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87【皇帝新宠】
    老虎的这个举动,把笼中之人都吓得不轻。

    在笼外看老虎是一回事,近身直面虎啸又是另一回事。本来豪情万丈的朱厚照,被近在咫尺的呼啸声,吓得几乎肝胆欲裂,当即就有点站不稳了。

    “陛下当心!”众人纷纷大呼。

    王渊低声呵斥:“都噤声,不要激怒老虎。笼子里的人太多,后面的慢慢退出去,人越多越碍事。你等出笼之后,去另一边搞出声响吸引老虎注意力!”

    外围的太监和侍卫,全部悄悄离开虎笼,溜向虎笼另一侧,打算敲打铁栏杆制造声响。

    王渊又说:“陛下,慢慢后退,不要转身,也不要退得太快,更不要有激怒老虎的举动。”

    朱厚照吞咽口水,艰难的向后挪动脚步。他退一步,老虎就逼近一步,若非这家伙已经吃饱,此刻肯定将朱厚照当场咬死。

    王渊郁闷提醒道:“陛下,你方向退错了,笼口在这边!”

    朱厚照额头冒出细汗,脑子已经完全懵逼,根本不知道调整撤退方向。

    眼见朱厚照快被逼到角落,之前出去的太监和侍卫,也已经到了指定位置。

    钱宁和李应都被吓傻了,他们想要救皇帝,却不知道该怎么动手。

    江彬却朝前走了几步,模仿动物咆哮的声音,作势欲往老虎扑去,老虎果然被吸引注意力。紧接着,后方笼外也传来声响,老虎下意识转头观望。

    “陛下,快朝这边来,慢慢的过来!”王渊低声喊道。

    朱厚照已经慌了神,根本压不住速度,居然开始往外疾走。老虎听到声响立即转身,继续把注意力放到朱厚照身上。

    “吼,吼!”江彬张牙舞爪,继续模仿野兽的扑击姿势。

    老虎随即又转向江彬,根本不管笼子外面的敲敲打打。

    朱厚照见状连滚带爬,加速冲向笼口方向,老虎被刺激得转身欲扑皇帝。

    王渊感觉不妙,连忙上前几步,一脚踹中江彬的屁股,让他作势欲扑变成真的扑出去。

    “谁人害我?”江彬欲哭无泪,勉强站稳之后,连滚带爬往后退。

    老虎也吓了一跳,扔下朱厚照不管,转而直接扑向江彬。

    “陛下快跑!”王渊大喊。

    朱厚照奋力奔跑过来,被钱宁和李应左右接住,搀扶着飞快离开虎笼。

    王渊也跑到虎笼外边,顺手还把大门给闩上。

    只剩江彬一人留在笼内,老虎纵身扑击,将这家伙直接扑倒。江彬下意识举臂格挡,咔嚓一声,手臂瞬间骨折,痛得他直冒冷汗,却又咬牙不敢发出声响。

    有太监拿来一副铜锣,当当当敲个不停。

    趴在江彬身上的老虎,被铜锣声吓得慌忙退后,虎视眈眈望着笼外的众人。

    江彬已被吓得魂飞魄散,见状立即往笼外爬,也不管刺不刺激老虎了,反正一心只想着出去。

    等江彬爬近了,侍卫才将笼口打开,迅速将其拖出,然后连忙重新关闭。

    眼见所有人都脱险,惊魂未定的朱厚照,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惊险啊,老虎可真是威风!”

    钱宁凑趣道:“皇爷是真龙天子,刚才那一场好戏,可谓‘龙虎斗’也!”

    这个马屁太低劣,明显拍到马腿上。

    朱厚照的哈哈大笑,无非掩饰尴尬,钱宁却硬要重新提起,等于是在揭皇帝的伤疤。

    换成平时,钱宁肯定没这么傻,但他被老虎吓糊涂了,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

    朱厚照果然发怒,而且当场就表现出来,呵斥道:“龙虎斗个屁,朕刚才遇险的时候,你都在干些什么?”李应也被殃及池鱼,朱厚照骂道,“还有你,平时自称豪勇,怎么刚才都不敢吭声?”

    “臣有罪!”钱宁和李应立即跪地请罪。

    一味责罚只能凸显自己的无能和智障,朱厚照接着又开始表扬:“王二郎很好,临危不乱,指挥若定,不愧为朕之肱骨。江彬也不错,敢以身犯险,吸引老虎注意,堪称忠勇!”

    王渊抱拳说:“分内之责而已。”

    江彬虽然被老虎拍断一臂,但到现在都没惨叫过一声,他忍痛咬牙,单膝跪地道:“为君而死,乃人臣本分。能用臣的一条贱命,换来陛下龙体安康,臣便是死了又何妨!”

    “好,你是大大的忠勇之臣!”朱厚照龙颜大悦。

    经此一事,钱宁即将失宠,江彬即将崛起。

    王渊说道:“陛下,朱指挥(钱宁)和李三郎,刚才并非不顾陛下安危,他们只是不知该如何营救而已,生怕自己胡乱施为反而害了陛下。”

    李应立即磕头谢罪。

    钱宁感激地看了王渊一眼,哭嚎道:“陛下,就像王学士说的那样,臣真的想救陛下啊,若是怕死又怎会留在笼内?臣只怕稍有异动,反而将老虎激怒了!”

    朱厚照还是比较重感情的,虽然心里有疙瘩,却挥手道:“好了,别跟哭丧一样,朕知道你们的心意。”

    王渊又说:“陛下,江游击受伤不轻,还是快请御医吧。”

    “对,快宣御医!”朱厚照下令道。

    江彬看向王渊的眼神满是怨毒,显然已经知道谁在踹他屁股,害他刚才差点被老虎吃掉。他跟王渊视线一接触,立即低头说:“多谢陛下关心,多谢王学士挂怀,臣一点小伤不算什么,武将哪有不受伤的?”

    朱厚照越看江彬就越顺眼,高兴道:“江游击果然豪勇,受此重创居然不皱眉头,关公刮骨疗伤也不过如此!”

    江彬说:“陛下过誉了,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惜命,这只是本分而已。”

    朱厚照感慨道:“话虽如此,可又有几人能做到?”

    钱宁下意识的感觉不对劲,不能任由江彬发挥下去,立即接话:“陛下,王学士就能做到。王学士多次冲击上万贼寇,又敢身先士卒以少胜多,全然不顾自身安危,只为竭尽全力忠君报国!堂堂正正之战,贼寇披坚执锐,可比一只老虎危险得多!”

    朱厚照联想到王渊的作战经历,不禁点头说:“确实如此,王二郎可谓人臣楷模。”

    李应也跟着说话:“王学士不但不怕死,而且还不爱财。臣听说,他考上状元所收礼物,全都捐给遭受兵灾的百姓了!便是他授赐的良田,也尽量给佃户减租,只为让百姓能够过得更好。”

    钱宁和李应都是锦衣卫,互相之间本有争宠的意思。此刻杀出个江彬,却让他们两个联合起来,并且拉上王渊一起对抗。

    实在是,江彬表现得太精彩,而且又是个会说话的,一番言语就讨得皇帝欢心。

    朱厚照微笑点头,赞许道:“王二郎确实难得。”

    好不容易得到圣眷,居然被两个锦衣卫分散皇帝注意力,江彬此时把钱宁和李应也一并恨上。他不顾手臂疼痛,磕头大喊:“恭喜陛下,有王学士这般文武双全之良臣,必定开创我大明中兴盛世!”

    “好,很好,你们都是朕的中兴臣子。”朱厚照更加高兴,完全把刚才跟老虎的误会忘得一干二净。

    江彬给御医拉去治伤,王渊等人则陪着皇帝用膳。

    厮混一阵,皇帝前去如厕。

    钱宁避开随侍太监,对王渊说:“王学士,小心江彬此人,他刚才的眼神不对劲。”

    李应说:“我也看到了。”

    钱宁又说:“以此人的心机,若非被老虎吓坏了,估计他对王学士的仇怨都不会表现出来。”

    王渊点头道:“我知道。”

    钱宁低声道:“我等三人,皆为陛下近臣,今后当不分彼此,定要将江彬此贼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