直接升左侍郎都在情理当中!

    朱厚照还是感觉不满意,他打算让王渊担任这次会试的副主考,可惜王渊的资历实在不够啊。

    历年会试惯例,主考必为阁臣,而且还要挂职吏部尚书,没有挂职也得临时挂一个。副主考必为翰林院学士,而且是实际执掌翰林院那种,挂职学士没有资格当副主考(除非正职学士生病或死亡)。

    王渊只是侍读学士,距离翰林院学士还远得很。

    不过同考官肯定要给一个,不但王渊当了同考官,跟他关系较好的同科进士余本、张潮等人,也是正德九年的会试同考官。

    唯独杨慎不在。

    杨公子的继母去年病逝,他带着妻子扶柩归乡,今后三年都得在四川丁忧。

    这位老兄也是倒霉,眼看着三年进士期满,马上就能升官了,偏偏遇到继母病逝。

    不仅如此,杨慎的爷爷同样病重,估计活不了多久,杨廷和到时候也得丁父忧回乡,朝廷局势必然再度大变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