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81【浑天如鸡子】
    因为工作需要,李源经常日夜颠倒。

    特别是最近一年来,因为全国灾祸不断,钦天监的工作就更重,他们需要日日谨防星象异常。

    大晚上的,其他官员都睡觉了,李源还在观象台看星星。

    突然,一阵马蹄声打破寂静,太监扯开嗓子大喊:“陛下有旨,宣钦天监监正李源即刻前往豹房!”

    天文官们面面相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李源连忙跑出门去,朝传旨太监拱手行礼。

    不待他发问,太监就说:“李监正,请与我共乘一马,陛下紧急召见,万万耽误不得!”

    李源不敢怠慢,连忙爬上马背,一路往西狂奔而去。

    沿途遇到巡夜官兵,那太监都举着腰牌喊:“豹房办事,不得阻拦!”

    更让李源感到惊讶的是,太监骑马进入长安东门之后,居然在天街御道继续纵马。这些御道,只有皇帝、太后、皇后等宫中贵人,才能骑马或乘车的,太监如此做法乃是死罪。

    李源心头忐忑,不禁发问:“究竟有何要事,竟如此急切?”

    太监也是满腹疑惑,没好气道:“我怎知道?反正陛下和王学士在豹房,突然就让我前往观象台召见李监正。”

    李源来到豹房时已是半夜,他被太监带到一个院落,院中摆放着三尺多长的奇怪圆筒。

    “臣李源,叩见陛下!”李源跪地磕头。

    朱厚照说:“起来吧。”

    明朝大臣向皇帝汇报工作,除了见面时需要扣头之外,剩余时间都可以站着回答,不像清朝得全程下跪才行。

    李源站在那里忐忑不安,不禁朝王渊望去,只见王二郎正坐椅子上看星星。

    朱厚照突然问道:“李监正,天圆地方乎?”

    什么情况?

    李源被搞得一头雾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硬着头皮道:“有此一说。”

    朱厚照又问:“刚才,王二郎与朕论及宇宙。何谓宇宙?”

    李源反问:“陛下可是在问浑天说?”

    “我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朱厚照不悦道。

    李源只能回答道:“汉代张平子(张衡)有言: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子中黄……过此而往者﹐未之或知也。未之或知者﹐宇宙之谓也。宇之表无极﹐宙之端无穷。”

    翻译成白话文,张衡认为这个世界就像鸡蛋,所有天体都是球形,地球犹如鸡蛋黄,且天地是转动运行的。浑天之外,还有宇宙,无穷无尽,无始无终,没有极限。

    这有点类似地心说,地球是世界的中心,日月星辰皆为球体,都绕着地球运转。

    如果按照现代天文知识,张衡所说的浑天,可以理解成能够观察的宇宙。而宇宙之外还有未知天体,那些不可观测的世界,才是张衡口中的“宇宙”本意。

    朱厚照听了良久不语,好半天终于说道:“也即是说,月亮是球体,咱们立足的大地也是球体?”

    李源不敢下定论,只能答道:“若按浑天说,确实如此。”

    “唉!”

    朱厚照一声叹息,指着望远镜:“李监正,你来看一看月亮吧。”

    王渊解释道:“李监正,此为万里神镜,可观测月亮详情。”

    李源小心翼翼靠近,把眼睛凑到目镜前,定睛一看,又惊又喜,哆嗦道:“月亮竟如地面,有山有坑,只是没有人!”

    朱厚照仰望星空,喃喃自语:“我等所居世间,究竟是如何运行?月亮如此,太阳又会是何模样?若大地如圆球,球的另一端又为何国?他们倒着站立不会掉下去吗?”

    王渊笑道:“陛下的最后一个问题,臣倒是可以解释一二。”

    “你说。”朱厚照看着王渊,李源也竖起耳朵旁听。

    王渊说道:“前些日子,臣与锦衣卫经历顾应祥,一起讨论万物之理。我们假定,大地犹如磁石,可吸引万事万物。因此,我们立足于大地,是被大地所吸引的。地球的另一端,也被牢牢吸引。”

    朱厚照说:“或许如此吧。”

    王渊问李源:“李监正,你觉得月亮是在绕着大地旋转吗?”

    李源回答道:“根据观测,应该如此。”

    王渊解下自己的腰带,套在茶壶把手上,将壶内茶水倒干。然后,他挥舞腰带,让茶壶绕着自己的右手旋转:“我的右手便是大地,茶壶便是月亮,腰带便是万有引力。因此,月亮总是绕着大地旋转,既不远离,也不落下。”

    “妙啊!”李源拍手大赞,他觉得无数心中疑惑,都被王渊的这个比喻解开了。

    王渊又对朱厚照说:“陛下若想知道,大地的另一端是什么样子,臣可驾巨舟蹈海万里以探究竟!”

    朱厚照摆手道:“那倒不必。”

    王渊笑道:“世间如此玄妙,臣也想去看看呢。或许,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宝,又或许,那里有吃不完的粮食。”

    “哈哈哈,二郎惯会想好事。”朱厚照大笑。

    王渊正色道:“陛下,臣是认真的。”

    朱厚照挥手道:“不切实际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话虽如此,朱厚照却被激起无尽的好奇心理,他更想亲自去地球的另一端看看。

    李源则完全沉浸在天文世界当中,根据王渊所说的万有引力,以及形象表达出的向心力和离心力,这位钦天监监正很想立刻回去观察测算。他连日蚀时间都能预测,对各种星象了若指掌,王渊的话给他带来太多启发!

    朱厚照指着望远镜,对李源说:“李监正,你把这个万里神镜拿回钦天监吧。”

    李源作为天文官,比王渊更加敏感,试探道:“陛下,事关重大,应该如何处理为好?”

    朱厚照批示道:“不必藏着掖着,也不要刻意宣扬,一切让它顺其自然。”

    李源拱手道:“臣遵旨!”

    朱厚照又说:“你等好生研究天象,有何疑问之处,可与王二郎互相探讨。虽然不知为什么,但我总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大事。”

    王渊由衷赞道:“陛下圣明!”

    “朕是昏君,哈哈哈!”朱厚照大笑。

    可不是昏君吗?

    换成正常的皇帝,早就把望远镜销毁了,哪里还敢扔给钦天监。

    (这章是补的。明天儿子周岁宴,可能更新较晚,但肯定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