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82【阴阳人与日心说】
    众所周知,明代有着严格的户籍制度。

    但很少有人知道,除了军户、匠户、乐户之外,还有一种阴阳户,其子孙后代皆为阴阳人。

    并非玩梗,就是阴阳人!

    出生于阴阳户的子弟,必须从小学习专业知识,毕业之后即为阴阳人,并在各级衙门担任阴阳官,学术精通者可被招纳进钦天监。

    原则上,阴阳官不可对外招聘,也不能升迁到其他部门。但也有少数特例,比如民间大师被录为阴阳官,而钦天监官员有个别能调往礼部任职。

    钦天监的小官李鉴,便是阴阳户出身,祖祖辈辈皆为阴阳人。他的研究方向是风水堪舆,历史上嘉靖皇帝的陵寝,李鉴便是主要设计者之一。

    但是,李鉴同样精通天文,此时担任正八品春官正,负责春天的节气、星象等内容。

    这天夜里,钦天监正李源,把所有天文官都召集起来。指着天文望远镜说:“陛下有令,让我等用此神镜,仔细观察月亮!”

    月亮有什么好看的?

    日蚀是件大事儿,月蚀则稀松平常,便是未及冠的阴阳学生,都能轻易预测出月蚀时间。

    这并非阴阳生多么聪明,而是中国历代先贤,早就计算出黄道、赤道、白道的夹角度数。又根据观测总结出规律,只要按照既定公式,经过复杂的计算,便能预测月蚀和日蚀时间。

    只不过,这个规律偶尔不准确,碰到特例只能自认倒霉。

    第一个凑过去看月亮的,是钦天监监副周佐。他趴在那儿久久不语,目瞪口呆,把旁人搞得莫名其妙。

    李鉴则是第六个观看者,坑坑洼洼的月球表面,给他带来一种灵魂冲击,颠覆了二十多年来形成的世界观!

    夜里,二十多个天文官,站在观象台面面相觑。

    “咳咳!”

    李源咳嗽两声:“陛下说了,不必遮掩,也不要宣扬,一切顺其自然,还让我等认真研究天象。”

    “那么,月亮究竟是何物?”周佐提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李源说:“翰林院王学士,认为月亮为一虚空中的球体,我们所处大地也同样如此。”

    “浑天说融合宣夜说?”李鉴惊道。

    中国也有自己的宇宙模型,即非日心说,也非地心说,而是浑天说、盖地说和宣夜说。

    盖地说即“天圆地方”,浑天说即宇宙像鸡蛋,宣夜说是日月星辰皆浮于虚空。三种宇宙模型并行不悖,都被历代天文官所采纳,至今也没能争出个所以然来。

    中国古代历法,是用数学模型来逼近几何模型的。比如“授时历”的制定,即观测太阳的运动轨迹进行分段,每一段都用三次方程来求解,便可推导出各种行星的运行轨迹。跟日心说无关,跟地心说也无关,不管谁绕着谁转,都不影响数学计算!

    李源又把王渊的万有引力,以及向心力、离心力等理论,告诉钦天监各级官员,随即让大家用历年观测数据来验证。

    接下来半个月,李鉴这个小小的正八品天文官,便埋头于浩如烟海的观测资料当中。

    古代中西方天文学,各有其优势。

    西方有宇宙几何模型,即地心说、日心说体系,但缺乏海量观测数据。中国没有宇宙几何模型,却有上千年的观测资料,观测精度远远超过西方。

    李鉴在做数据验证时,突然心念电转。受万有引力启发,又亲眼观察过月亮,他下意识就产生类似于“地心说”的想法。但又跟西方地心说不同,因为西方的地心说认为地球静止不动,而中国天文官则认为地球是运动的。

    紧接着,李鉴又陷入疑惑当中,若地球是运动的,那它到底绕着谁在转?

    太阳!

    李鉴翻出大明一百五十年的天文观测数据,逐一进行验证。然后他惊讶发现,如果太阳是宇宙中心,那么一切观测数据都对得上!

    甚至,李鉴通过这些数据,竟然将几大行星进行排序!

    有着无数观测资料做支撑,一旦想到日心说理论,就等于是捅破了窗户纸,剩下的内容只是补充而已。

    李鉴没有跟同事们讨论,而是前去拜访王渊,想要详细了解万有引力。

    王渊也不做解释,把自己撰写的物理书稿,扔给李鉴让他自己抄一份回去。

    这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物理的世界,天文的世界,李鉴感觉自己触摸到宇宙的奥秘。

    “监正,这是我近日的研究成果。”李鉴递给李源一沓稿子。

    排在最前面的,便是一副太阳系示意图,只不过几大行星的顺序有些错误!

    李源不敢怠慢,召集二十多位天文官,对太阳系理论进行验证。除了行星排序有争议之外,其他内容都获得认可,随即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接着又欢欣鼓舞大喊大叫。

    这玩意儿在中国古代很敏感,但也仅此而已,并不会受到阻碍。

    历史上,徐光启在接触地心说之后,居然用其理论来编订《崇祯历书》。也没见皇帝跳出来阻止,只要切实有用就可以,中国人向来遵从实用主义。

    李源飞奔进豹房,献上太阳系行星图:“陛下,钦天监受王学士启发,已知太阳为天地之中心!”

    “竟有此事?”朱厚照万分惊讶。

    李源激动道:“确有此事。而且有了这幅星图,今后测算星象,可以事半功倍亦。”

    朱厚照又详细询问一番,随即奖励钦天监全体官员一两银子。而提出日心说的李鉴,则被升迁为中官正,品级虽然没有改变,却是正儿八经的升职,就如同右侍郎升为左侍郎,权责更重了。

    钦天监今后的工作,也分成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是完善日心说,一个方向是调整世界观。

    这里所谓的世界观,特指皇权。天文官们认为,太阳系乃浑天之中心,太阳系以外仍旧沿用历代理论,包括盖地说、浑天说和宣夜说都能套进去。

    皇帝依旧是紫微星下凡,跟“日心说”不冲突,因为紫微星在天外天,跟太阳系没啥关系。

    从此,大明朝的阴阳学生,有了三本必读教材:《数学》、《几何》与《物理》!

    无论王渊走到哪个省份,当地的阴阳官,都自发的向他行弟子礼。

    外人不知道内情,还以为王渊是阴阳大师,幼时得山中异人传授天书三卷,在话本小说中跟刘伯温一个待遇。

    (回家很晚,还喝了酒,这章临时赶出来的,欠的一章明天再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