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43【难民般的京营】
    朱厚照对王渊说,便是勋贵子弟也可杀。

    京营中确有勋贵子弟,而且全都担任军官,这些是最难打理的老油条。

    但拣选官兵由张永一手操办,以张公公的聪明圆滑,怎么可能把勋贵子弟弄来?

    扔给王渊的六千人,皆为底层士卒!

    校场内。

    潘贵打着哈欠晒太阳,此时已经冬天,前几日还下了两场雪,难得能够暖和一些。

    一个尖嘴猴腮的士卒跑来,点头哈腰问道:“潘大哥,霍三他们设局耍钱,问你要不要玩两把?”

    “不去,老子要睡觉!”潘贵闭着眼睛说。

    潘贵就是王渊想象中的京油子,他主业当兵,副业做混混,坑蒙拐骗专诈外地人。

    但这种人只是少数,大部分团营士卒,过得比普通百姓还惨。

    首先,军饷被克扣,能拿半饷已是奢侈,领二三成饷属于常态。

    其次,经常被安排去修筑陵寝、疏通河道,各种营造任务压在身上,史载其“工作终岁,不得入操”,官军实质上变成了工程部队。

    再次,官员贪污严重。京营士卒的军田、私田,甚至是校场都被侵占,还经常免费给文武官员或太监干私活。

    士卒想要活命,要么当小贩,要么做帮闲,要么当小偷,要么化身为地痞流氓。

    潘贵晒着太阳打哈欠,身边聚集的士卒越来越多,大家都等着来领粮饷——王渊如果没有宣布今天发工资,恐怕六千人只能有六十出操。

    “黄毛,你说这状元郎,真的会照足了发饷?”一个声音中透着担忧。

    明代就有“黄毛”、“恶少”这种称呼,而且多用来形容混混。叫黄毛的混混笑道:“王二郎既然叫咱们来,多少也得给一些,否则他多没面子啊。”

    “军饷都不给,还练个屁的兵,我家里还有几十双草鞋没卖呢。”

    “大冬天你卖草鞋?卖给人当柴禾取暖吗?”

    “我倒盼着王二郎每天操练,出操总得管一顿饭吧。皇帝还不差饿兵,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二郎来了!”

    “……”

    潘贵“噌”的站起来,踮起脚尖朝校场门口眺望。他平日里做混混不假,可也是爱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混混,打小就崇拜英雄豪杰,早就对白衣飞将王二郎慕名已久、

    只见王二郎穿着戎装骑马而来,身后还跟着十多个锦衣卫。

    潘贵看得两眼放光,只想冲过去跪拜叫“哥哥”。

    王渊扫了一眼六千士卒,顿觉头疼不已。

    十二万余官军,张永只挑走六千青壮,眼下这六千士卒,都是从剩下十一万余人里挑出来的。

    但都是些什么鬼?

    九成以上孱弱不堪,一个个瘦得皮包骨头,别说上战场打硬仗,便是健硕农妇都能将他们击倒。

    大明首都的官兵就这模样?王渊感觉自己进了难民营。

    没办法,能打仗的都拉出去平叛,剩下全是没经过训练的破落军户,而且还被张永提前挑走六千“菁华”。他们吃不饱穿不暖,又要免费修筑陵寝、河道,或者被叫去给官员当苦力,余下时间也在忙活生计,没被饿死已经算非常幸运了。

    像潘贵这种兵油子只是少数,绝大部分都属于挣扎在生死线上的苦哈哈。

    王渊制定的练兵计划,是按张永那六千士卒搞出来的,谁曾想两者差距太大了,现在根本没法正常进行。

    李三郎此刻都看得目瞪口呆,京军居然也能穷成这幅鬼样子?

    “录册,发饷!”

    王渊一声大喝,立即有人从校场库房中,推出十多车陈年粟米。

    六千京兵瞬间又了精神,乱糟糟往运粮车挤去,就跟等着施粥的灾民一般。

    王渊越看越气,吼道:“都过来录册!”

    士卒们笑呵呵挤到点兵台下,此时此刻,王渊在他们心中并非将帅,而是赈济贫苦的大善人。

    “会写字儿的出列!”王渊又说。

    领取粮饷还是很积极的,大家都愿意倾力配合,立即有二十多人跨出,大部分都属于混混和小贩。

    王渊对这些识字者说:“你们暂时充当军中文书,给所有人登记造册,家里有什么人都要写清楚!造册完毕,每人凭军牌领取粮饷。”

    “再录我的!”

    “潘大哥,帮我录一下!”

    “陈二郎,咱们是邻居,先给我录了。”

    “……”

    跟文书相熟的士卒,疯狂往前面挤,生怕落后了军粮要被领完。

    王渊朝李应打招呼,李三郎立即带着手下,抡起军棍就冲下去,敲打那些闹得最凶的士卒。

    一番棍棒伺候,校场终于变得安静。

    王渊站在台上说:“不许推搡,不许吵嚷。先录册者,必须在旁等候,等造册完毕再排队领饷。若有不听令者,今月粮饷全部扣除。现在给我排好队!”

    在粮饷的刺激下,排队速度飞快,但还是有不少人嘤嘤嗡嗡聊天。

    李三郎再次带人棍棒伺候,打得士卒抱头鼠窜,好半天终于彻底安静下来。

    王渊趁机训话道:“都给老子听着,谁再说话吵嚷,谁的粮饷就没了,不信你们试试看。”

    面对这群苦哈哈,王渊辛苦制定的军规暂时不管用,至少在养得有力气之前不管用。随便几军棍打下去,稍微用力重些,怕不要当场将其打死。

    六千人分成二十多队,一个接一个登记造册,眼睛死盯着运粮车的方向,似乎害怕眨眼之间粮饷就不见了。

    突然,王渊喝道:“丁队第九个和第十个,出列!”

    无人出列,都不知发生什么情况。

    李三郎立即跑过去,将被点名的二人扯出来。

    王渊冷笑道:“你们两个,一直在交头接耳,什么事情如此有趣,何不说出来给大伙儿听听?”

    被点名的是两个混混,兵油子一对。

    一人赔笑道:“上官,我们在聊这次发多少粮饷。”

    “聊够了吗?”王渊问道。

    “聊够了。”那人回答说。

    王渊收起笑容,语气冰冷:“既然你们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其他人领足粮饷一石,你们两个只有五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朱元璋虽然对官员很苛刻,但对普通士卒却非常照顾,从明朝开国那时起,基层士兵的月饷便是一石米。

    当然,经过官员的层层盘剥,实际到手能有三四斗就算不错。

    眼前这六千人,属于被盘剥最厉害京营士卒。整体平均下来,每人每月顶多能领三斗米,有的甚至只能领到两斗。

    王渊居然说给足一石,这些当兵的都乐疯了。

    “肃静!”

    王渊大喝一声,李应立即提棍子打人。

    被扣了半月粮饷两个兵油子,顿时就不干了。其中一人问:“凭什么扣我的粮饷?”

    “凭老子是官,你们是兵,”王渊冷笑道,“还有,就因为你这句话,这个月的粮饷只剩三斗。想被扣完的话,就继续跟我闹!”

    两个兵油子满脸胀红,愤愤不平,却又不敢再说话。

    好不容易造册完毕,王渊终于宣布发饷,却又站在粮车前说:“今日只发五斗米,剩下的五斗,按训练表现给予奖惩。操练得好,老子不仅给足一石,还赏他更多粮饷;若是操练得不好,剩下五斗米就不知道给谁了!”

    六千士卒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但无人敢质疑,也无人闹腾。因为换成以前,他们只能领两三斗米,如今王渊直接给五斗已算仁至义尽。

    王渊继续说道:“别想着每月领了五斗粮饷,就可以不来出操,自己跑去忙活营生。我已得到陛下准许,可以杀掉你们当中的一半,谁敢缺操直接斩首示众,家人全部打入贱籍。谁若是不信,可以来试试,我王二杀贼不含糊,杀你们更不会含糊!”

    缺操就砍头,家人还打入贱籍?

    众皆噤若寒蝉,却又不得不信,京城谁不知道王二郎的大名!

    将王二郎视为偶像的潘贵,此刻也被吓得咽口水,好几次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举手:“王相公!”

    “说!”王渊道。

    潘贵问道:“若身体确实不便,又或者家中有要紧事,因此缺操也……也要被砍头?”

    王渊说道:“如果真的事出有因,我会让锦衣卫兄弟去查,查实之后不会追究责任。”

    眼见六千士卒都被吓住,王渊终于宣布开始发放粮饷。

    而且,放响的时候,粮官总是忍不住手抖,五斗米被抖得只剩下四斗半。

    王渊笑着解释说:“这省下来的半斗米,用来给你们买肉买盐,不吃好喝好还怎么训练?放心,老子不会中饱私囊,你们那几斗米算个屁!”

    就算王渊不解释,士卒们也不敢抗议,因为每月只发四斗半也很满足了。

    趁着放响的间隙,王渊又说:“领到粮饷之后,可以拿回家去,但天黑之前必须归营。从今往后,必须吃住在军营当中,每月初一、十五可以回家探亲。”

    潘贵忍不住又问:“王相公,每日吃住在军营,这饭钱算谁的?”

    王渊喝道:“问话需得举手示意,未得批准不许言语!”

    “是!”潘贵连忙低头。

    王渊见他体格还不错,是能够体罚的对象,说道:“你立即绕着校场跑一圈!”

    潘贵不敢有二话,撒丫子就开跑,生怕跑得慢了要被扣饷。

    王渊回答刚才的问题:“你们每日的伙食,是老子从陛下那里讨来的,十二京营独一份的特殊待遇。而且不是一日两餐,是一日三餐,偶尔还能见到油荤!”

    “将军万胜!”

    一个士卒激动得大喊。

    王渊立即呵斥:“未得命令擅自喧哗,打十军棍!”

    “哈哈哈哈!”

    在众人的大笑声中,那个家伙被拖去打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