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86【皇帝作死啦】
    王渊终于又要去上朝了,曾经肆虐京畿的反贼已平,就连朱厚照都必须出来露面做做样子。

    候朝期间,王渊发现文武百官都面带喜色,一个个高兴得就跟过年似的。

    王阳明正在跟一个年轻人聊天,王渊立即过去见礼:“先生!”

    王阳明冲王渊点头致意,身边的年轻人则殷勤万分,作揖差点作成九十度:“见过王学士!”

    “这位朋友有些面熟。”王渊一时没想起来。

    王阳明介绍道:“这是我新收的学生,陈洸字世杰,跟你同科进士,前日刚刚受任户科给事中。”

    王渊抱拳道:“原来是世杰兄,有礼了!”

    陈洸笑道:“你我皆入先生门下,今后定要好生亲近亲近。”

    潮汕地区的朋友,想来熟知陈洸之大名。他在潮汕被称为陈北科、陈国舅,出现于各种戏曲文学作品当中,而且都是刚直聪明的正面形象。

    但在《明史》里边,陈洸又是奸臣的代名词,与民间形象完全相反。

    其实都不怎么准确,这家伙属于政治骑墙派,在嘉靖大礼议当中反复横跳三次,并帮助嘉靖皇帝对杨廷和派系进行了致命攻击。

    刚开始,他站在嘉靖一边,这基于他的政治敏感性;后来杨廷和势大,陈洸被迫在请愿书上署名,等于跳到了杨廷和那一边;接着又被仇人弹劾,得知自己即将被杨廷和派系外放,立即跳回去帮着皇帝说话,而且展现出一个打十个的超强政斗实力。

    若非自身黑材料太多,后来被政敌抄底攻击,陈洸绝对能在嘉靖朝轻松入阁。

    这家伙演技十足,依靠同乡郑一初的推荐,拜到王阳明门下求学,竟让把王大爷都蒙蔽了,完全掩饰住自己投机者的面目。现在,他又对王渊热情无比,张口闭口就是王渊的军功,恨不得自己也提刀上阵杀敌。

    王渊也因此对其好感大生,笑道:“世杰兄太过吹捧在下了,只是为君解忧而已。”

    “何谈吹捧?”陈洸大义凛然道,“贼寇肆虐数省,让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若虚兄甘愿冒死上阵,解天下百姓倒悬之危,如何赞誉都不为过!我也是科道官,无法理解那些弹劾若虚兄的科道官,他们难道就对若虚兄的泼天功劳视而不见?”

    王渊笑着说:“他们弹劾我,是履行其本职,并无对错之分。”

    陈洸奉承道:“若虚兄如此大度,足令吾汗颜也!”

    王阳明越听越不对,自己刚收的弟子陈洸,此刻表现得太过热情了。但王大爷也没多想,只当是年轻人崇拜军功,一时间见到偶像失去理智。

    其实,陈洸是想结交天子宠臣!

    这家伙去年考上二榜进士,今年就被授为户科给事中,拍马拉关系的手段堪称顶尖高手。

    历史上,此人明年甚至被授为吏科给事中,升官跟坐火箭一样,可惜中途母亲病逝,回家服丧耽误好几年。再赴任时,被任命为湖广按察佥事,品级提升却职权下降。就这他还能折腾,居然蹭上游江南的朱厚照,一路鞍前马后拍了皇帝无数马屁。

    此时此刻,短短的候朝时间,陈洸就跟王渊相交投契,仿佛两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一般。

    这混蛋,把王渊也骗了,堪称影帝级别!

    直至百官入朝,陈洸才依依不舍,站到自己的班序中去。

    这些日子,朝廷发生了几件大事——

    御马监太监张锐,奉命提督东厂,把大太监张永惊得睡不着觉,御马监谷大用也同样有些懵逼,太监们根本摸不透朱厚照的真实想法。

    坚决要求严查案件的大理寺卿燕忠,接连被御史弹劾,朱厚照的批示为:“朕已悉知,安心办事。”皇帝把燕忠保下来了。

    户部尚书孙交请求辞职,只因他快被杨廷和架空,户部已经成为杨家的后院。皇帝不允。

    朱厚照今天很高兴,上朝居然没打哈欠,精神奕奕的接受群臣朝拜。

    人逢喜事精神爽嘛,见鬼的反贼终于被平了!

    杨慎今天没来上朝,得病了,正在家里慢慢休养,顺便在家研究数学和物理知识。

    大臣们照例朝奏,恭贺荡平反贼,顺便宣布把押解进京的贼首千刀万剐。

    退朝之时,朱厚照指着王渊:“王二郎,随朕去豹房!”

    群臣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言官都懒得弹劾了,大多数官员只有羡慕嫉妒恨。

    之前跟王渊交谈默契的陈洸,此刻眼神当中满是羡慕,他恨不得自己代替王渊陪同皇帝,同时更加坚定了结交王渊的决心。

    王渊跟随皇帝来到豹房,没耍多久,钱宁和李应也来了,而且钱宁还带来一个武将叫江彬。

    江彬是负责平乱的边将,实打实的战绩确实有,但杀良冒功的情况也不少。这家伙从反贼和百姓身上抢来的银子,大部分都用来孝敬钱宁,只想得到面见皇帝的机会。

    朱厚照指着江彬说:“这是江彬,勇猛无比,二郎可与之切磋一二。”

    江彬跟后世画像中的尖嘴猴腮不一样,此人生得高大威武,一看就是有真本事的。当然,只论个人武勇而已,不代表任何打仗实力,他真没啥能拿得出手的战绩。

    王渊的威名早就传遍各军,都知道他曾率领二百铁骑,多次冲击上万规模的贼寇。后来京郊大战,更是骑马步战身先士卒,用只训练两月的弱旅,以少胜多歼灭齐彦名主力。

    如此当世名将,即便看起来文弱,江彬也不敢真的与之切磋。

    江彬抱拳讨好道:“陛下,世人皆知王二郎骁勇无双,乃陛下亲手提拔的当世名将。在下一介边将,又怎敢跟白衣飞将王二郎相提并论。论打仗,王二郎应该跟韩信、关羽、李靖、岳飞等先贤相比,在下实在自愧不如。”

    这话既吹捧了朱厚照,又吹捧了王渊,反正挺招人喜欢的。

    朱厚照哈哈大笑:“你这个武将,说话比文官还滑头。”

    王渊总觉得江彬这个名字很耳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谁让他是历史白痴呢,江彬在后世的名气,可比刘瑾小得多,王渊只听说过刘公公的事迹。

    众人陪着朱厚照一路游玩,很快来到皇家动物园。

    朱厚照亲自给老虎投食,或许是因为反贼被灭,他今天豪气万丈的原因,居然下令说:“快把虎笼打开,朕要与老虎戏耍一番。”

    “陛下,万万不可!”王渊、钱宁、李应同时劝谏。

    朱厚照喝令道:“不要废话,快把虎笼打开!”

    看守动物园的太监,直接趴在地上磕头,若皇帝被老虎咬死,他们也离死不远了。

    朱厚照突然拔刀,压在一个太监的后颈,喝道:“把钥匙给我!”

    太监直接晕厥过去,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被吓晕了。

    朱厚照弯腰解下钥匙,亲自跑去开虎笼,王渊连忙拉住:“陛下何必与禽兽为戏?”

    朱厚照指着王渊和江彬:“有你等勇士在此,害怕我被老虎吃掉?”

    王渊说:“陛下,臣打不过老虎。”

    朱厚照又问江彬:“你呢?”

    王渊和钱宁立刻瞪着他,江彬只能说:“陛下,臣也打不过老虎。”

    “都是废物!”

    朱厚照用刀指着王渊:“王二郎,若是再拦着,你我君臣恩断义绝!”

    王渊说:“便是陛下将臣砍死,臣也要劝阻陛下!”

    “岂有此理,”朱厚照对钱宁说,“把他绑起来!”

    钱宁跪地磕头,拒不执行。

    朱厚照气得发抖,又对侍卫说:“将他绑起来!”

    侍卫也跪地磕头。

    朱厚照提刀逼迫道:“将王二郎绑起来,不然朕杀了你!”

    侍卫这才领命,拿来一条绳索将王渊五花大绑。却偷偷说:“王学士,我打的是活扣,若陛下有危险,你可要赶紧去帮忙。”

    王渊也气得不轻,朱厚照平时挺正常的,不知道今天突然发什么神经。

    朱厚照亲自将虎笼打开,转身对其他人说:“你们都胆小怕死,朕一个人进去便是。”

    钱宁、李应、江彬以及一干侍卫,只能硬着头皮跟进去,皇帝死了他们也难逃罪责。

    虎笼挺大,站了十多个人,居然还宽敞得很。

    王渊也跟着走进去,顺手把身上的绳子解开。只要皇帝有危险,他就抄起旁边的太监扔过去,反正不会傻到自己跟老虎硬刚。

    老虎明显已经吃饱了,或者说吃撑了,正趴在笼子里打盹儿。

    它看到这么多人进来,估计也是有点懵逼,老子现在不饿啊,就不能明天再给我加餐?

    朱厚照小心翼翼朝老虎走去,还挑逗道:“嘿,大猫,快起来赔朕耍子。”

    老虎瞥了朱厚照一眼,继续打盹儿,懒得理睬这个智障。

    “嘿,快起来了!”朱厚照见老虎不动,顿时胆子变得更大。

    其余人等,由于担心皇帝安全,都慢慢地跟着靠拢过去。就是这个举动,让刚刚吃饱的老虎,有种受到威胁的感觉,立即低吼着站起来,做出攻击姿势跟众人对峙。

    朱厚照被吓了一跳,慌忙退后半步,又感觉很没面子,踏前一步说:“大猫,你可是我养大的,让我骑一骑可好?”

    “吼!”

    老虎似乎被激怒了,突然一声咆哮,伏着身体朝皇帝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