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59【志同道合】
    王渊拿到一份心学门徒的名单,却没有主动联系其中任何一人。

    时机不到,而且也没什么必要。

    今后想要做大事,就必须有自己的团体,也必须有一大票摇旗呐喊者。但“心学团体”实在太松散了,除了未来制造舆论之外,真正做起事来难堪大用……嗯,王大爷的核心圈子还是有用的。

    至于其他弟子,乱七八糟什么都有,立场其实各不相同,只是都喜欢研究心学而已。

    王阳明自己也知道这种情况,因此只说出几个名字。

    其中,万潮、王道、梁谷三人,皆与王渊同榜进士。同年再加上同门,铁打的盟友关系,就算彼此属于政敌,都不敢轻易下死手,更何况他们不可能与王渊成为政敌。

    另外,穆孔晖跟王渊是翰林院同事,又是王阳明主持乡试选出的举人,这些关系也捆绑得严严实实。

    王阳明说出这四位的名字,意指王渊可以放心结交,彼此互相扶持,也不存在谁利用谁。

    王大爷还点名一个人,那就是顾应祥。

    此君在考中进士之前,就曾追随王阳明游学,不过当时没有正式拜师,否则妥妥的王门大师兄。而且,顾应祥跟王渊性格类似,爱好也非常类似,很可能成为真正的至交好友。

    首先,顾应祥是个数学家,王渊不也在研究数学吗?

    其次,顾永祥不怕死,也是以平乱而获得擢升。他当饶州府推官的时候,乐平县令被农民起义抓住了,其他官员都束手无策。顾应祥挺身而出,只带一老卒,骑一匹瘦马,慢悠悠来到义军营寨。一阵忽悠,县令获救,义军解散。

    正因为这个功绩,顾应祥被朱厚照看中,直接召回京城,以其进士出身,担任锦衣卫经历。

    锦衣卫经历,即在锦衣卫掌管文书出入。电影《绣春刀》里的沈炼,历史上真有其人,他刚入京师的时候,官职同样是锦衣卫经历。

    你看看,王渊和顾应祥,是多么相似啊!

    都是心学门徒,都是进士出身,都获天子宠信,都不怕死,都会武艺,都研究数学。如果认识之后,不能成为朋友,那才是真的见鬼了。

    历史上,顾应祥因为母亲去世,没有及时回家奔丧,遭言官给弹劾而罢官。中间耽误了好多年光阴,因为云南叛乱摆不平,朝廷才招他回来巡抚云南,最后官至刑部尚书,又受排挤调为南京刑部尚书,干两年感觉没意思就辞官了。

    ……

    正月十五,元宵节,文武百官放假十天。

    因为反贼肆虐的原因,加之户部的银子不够,今年春节一系列活动从简。

    元旦(正月初一)赐宴,不赐了,百官自己回家吃饭。南郊祭祀天地,本打算让王渊带领六千士卒亮相,现在也不整大场面了,只维持基本祭祀礼仪。元宵节不搞官方庆祝活动,只在当晚解除宵禁,让民间自行娱乐。

    元宵那天,王渊刚准备出门,与宋灵儿一起去逛街,顾应祥突然前来拜访。

    顾应祥提着一包礼品,笑着说:“王学士,元宵佳节,冒昧打扰,不会怪罪我吧?”

    “惟贤兄客气了,”王渊抱拳道,“前日恩师提起,我亦早想拜访兄长。”

    顾应祥把礼物交给王渊,直奔主题道:“我从先生那里,获知贤弟的算术书稿,实在忍不住想要切磋一二。”

    “请里面坐,”王渊对周冲说,“你去先生府上一趟,告诉灵儿,就说我现在要招待朋友,晚上再陪她一起逛元宵灯市。”

    周冲领命离开,顾应祥歉意道:“原来耽误了贤弟的时间。”

    王渊笑道:“不妨的。”

    此君属于实用主义者,不喜欢虚头巴脑的东西,也不喜欢浪费时间。

    历史上,他三十五岁就被任命为大理寺卿,即全国最高法院的院长。结果坚决不肯接受,居然跑去当岭东道佥事,只因中央部门没法真正做事。又因为天元术(方程式)不易推广,居然在给《测圆海镜》做注释时,把天元术内容全部删去,被后世的数学家诟病不已。

    这货在担任刑部尚书的时候,觉得现有法律条令太繁杂,把《大明律》都进行了删改,自己写一本《律解疑辨》,好让司法官员可以快速有效处理案件。

    此时此刻,顾应祥拿出一沓手抄稿,直接道明来意:“贤弟所创之方程式,似乎可以做到五元以上?”

    “应该可以,我还没细想过。”王渊答道。

    “方程”一词出自《九章算术》,其第一道例题,便是解三元一次方程组。

    至于“元”,中国早就有天元术,三元方程可称之为天元、地元和人元。元朝数学家朱世杰,还创造了四元高次方程组解法,谓之“四元术”,在天地人三元之后又加了物元概念。

    最有趣的是,中国古人在做方程式的时候,也要结合阴阳术数来进行。四元方程式的解法,是如此表达的:“以元气居中,立天元一于下,地元一于左,人元一于右,物元一于上。阴阳升降,进退左右,互通变化,错综无穷。”

    全程使用算筹进行,知道根底的,晓得是在解方程;不知道根底的,还以为是在算命占卜。

    这玩意儿特别复杂,能把研究数学的人都搞晕。自己想象一下,只能使用长短不一的算筹,表达且再解开四元高次方程,那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顾应祥就是源自这种原因,认为“天元术”不太实用,转而深入研究三角函数。现在他读了王渊的书稿,看到方程式的数字表达,顿时惊为天人,觉得此术可以解决无数实际问题。

    两人先是讨论方程式,很快又转到三角函数,接着又将二者结合起来。

    顾应祥还根据自己的研究,使用王渊的等式符号,完整表达出正弦、余弦等定理。

    “贤弟此法,可推行万世,以窥阴阳之至理!”顾应祥赞叹道。

    王渊笑道:“与阴阳何干?”

    顾应祥说:“天地之所以神变化,而生万物者,阴阳而已。一阴一阳,交互错综,而变化无穷焉。圣人困其交互错综之不齐,而置为数术以测之。于是乎,天地之高深,日月之出入,鬼神之幽秘,皆可得而知矣。”

    王渊噌的站起来,拉着顾应祥的手说:“听君此言,你我乃知己同道也!”

    王阳明的心学门徒,明显出了一个异类,居然想用数学方法,来表达和测算天地万物。还说只要正确运用数学,就能测算天地高深、日月出入、鬼神幽秘,这他娘的太跟王渊合拍了。

    王渊也不再跟他讨论数学了,而是拉家常加深了解。因此得知,这位老兄曾经单骑平乱,也学过刀剑、骑术和箭术,对兵法也有一定的理解。

    二人讨论的东西越来越多,几乎无话不谈,恨不得当场拜把子。

    及至天黑,宋灵儿来找王渊关灯,这才约好了改日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