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21【贵州开科】
    九月九,重阳节。

    大家已经习惯了皇帝路数,只有在各种特殊节日,才会亲自来上朝一遭,散朝后顺便赐宴给群臣。

    王渊照常在外边打完哈欠,来到奉天殿半眯着眼睡觉。

    右都御史王璟出列奏报:“刑部主事陈良翰之妻程氏,杀奴婢分其尸藏于木柜。隔日,又欲杀一婢女,未遂。陈良翰及其妻程氏,已下锦衣卫狱,俱得招供。都察院覆议,认为程氏穷凶极恶,按律当斩。刑部主事陈良翰纵妻行凶,应夺其官身,发配戍边!”

    包括王渊在内,睡意立即消失无踪,群臣都对这个事情感到惊讶。

    奴籍也是人,自然有人身权益。

    虽然杖杀奴婢的事情,在明代时有发生,而且大多数都不惊动官府。但这个程氏也太凶残了,居然杀了奴婢还分尸,而且杀上了瘾欲杀其他婢女。

    朱厚照也有些生气,说道:“京城重地,天子脚下,居然有杀人分尸之事。准都察院奏,问斩程氏,流放陈良翰!还有,这个刑部主事陈良翰,究竟是谁举荐的,一并追责到底!”

    杨慎的脸色非常难看,因为这个陈良翰,乃是丽泽会成员,而且是杨慎的四川老乡。平时挺正直一个人,怎会治家不严,放任妻子搞出杀人分尸的事情?

    王渊也总算想起来,今年正月十六,他还在画舫上跟陈良翰一起喝酒赏灯呢。

    立即有官员出来背锅,识人不明,罚俸三月。

    礼部尚书刘春随即出列:“陛下,顺天府乡试已毕,主考王渊、副主考吴一鹏有功,请褒奖之。”

    王渊面无表情,不喜不悲。

    吴一鹏却面露喜色,他已经在翰林院熬了好多年,中途还被刘瑾扔去南京吃闲饭,如今总该给一个詹事府职务了吧。

    杨廷和、梁储等人则大皱眉头,因为礼部尚书刘春的发言,完全绕过了内阁,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朱厚照笑嘻嘻说:“是该褒奖。翰林院侍读学士王渊,升授朝议大夫;翰林院侍讲学士吴一鹏,升调南京国子监祭酒。”

    吴一鹏猛然探头,傻傻望着皇帝,一脸的黑人问号。

    这位翰林院侍讲学士,如果不出意外,只能一辈子留在南京吃闲饭了。谁让他被杨廷和推荐出来当副考官呢?

    “唉!”

    杨廷和暗自叹息一声,手持笏板有苦难言,皇帝打击报复起来没完没了啊。

    今天刚上朝没多久,杨党就被罚俸一个,被流放一个,被扔南京一个。

    杨一清眼观鼻,鼻观心,默然不语。

    突然,又有人绕开内阁做事,而且还不是帝党。礼科右给事中许瀚出列:“陛下,臣弹劾翰林院侍读学士、顺天府乡试主考官王渊!”

    王渊歪着脑袋朝此人看去,搞不明白弹劾自己做什么。

    朱厚照问:“你特意加个顺天府乡试主考,是要弹劾王学士舞弊?”

    “非也,”许瀚拱手道,“臣弹劾王学士主考乡试,出题时,大题、小题各出一半,竟有截搭题、枯窘题出现!乡试、会试,为国取士,皆出大题。小题非理学正统,割裂经义,离经叛道,岂可任其为之?”

    朱厚照满脸微笑,问王渊:“王学士,你有什么要自辩的?”

    王渊辩解道:“陛下,科举小题,正统朝便已有之,朝廷并未禁绝。既未禁绝,便可为之,臣不知哪里有错。”

    许瀚怒道:“王学士,你那道枯窘题,可知坑害了多少士子?”

    王渊笑道:“若连《孟子》都背不熟,取之何用?并且,这次顺天府乡试第八十七名,此人虽然忘记了题目出处,但他知道‘螬’字是什么意思。洋洋两百言,其文章颇为不俗,我搜卷的时候也将其补录了。”

    群臣哗然,感觉王渊就是在乱搞。

    哪有忘记题目出处,就因为文章写得好,便考试过关做举人的?

    王渊又说:“那些截搭题,我也没有出无情搭,全都是有请搭,并无任何难度可言。我出小题,只是为了避免有人死记硬背历年程墨!”

    真有人靠背科举范文而录取的,而且为数还不少,王渊说得也有道理。

    许瀚懒得跟王渊扯淡,直接跪下说:“臣请求陛下,从今往后,明令禁止乡试、会试出小题!”

    “臣附议!”又有几个言官冒出来。

    这些言官有个特点,全是弘治十五年、十八年进士。他们的处境非常尴尬,背后靠山早就滚蛋了,刘瑾乱政期间又无法正常升迁,现在想投靠谁也得排队才行,只能到处弹劾官员邀名求赏。

    朱厚照仔细想了想,他不愿因为这点小事,而跟言官们闹得不愉快,当即说道:“准奏。今后乡试、会试,不得再出小题。”

    言官们非常高兴,特别是许瀚,他的建议被皇帝接受,等于又添了一笔政绩。

    朱厚照又问王渊:“王学士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渊本来没啥好说的,既然皇帝问起,那就多说几句呗。当即拿着笏板出列:“臣恳求陛下,允许贵州自开乡试!”

    此言一出,群臣皆惊,全都看向王渊。

    捅马蜂窝了!

    首先表示反对的就是杨廷和:“贵州边僻之地,学校甚少,士子不足。擅开乡试,则靡费无度,徒耗钱粮而已。”

    都御史乔瑛也说:“陛下,贵州自开乡试,还需谨慎议之。不可因王学士考中状元,又出自贵州,就让贵州自行开设乡试。”

    给事中安磐言道:“贵州自有实情。其余省份,皆有两位布政使,唯独贵州只有一位布政使。何也?流官太少,土官太多,遍地土司蛮夷。贵州科举亦如此,学校几何?士子几何?每届乡试也就两千贵州生员应考,有时只有千余人。为这千余人单设乡试,置上万士子应考的省份于何地?”

    一个又一个官员站出来反对,而且全是出自中榜地区的官员!

    南北榜官员反而默不作声,笑看中榜狗咬狗内斗。

    为何如此?

    因为大明会试,是按比例录取的,中榜地区只占10%。

    一旦贵州单独开科,必定相应增加举人名额。但贵州举人名额增加了,中榜进士比例却不会变,等于将有更多贵州举人,跟中榜其他省份争抢进士名额。

    而王渊这边,一个支持者都没有。

    只因贵州十多年没出进士了,最近的一个贵州进士,还是王渊同学的哥哥詹恩,已经病死了七八年。满朝文武,只有王渊是贵州人!

    王渊手执笏板,微笑不语。

    等反对者全都表态之后,他才感叹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等皆为中榜官员,为何闹得如此地步?”

    安磐冷笑道:“王学士,我等在讨论国家大事,请不要分什么中榜、南榜和北榜。”

    王渊觑了此人一眼,朗声道:“我请问安给事中,你说贵州流官太少、土官太多、遍地蛮夷、士子稀缺,所以才不适合单开乡试。是这个意思吗?”

    “难道不是实情?”安磐反问。

    王渊又说:“那我请问安给事中,我等为何要做官?”

    安磐义正辞严道:“上报君王,下护黎民,为大明江山社稷耳。”

    王渊笑道:“那么请问,贵州可是大明江山?贵州百姓可是大明子民?”

    “自然是的。”安磐哪敢说不是。

    王渊喝道:“贵州既是大明江山,你就忍心看着贵州一直为土司把持吗?贵州百姓既是大明士子,又为何称之为蛮夷?即便他们不会说汉话,不会写汉字,难道不应该推行教化吗?贵州士子为何稀少?正因为教化不力所致!越是如此,越应该在贵州开乡试,让更多贵州百姓沐浴圣德。等到有一天,贵州蛮夷也能遍布朝堂,那才能彰显圣天子之恩!难道,你不愿大明朝廷教化贵州蛮夷?你究竟有何居心!”

    “我……你……强词夺理!”安磐被怼得不知如何辩驳。

    王渊突然话锋一转:“陛下,此人曾陷陛下于不义,请诛之!”

    安磐气愤道:“你血口喷人,我何时陷陛下于不义了?”

    王渊质问道:“正德四年,是不是你怂恿陛下追夺恩师诰命?”

    全场死寂,无人说话。

    不止安磐脸色剧变,另有几个言官也浑身一哆嗦,就连朱厚照都有些脸色不自然。

    刘瑾弄权期间,不但逼走刘健、谢迁等大臣,还要夺去他们的诰命和赏赐。平江伯陈熊被流放海南,属于追夺诰敕的漏网之鱼,刘瑾便责令科道官员严查。

    而安磐等人趁机上疏,说刘健、谢迁这些家伙十恶不赦,不仅要夺去其本人诰命,还应该将其妻子、父母、祖宗三代的封赠一起夺去!

    如今,刘健、谢迁的封赏虽然已经恢复,但那些言官的无耻上疏,却是他们这辈子都洗不去的污点。

    朱厚照颇为尴尬,说道:“王学士,不要提陈年旧事,今日只谈贵州乡试之事!”

    王渊微笑着走到大殿中央,问道:“诸位同僚可知,本人参加乡试的时候,曾在半路上被土匪劫道?当时山道狭窄,只容两人并行。上百土匪堵截前后去路,又在山坡上投石射箭,欲置我等贵州生员于死地!”

    朱厚照点头道:“我听李三郎说起过。”

    王渊继续说:“幸好我还有几分武艺,策马奔行于山壁,一刀斩其匪首,复又冒着箭雨,纵马杀溃山上的数十匪徒。这才有惊无险的前往云南参加乡试!贵州士子的艰辛,你们有谁能体会?”

    群臣愕然,无言以对。

    王渊又说:“我是贵州宣慰司人,前往云南乡试尚且要走二千余里。更远的,还有思南、永宁等府卫,他们要走三四千里!可不是中原和江南的几千里路,沿途根本没有水道可行舟,也没有平坦官道可纵马。盛夏之时,山岭险峻,瘴毒侵淫,匪贼横行。有多少云南士子,病死、累死、被贼人杀死在赴考途中,你等晓得厉害吗?杨阁老说贵州士子不足,当然不足!每次乡试,都有近半贵州士子,根本无法顺利走到云南考场!”

    王渊扫视众臣,冷笑道:“我若没有以一敌百的武力,今天就没机会在这里说话,早就成了贵州山道里的一具枯骨!你们觉得,所有贵州士子都能以一敌百吗?那也别考文举了,让贵州士子都去考武举更好,保证能杀得蒙古小王子不敢南向!”

    “哈哈,此言妙哉!”最后两句话,把朱厚照逗得笑出声来。

    王渊用拿刀姿势拿着笏板,喝问道:“还有谁反对?且与我辩论一番!”

    无人说话。

    朱厚照笑道:“既如此,准许贵州自开乡试。”

    礼部尚书刘春提醒:“陛下,贵州若开乡试,当专设一提学使,不能再由云南提学使兼任。另外,单独开科,贵州举人名额也该增加。”

    朱厚照道:“理应如此。”

    这个政策传到贵州,全省士子欢欣鼓舞,皆视王渊为贵州学界的英雄。第一任贵州提学使,来到贵阳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立碑,把王渊的开科事迹刻上去,否则这位提学使别想获得当地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