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38【李知府和李兵宪】
    王渊带着两百运军,风风火火杀到东昌府。

    附廓府城的聊城知县,听闻消息被吓得瑟瑟发抖,以为自己往年贪污的事情被发现。他在县衙走来走去,焦躁万分道:“王二那官屠来了,必是来斩我的,如之奈何!”

    亲信安慰道:“观王学士所杀之人,似并不追及过往。更何况,县尊清正廉洁,又怕他作甚?”

    “对,对,我清正廉洁!”知县连连点头。

    不廉洁也得廉洁,谁让这位知县的治所,就在东昌府城之内呢,他上边还有一个铁腕知府压着。

    东昌知府名叫李珏,弘治十八年进士。在当知县的时候,就敢受理魏国公抢占民田的案件,因得罪刘瑾而下狱(魏国公贿赂刘瑾),后来在刑部工作号称“断案如神”。

    东昌府被反贼攻陷之后,李珏被紧急升任为知府。

    他刚刚赴任,就逼着富户出银子和粮食,以工代赈修缮残破城墙,又建好几座关桥方便百姓通行。

    此君属于基建狂魔,历史上,他走到哪儿建到哪儿。同时还性格火爆,后来做徐州知府,亲自率军剿灭巨盗,都等不及秋后问斩,自己审理出罪大恶极者,当着徐州百姓的面直接用火烧死!

    八年时间,从知县升任知府,李珏完全是靠政绩干出来的。

    王渊还没进入府城,就已有师爷等候多时,而且语气强硬道:“王学士,李府尊有令,不准你的二百士卒入城。至于作奸犯科者,已审讯完毕关在大牢,为首之人乃东昌府通判曹亮,另有吏员若干。”

    王渊笑道:“李知府动手好快!”

    那师爷又说:“李府尊有言,王学士虽执尚方宝剑,但东昌府事,自有东昌知府管制,不必劳烦王学士拔剑。”

    “哈哈哈哈!”

    王渊大笑,说道:“既如此,那我定要去拜会一番。”

    那师爷答道:“李府尊有言,王学士若不相信他,可直接去大牢审讯罪犯。至于见面,就不必了,李府尊不想见王学士。”

    王渊感觉这位知府蛮有意思,笑道:“不见就不见,帮我带句话,就说王二得罪了。”

    临清州也属于东昌府管辖,王渊在李珏的地盘上杀人,都不跟人家知府打声招呼,遇到脾气强硬的肯定不高兴。

    而李珏,恰好就是吃软不吃硬的臭脾气。

    王渊对事不对人,反倒觉得李珏很合自己胃口。当即让报信的御史,自己去牢房验证情况,自己则带兵坐船返回临清。

    府衙。

    这位三十三岁的年轻知府,问回来禀报的师爷:“王二走了?”

    “走了。”师爷答道。

    李珏又问:“他有没有不高兴?”

    师爷说:“此人跟府尊一样,都是任事之臣,不想耽误时间。府尊动手把贪污官员抓住,省了他不少功夫,想必心里是很高兴的。”

    李珏的心情,则颇为复杂。

    一方面,他欣赏王渊敢于任事,跟自己是同一类人。

    一方面,他羡慕王渊杀伐果断,恨不得自己也有如此权力。

    一方面,他又讨厌王渊在自己地盘搞事儿,而且不提前跟自己商量一下。

    至今,王渊都没来东昌府拜过码头,也没去济南府跟山东三司主官接洽。全程通过信件联络,虽是商量的口吻,却跟下达命令没啥两样。

    如此举动,气得山东三司和东昌知府,全都不愿掺和临清州的水利工程,也不主动给王渊提供任何帮助。

    “还是年轻气盛啊。”李珏感慨道,话语中更多是羡慕。

    李珏也想像王渊那么干,可惜他没有皇帝撑腰,许多时候都无法顺着心意当官。

    师爷笑道:“府尊,或许你可以跟王学士多多联络。”

    李珏脾气硬得很,不屑道:“他王二圣眷正隆,我现在主动去联络,岂不成了刻意巴结他?君子不为也。”

    这货也是意气风发,没遭受过什么挫折。

    他就一个三榜进士出身,又非庶吉士,直接外放当知县,正常情况下升官很慢的。可在刘瑾弄权期间,他居然敢同时得罪魏国公和刘瑾,瞬间闹得满朝皆知其名。刘瑾倒台之间,他直接从知县升为刑部员外郎,接着又是刑部郎中和知府!

    当然,从刑部郎中调任知府,真说不好是升是贬,更像以连升两级为名,直接将其排挤出朝堂。

    但一个三榜进士,八年时间做到知府,绝对属于官场罕见。

    接下来,就该接受社会毒打了。

    因为李珏朝中无人,多半会在地方上一直打转,这辈子很难再有做朝官的可能。结交王渊,是他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惜李珏不屑这样做!

    师爷暗自叹息,也不再劝,因为他知道李珏的脾气。

    师爷离开书房,李珏却慨然叹息。他不想亲近王渊,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有点害怕王渊的清廉,或者说自惭形秽!

    李珏也贪,否则他怎么养得起师爷?只是贪得较少而已,去年修缮东昌府城墙,他就从中贪污了三百两——比起大多数官员,已经算得上清官了,但跟王渊没法比啊。

    用脚后跟思考,都知道王渊肯定分文不贪,否则绝不敢提着尚方宝剑到处杀人。

    “好个王二郎,吾自愧不如也。”李珏喃喃自语。

    另一位官员就从容得多,山东兵备副使李充嗣,亲自把最后一批灾民送到临清。或者说是流民,因为各种原因青黄不接,吃不饱饭往济宁汇聚,现在全都被李充嗣扔给王渊当劳工。

    在历史上,李充嗣和王阳明,是平定宁王叛乱的两大功臣。

    宁王叛乱的前一年,李充嗣就在南京加强防备,又把杨锐安排在战略要地安庆。若非如此,宁王的叛军可以直取南京,哪有王阳明从容应对的时间?

    而且,李充嗣和王阳明,在不同的地点,同时谎称朝廷派来了十万大军。两相印证之下,把宁王吓得智商掉线,之后频频出现重大战略失误。

    也因此,两人后来成为至交好友,李充嗣还在嘉靖朝帮王阳明复官。

    把灾民送到的同时,李充嗣还提醒道:“王学士,朝廷派来了一位工部侍郎、一位右副都御使,你要小心为上。”

    “我知道,多谢李兵宪提醒。”王渊笑道。

    修建大型工程,一般都有三位主官,可以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往往是太监、重臣和御史的组合。

    王渊在山东瞎鸡儿搞,内阁收到一大堆奏章,怎么可能不派人过来查看?

    如果王渊搞砸了,他们就弹劾建功;如果王渊搞对了,他们就分润功劳。

    甚至,多半还打着捞一票的主意,毕竟做工程都油水丰厚。

    李充嗣说:“等朝中来人了,我尽量帮你顶着,你这边须加快工期!”

    王渊抱拳道:“李兵宪的好意,在下记住了!”

    李充嗣笑道:“我只不过是不想有人来捣乱。”

    李充嗣是反贼肆虐山东时,紧急任命的兵备副使,这一年多来可谓功勋卓著。武将打胜仗他有功劳,战后赈济他也有功劳,王渊修水利他还有功劳,半年之内必定再次高升,怎么可能容许最后关头出现差错!

    虽然跟杨廷和乃是四川同乡,但李充嗣可不会依附谁。

    这位老先生是成化朝庶吉士,一把年纪了还巴结小辈?大不了辞官归乡!

    如今的三朝老臣已经没剩几个,个个都属于神仙,便是皇帝都不会轻易处罚。顶多,也就升官扔去南京养老,而且官还不能给得太小。

    李充嗣直接选择留在临清,帮王渊应付官面上的事情。

    有了李充嗣帮忙,什么事情做起来都名正言顺。因为兵备道官员职权很杂,不但可以调动地方部队,后来甚至还监督学政,连科举都能掺和一脚。

    右副都御使和工部侍郎来到临清之后,李充嗣天天陪他们打太极拳。

    想管事?很抱歉。

    想查账?请随便。

    只三天时间,新来的两位大臣,就彻底宣布放弃,直接跑去跟知州马纶吟诗作对。

    这账根本不用查,一看就知道没油水,因为耗费的钱粮太少,少得让人怀疑王渊在搞豆腐渣工程!

    眼看着即将开春,王阳明终于来了,刚好能够分一份政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