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94【报纸】
    自从黄峨前来求学之后,实验室助理李婉,彻底沦为端茶倒水的打杂工。

    准备、收拾、管理实验器材,黄峨一个人就包圆了。有时候人手不够,她还充当实验记录员,甚至渐渐开始帮王渊做实验,而王渊只需提出想法并全程指挥即可。

    就拿今天来说,王渊刚刚来到实验室,所需实验器材就已经摆好,黄峨正坐在那儿慢悠悠研墨。

    “小妹,早啊。”王渊笑着打招呼。

    丫鬟夏婵抢着接嘴:“可不是我们来得早,是王学士来得太晚,此刻都已经巳时了。”

    王渊怀里抱着两只小猫咪,解释道:“久未活动,今早起床操练一番,又骑马围着宅子跑了一圈。”

    黄峨抿嘴微笑,把座位让开说:“王学士,墨已经研好了。”

    王渊把两只小猫放下,对黄峨说:“多谢小妹。”

    黄峨心里甜丝丝的,左一声小妹,右一声小妹,把她喊得心花怒放。

    “哇,这两只猫儿好乖,王学士上哪抱来的?”夏婵在实验室倍感枯燥,此刻完全被猫咪吸引了注意力。

    王渊说:“自家大猫生的。”

    土木三杰,两公一母,已经后代无数。

    从冬末到夏初,皆为豹猫的发情季节。王渊把土木三杰接到城外时,王大爷家附近的母猫,已经有好几只怀孕,而土木三杰里的母猫也怀孕了。

    那只怀孕母猫,叫钢筋。

    一共生下五只小猫,送给王大爷一只,送给顾应祥和杨慎各一只,剩下两只被王渊抱着见天撸。

    “喵~~”

    主仆两人纷纷蹲下,各自抱起一只小猫,瞬间就少女爱心泛滥。

    黄峨戳着猫耳朵问:“王学士,这是狸花猫吗?耳朵好长,跟我以前见的不一样。”

    王渊说:“它们的爹不知道是谁,它们的娘是一只野生铜钱猫。”

    这边正撸猫聊天,突然杨慎前来拜访。

    王渊与杨慎互相抱拳之后,黄峨也带着夏婵行礼:“杨家哥哥万福!”

    “小妹多礼了。”

    杨慎打声招呼,便递给王渊一本小册子:“若虚请收下!”

    王渊随手接过一看,却是丽泽会的会刊《丽泽集》,而且是用蜡纸刻印技术制作的。他又摸了摸印出来的文字,居然不怎么掉色,顿时赞道:“好墨!”

    杨慎笑着说:“我尝试了二十多种油墨,总算选出最适合蜡印的一种。而且此墨价钱适中,成本并不太高,贫寒士子也能买得起此类刊物。”

    “用修兄费心了。”王渊颇为高兴,既然杨慎选出合适油墨,他就不必再去慢慢尝试。

    杨慎同样很高兴,说道:“应该致谢的是我。有了蜡纸刻印机,今后《丽泽集》可半年出一份,不但可以发给社中同道,还能赠送给其他好友。便是印它几百份,也不过多费些蜡纸而已。此物于士子而言,堪称旷世杰作!”

    王渊感慨道:“可惜蜡纸还是太脆,稍不注意便碎了。”

    杨慎笑道:“篆刻蜡版是个细致活。”

    这种蜡纸刻版印刷技术,因为实在方便省事,首先在京城各衙门流行起来。

    千万不要觉得印刷质量太差,朝廷衙门就嫌弃不肯用。

    宋代有一种蜡刻技术,即用蜡板代替木板,搞另类的雕版印刷。不但刻版更容易,印刷之后,可融蜡进行重新雕刻。那玩意儿的印刷效果更差,经常字迹模糊不清,却在宋代衙门中非常流行。

    只因衙门越大,各种文件就越多,传统印刷成本太高,让吏员誊抄又太费时间。

    现如今,京城各衙门的文吏,简直把王渊爱到骨子里,蜡印机至少省去他们三分之二的办公时间!特别是邸报发行衙门,以前二三十人干几天的工作,现在一个人做半天就能轻松搞定。

    但凡拥有蜡印机的部门,除了需要存档的重要文件,其他公文已经全部选择蜡纸刻印,这导致官方生产的蜡纸供不应求。

    民间已有造纸坊,接下生产蜡纸的买卖,可劲儿的抢占先机赚银子。

    在篆刻蜡版时,吏员们也非常讲究,短时间内便摸清门道。他们知道如何顺着铁板纹路刻字,才能让字迹变得更加自然悦目,并且不约而同的使用“宋体字”。

    真正意义上的宋体字,本就是在明朝因雕版而定形。使用宋体字的书籍,明朝文人称之为“宋刻本”。这种字体非常适合刻刀,也非常适合铁笔刻蜡版,篆刻省事而且字迹清晰。

    既然有合适的油墨,可让蜡印制品掉色不严重,为什么不能办报纸呢?

    刊名就叫《物理学报》,在《物理学刊》的基础上,删除一些太艰深的内容,增加一些新闻、戏曲、小说、笑话。这肯定是很有市场的,不但能传播物理知识,还能在一定范围内影响舆情。

    王渊对杨慎说:“用修兄,吾欲办报,可否约你几篇文稿?诗词、戏曲、小说、散文皆可。”

    杨慎笑道:“朝廷已有邸报,私人办报谁看啊?”

    “总有人看,”王渊说,“吾欲办报卖给市井大众,让老百姓都知道有物理一学。”

    杨慎一口答应:“既是卖给百姓,那我就写几首散曲。”

    王渊取出一颗碎银子:“此乃润笔之姿。”

    “何须如此?”杨慎不收。

    王渊说:“这是规矩。今后有人投稿,但凡录用,皆给润笔之资。”

    “那我就收下。”杨慎也没当回事。

    报纸在唐朝就已经有了,发展至明朝达到巅峰,但全都是手抄报纸。其名称有很多,诸如朝报、京报、塘报、牌报、邸抄、急选报、日报传抄等等,这些报纸统称为“邸报”,主要受众群体是官员和吏员。

    比如陈新甲,历史上便是因报纸而死。

    当时,洪承畴被俘、祖大寿投降,李自成攻陷洛阳,张献忠成功突围,大明朝内外交困,崇祯皇帝就让陈新甲与满清议和。

    但这个议和是秘密进行的,崇祯皇帝发给陈新甲数十道手诏,每次都说一定要严加保密。有一天,陈新甲看过皇帝手诏之后,将其放在几案上,家童误以为是邸报,于是拿去传抄。

    百官为之哗然,纷纷劝谏弹劾。崇祯皇帝为了甩锅,居然把陈新甲给砍了,说议和不关自己的事儿。

    为何陈新甲的家童,会悄悄传抄邸报?

    为了赚钱!

    邸报是朝廷发给天下官员和吏员的,民间知识分子想了解天下大事,商贾们想知道各地时局,就必须从官吏家属那里花钱购买。

    明朝邸报只是技术落后而已,全靠手抄。但观其内容,可谓精彩绝伦,跟后世的新闻报纸相比毫不逊色。

    比如红丸案,在外地为官的倪元璐,通过大量阅读邸报,就能清楚了解朝堂局势,知道这是东林党和崔巍党在激烈斗争。

    又比如王恭厂爆炸案,当时的报纸这样记录:“……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长安街空中飞坠人头,或眉毛和鼻,或连一额,纷纷而下……石驸马街有大石狮子,重五千斤,数百人移之不动,从空飞出顺城门外……”

    写得多详细啊,还尼玛空中飞坠人头,读起来就让人瘆得慌。

    做出决定之后,王渊立即写报纸策划案。

    日报肯定没法搞,那就做旬报吧,十天发行一期。版块暂时定为:时政、新闻、诗词、散文、戏曲、小说、数学、物理。

    朝廷并不禁止让民众知晓时政,之所以邸报只发给官吏,纯粹是因为官府懒得抄那么多份。只要王渊不提前泄露信息,摘取邸报已经公示的时政进行刊印,就不会承担任何政治风险。

    新闻也以邸报为主,暂时只刊载某某地受灾、某某地有反贼、某地米价暴涨之类。等投稿或报讯的人多了,就能刊载一些家长里短的社会新闻。

    其他版块内容最好搞,数学和物理版面,可由物理社内部提供。文学版面由官员或士子提供,只要报纸搞出影响力,那些士子为了发表作品,怕是倒贴银子都愿意。

    等王渊把报纸策划案写好,黄峨观之兴致盎然,问道:“王学士,我能用化名投稿吗?”

    “当然可以。”王渊笑道。

    黄峨随便想了想:“那我就叫光明居士。”

    黄峨,字秀眉,四川人。于是把峨眉山化为笔名,峨眉山又称大光明山,她当然就是光明居士啦。

    王渊突然想起以前给沐公爷讲的故事,笑道:“小妹,贵州有一个女鬼的民间传闻,不妨我来讲述,你将其写成小说,一并刊印在报纸上。”

    “好啊。”黄峨很高兴跟王渊合作,对此跃跃欲试。

    王渊当即开始讲述,结果刚讲一段,黄峨就提出异议:“‘兰若’本就是佛寺雅称,天底下怎会有寺庙叫‘兰若寺’?”

    王渊对佛经一窍不通,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瞎扯道:“可能是以讹传讹,你随便给佛寺取一个名字吧。”

    黄峨问道:“贵州的哪位佛陀香火最盛?”

    “药师佛。”王渊回答。

    黄峨说:“那就叫琉璃寺。”

    王渊笑道:“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