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210【带皇帝逛窑子】
    “唉,可惜啊,实在可惜!”

    半夜回家,黄峤一路长吁短叹,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曾屿惋惜道:“此女左脸纯净无暇,右脸却如夜叉罗刹。便是要毁容自保,也不止于此,她对自己太狠了。”

    “难怪如此才艺高超之女子,教坊司会将她卖到聚贤楼。”王廷表摇头道。

    教坊司里边的都是官妓,除了正常营业之外,更重要的职责是接待官员。但凡才貌俱佳的女子,教坊司都不可能外放,除非青楼出得起足够价钱。

    顾倌人属于户籍落在教坊司,所有权却被卖到青楼,属于官妓当中的私妓。这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但宣德年后就司空见惯了。

    若有谁为她赎身,不但要给青楼银子,还得给教坊司银子,里里外外要出两次钱。

    刘大馍说道:“虽为教坊司罪官之女,但亦堪称刚烈贞洁,我等还是不要背后议论为好。”

    “确实,此乃奇女子也,不可出言亵渎。”冯驯说道。

    话虽如此,但众人还是叹息不已。

    要知道,顾倌人脸上的伤疤,是用瓷片生生划出的,比寻常刀疤还更可怖。再加上其身处教坊司,破相之后便不受重视,当时连个大夫都没请,自行痊愈得留多重的疤痕啊。

    有些地方,肉还是往外翻的,令人视之而生厌!

    偏偏她蒙上面纱,或者只看左脸,又确实妩媚动人,强烈的反差让人心生怜悯。

    周冲和袁达早已在码头等候,王渊带着他们穿过两条胡同,便与杨慎等人分开回家。

    随后几日,王渊都没出门。

    阴阳先生已经看定日期,正月二十八属于黄道吉日,届时就可以去黄家下聘,这几天王渊都在准备聘礼。

    直至正月二十七,元宵灯会已经结束两天,王渊才佩戴豹牌直入豹房。

    朱厚照正在练兵!

    边镇虽然还未正式入京,江彬、许泰所领的边军,一共三千人左右,却直接进皇城在豹房训练。

    这很扯淡。

    朱棣当年虽然轮训各地军士,却都在城外军营操练,哪有把士兵弄进皇城的?别说皇城,若谁敢带兵进外城,朱棣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斩首!

    “皇爷,王学士来了!”随侍太监过来禀报。

    朱厚照骑在马上,手握刀柄,笑着说:“让他过来。”

    王渊走到豹房校场,发现钱宁和李应皆不在,皇帝身边只有江彬、许泰两位边将。

    很明显,李三郎已经失宠了。

    不过朱厚照还算念旧,在轰走二人之前,给钱宁加俸且升衔,把李应升为锦衣卫千户。李应继续统领豹房足球队,朱厚照偶尔会去看球,如此也不算彻底失势。

    顺便一提,去年朱厚照生日,一口气收了一百多个干儿子。江彬和许泰也在其中,他们现在应该叫朱彬、朱泰。

    “陛下!”王渊抱拳行礼。

    朱厚照笑道:“二郎,你看我训练的士卒威武否?”

    王渊完全不给面子,答道:“恕臣愚钝,真看不出来。”

    江彬依旧面带笑容,许泰却被激怒了。

    许泰是江彬引荐给皇帝的边将,城府远远比不上江彬,而且受宠得势之后异常跋扈。这家伙已经飘到没边,居然当场质问王渊:“王学士,这些都是百战精兵,如今又严加操练数月,如何还不能入王学士法眼?”

    王渊反问:“毫无征兆之下,半夜吹号集结,他们多久能在校场整队?”

    许泰冷笑:“哪有不提前打招呼,让士卒半夜集结的,王学士读过兵书吗?”

    “咳咳!”江彬连声咳嗽,提醒队友不要乱说话。

    王渊笑道:“陛下应该知道。去年臣训练六千士卒,只一个半月时间,就能做到半夜集结,一刻钟不到的士卒还要受到惩罚!”

    朱厚照点头说:“确实如此。”

    江彬拍马屁道:“王学士文武双全,当世仅有,臣不如也。”

    许泰突然不做声了,他敢当场质疑王渊,却不敢跟江彬唱反调。

    王渊又说:“陛下不如把那六千士卒,也一并招来豹房训练,让边军学学什么是纪律。”

    “此法甚佳,”朱厚照点头道,“明日便招他们进城,仍由潘……潘什么来着?”

    “潘贵。”王渊说。

    “对,就是潘贵,仍由潘贵坐营。”朱厚照道。

    王渊继续说:“臣练兵的法子,一日一操,风雨无阻,还经常半夜加操,也不知这些边军是否撑得住。”

    朱厚照冷笑:“撑不住也得练,朕可不养无用之兵。”

    王渊还在进谗言:“就怕两位将军爱兵心切,见到自己的士卒吃亏,跑到陛下身边告潘贵的刁状。”

    不等朱厚照说话,江彬连忙表态:“绝不可能!”

    朱厚照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一支军队饱经沙场却欠缺纪律,一支军队纪律严明却缺少阵战,把两支军队放在一起训练可以互相促进啊。

    而且,自从江彬杀良冒功被揭露之后,朱厚照也发现身边江彬的人太多。他立即对随侍太监说:“传令御马监少监朱英,让他立即带六千士卒来豹房。那些兵依旧由他统率,但需交给潘贵坐营训练,擢升潘贵为指挥佥事!”

    江彬深吸一口气,把王渊恨得牙痒痒,却又不得不暂时忍耐。

    王渊笑道:“臣与陛下多日未见,甚至想念,不如今天一起去城里喝酒。”

    朱厚照哈哈大笑:“这是二郎头一回邀朕喝酒,肯定要给面子,且等我换身衣裳。朱彬、朱泰也一起去吧,都把衣裳换好。”

    江彬和朱泰立即领命。

    王渊毫无顾忌地说:“两位将军名声不好,臣又是文官,怕被人说闲话。”

    朱厚照若有所思的看了王渊一眼,点头说:“那你们两个就别去了,继续在豹房练兵,把李三郎叫上便可。”

    王渊立即跟着朱厚照去换便服,只留下江彬和许泰在校场。

    许泰大怒:“此贼欺人太甚,必须除去!”

    江彬阴恻恻道:“你以为我不想吗?他差点害我被老虎吃掉。但人家是状元,而且是文武双全,可以带兵打胜仗的状元。若我们与他起争执,陛下只能留一个,肯定是把他留下,你我皆可被陛下抛弃。”

    “那就直接杀了,”许泰狗胆包天,“听说此人住在城外,可令军士扮做盗贼,半夜杀进去放一把火,给他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许泰本人并不傻,他只是一朝得势,有些忘乎所以。

    而且,许泰以前跟王渊打过交道,就在斩获刘六刘七那一战。是许泰先发现贼首刘惠的,到嘴的肥肉却被王渊抢去,心里早就怀有怨恨,此时再见便恨上加恨。

    江彬死盯着许泰,仿佛在看一个智障,他也懒得反驳,只是问:“你敢单枪匹马,追杀数百贼骑几十里吗?”

    “当然不敢,”许泰笑道,“这些只是传言,还能当真不成?”

    江彬叹气道:“唉,我派人打听过,确属实情,良乡县无数百姓亲眼目睹的。如此骁勇之人,你派多少人去杀他?若是去得少了,怕不被他单骑追回军营!”

    许泰还在嘴硬:“那就设伏于街巷!”

    江彬气得肝疼:“你若想死,别拉上我。”

    许泰其实心里看不起江彬,他曾祖父受封永新伯,正经的勋贵爵爷。他爷爷是羽林军指挥使,他父亲是锦衣卫千户,他则是实打实的武状元。江彬自己也是羽林军指挥使,只不过以副总兵的身份协防宣府,因此被视为边将而已。

    相比起来,江彬算个什么东西!

    但形势比人强,江彬受到皇帝宠幸,许泰不得不跟着抱大腿。

    ……

    听说可以跟着皇帝微服私访,李应直接扔掉足球,欢天喜地跑去换衣裳。

    三人不敢从午门出去,那边人多眼杂,稍不注意就要被文官找麻烦。

    即便贵为皇帝,微服出宫时,也得从北安门或西安门离开。

    这次走得便是北安门,从豹房校场过太液池,便来到内官监和司设监。两监紧挨着北城门,附近全是太监,就算看到了也不敢吱声。

    朱厚照每次出皇城都很高兴,笑问:“二郎欲带我去哪里喝酒啊?”

    “聚贤楼。”王渊说。

    朱厚照哈哈大笑,指着王渊揶揄道:“想不到二郎也逛青楼!”

    朱厚照本来不逛窑子的,也不知道聚贤楼是什么地方。自从江彬受宠之后,就经常带着皇帝出入教坊司和青楼,江彬也因此多了一条被御史弹劾的罪状。

    相比而言,钱宁虽然也贪,也飞扬跋扈,但还不至于带着皇帝逛窑子。

    王渊今天就是要让朱厚照见见顾倌人,试探一下朱厚照的喜好。根据王渊对皇帝的了解,朱厚照很可能对顾倌人感兴趣,能在宫里多一条线路也未可知。

    说实话,顾倌人蒙面的时候魅力很大,王渊都看得有些心动了,所以才说愿意为其赎身。

    只是取下面纱怪吓人的,王渊难免以貌取人,对顾倌人没有丝毫欲望可言。

    或许,皇帝就好这一口呢!

    若是能诞下一个皇子……

    王渊仔细打听过了,朱厚照几乎不去后宫,甚至有人怀疑皇后还是个处。豹房里倒有不少女人,但朱厚照也不经常留宿,反而跟干儿子们喝酒大醉共眠。

    你说皇帝好男风吧,他对干儿子的长相又不挑,只要武勇或者幽默即可,甚至还有那种满身横肉、肥肉的大块头。

    王渊总觉得皇帝的性能力有问题,因为自卑才不敢留宿后宫,用荒唐贪玩为借口掩人耳目。

    当然,这只是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