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42【李三郎进京】
    王渊是个半吊子,既然奉旨练兵,那就必须读兵书。

    《孙子兵法》太过久远,而且以军事理论为主,这种古代兵书内容都差不多,对王渊练兵没啥实质性帮助。

    文渊阁藏书繁多,王渊搜寻两三天,只找到焦玉的《火龙神器阵法》。

    至于刘伯温的《百战奇略》、《兵法心要》,此时都还没有问世,乃后人假托其名所作的伪书。

    《武编》、《战略》、《纪效新书》、《练兵实纪》、《兵符节制》、《海防图论》等等一系列明代兵书,主要成书于嘉靖年间,也有少数成书于万历年间,那都是实际打仗总结出来的。

    王渊又跑去兵部打听,只有各种大明军制和阵图,居然找不到相关书籍作为练兵参考。

    这玩意儿属于不传之秘,都掌握在世袭武将手里,而且不同的将门世家,有着不同的练兵诀窍。王阳明给王越修坟时的练兵之法,是王大爷参考古代兵书,自己瞎琢磨总结出来的。

    泱泱大明,尚缺一部通行全国的步兵操典!

    王渊首先找到一起打仗的朱智,问道:“堂堂之阵,大明军队如何打仗?”

    朱智在边镇混了十多年,对此非常熟悉,详细讲述道:

    “弓弩手居后,百步之外即抛而射之。火铳兵居侧,六十步外即齐发药子。”

    “刀牌手居前,手持两杆标枪,佩戴一把腰刀。先是举盾防御敌方弓弩,三十步投标枪扼敌锋锐,近战时拔刀迎敌。”

    “长枪手在后,傍牌手而行,十人为一队,亦皆配腰刀,兼带标枪一杆。远则投标枪,近则持长枪而刺。若长枪被卡住,立即拔刀杀敌。”

    “弓弩兵和火铳兵,往往藏身于枪手之后,接敌亦可弃弓弩和火铳,拔腰刀随牌手、枪手杀敌。”

    “骑兵以掠阵、掩杀、追击为主,很少参与冲阵,咱们的二百重骑属于特例。”

    “另有车阵,专门防御敌方骑兵……”

    朱智说了一大堆,都是最基本的边军战法,也是明朝军队最常用的复合阵法。

    一般而言,能用好这种复合阵法的,已经属于良将、精兵,临敌变阵不敢擅用,因为变着变着就有可能自行崩溃。

    王渊又问练兵之法,朱智如实相告,并无隐瞒保留。

    两日之后,张永扔给王渊六千士兵,都是他自己挑剩下的,但总算不属于最孱弱的一类。

    王渊没有立即练兵,而是先去观察张永练兵。

    张永对这次练兵非常重视,每天都要去校场走一遭,但实际训练交给具体的将校进行操作。

    训练内容大概如下:先定名册,分配腰牌,便于点军。其次学习军礼,认清军旗,练习简单阵列,学会辨认军旗而行动。其次分兵种不同,而实际操练刀法、枪法、箭法、牌法等等。

    张永的六千正兵训练严格,还要练习跑步,而且是小腿缠着沙袋跑。还要搞负重训练,全身挂着各种重物,进行日常列阵操练。又练臂力,举着比实际兵器更重的武器,每日进行专业训练。

    这六千正兵,每日训练半天,在古代已算非常勤奋,鬼知道能坚持多久。

    剩下的三万奇兵,三日一小练,十日一大练,随便糊弄了事,打仗估计也就凑个数而已。

    观看几天,王渊还是没立即练兵,而是根据各种偷奸耍滑现象,窝在屋里制定相应惩罚条例,顺便编一份操练时的军规。

    ……

    军规没编好,宋灵儿却来了,拉着王渊的手说:“你看谁来了?”

    王渊朝门外一看,只见李应微笑而立,手里还提着猫笼子。

    “哈哈,李三郎!”王渊大笑着迎出去。

    李应也奔进来,将三只豹猫放下,给了王渊一个熊抱:“若虚,你可真是厉害。不但破天荒考了个状元,还杀敌建功闯出偌大威名,我在半路上就听到你阵斩刘六刘七的消息。”

    “侥幸而已,”王渊问道,“去拜见先生了吗?”

    李应笑着说:“正是从先生那边过来,若非灵儿带路,我都找不到你住哪里。”

    两人叙旧一番,王渊打开猫笼子。土木三杰立即扑到王渊脚边狂舔,复又对李应报以阵阵低吼,似乎责怪他把自己关得太久。

    宋灵儿抱起木头撸着颈毛,说道:“今晚到先生家吃饭,我让铁匠打了一口铜锅,以后专门用来吃暖锅。”

    李三郎立即附和:“这个好,在龙岗山上吃的那顿暖锅我还记得呢。”

    王渊招呼周冲跟上,带着三只豹猫前往王阳明家。

    半路上,王渊随口问道:“贵州局势如何?”

    李应回答说:“我离开贵州的时候,官军在魏巡抚的统帅下,连战连捷。而且你当初设计,宣扬叛军为安贵荣所扶持,这个事情居然是真的。苗酋主动上书朝廷,说他们是被安贵荣挑拨,希望能够得到朝廷招安。”

    “安胖子真坏!”宋灵儿咬牙切齿。

    “安贵荣还没死?”王渊惊讶道。

    李应苦笑:“在床上躺了两年,居然病愈了。事情败露之后,他亲率兵马配合官军杀贼,同时请求致仕,让长子继承他的土司职位。”

    王渊又问:“宋氏呢?”

    李应瞅了宋灵儿一眼:“一切如故。”

    王渊问道:“你去锦衣卫报道了吗?”

    李应摇头道:“还没有。”

    王渊说:“明天我去请求陛下,把你借来做我的军法官。”

    “军法官?”李应没听明白。

    王渊解释道:“陛下让我练兵。”

    李应只能心生感慨,去年的村寨少年,今年已是天子宠臣。随随便便就能见到天子,还能请求天子从锦衣卫那里借人练兵,换成以前,李应做梦都想不到好友能如此威风。

    来到王阳明家,王祥已经在煮火锅,而且买来许多佐料做蘸碟。

    再次见到贵州学生,王阳明非常高兴,特意拿出几个土碗,笑着说:“这是在贵州打的碗,我一路都带着,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

    “先生如此念旧。”王渊道。

    王阳明感慨说:“我在贵州只逗留一载九月,但却永生难忘,你们这些学生,都是我的家人。”

    王大爷又问起贵州的旧友和学生,李应逐一回答近况,忆起往事不胜唏嘘。

    一顿火锅之后,王渊拿出自己没写完的军规:“请先生指正。”

    王阳明扫了一眼,提醒说:“练兵练的不仅是纪律、武艺和身体,更重要的是练出军心。你这些军规,内容太过苛责,奖赏尤显不足,或许可以练出强兵,但也容易练出怨军。你在时骁勇善战,不在时军心涣散。切记,赏罚分别,练心为上!”

    “多谢先生教诲!”王渊有所醒悟。

    王渊对于那些京油子太过提防,想把士兵当成机器来练,忽略了人的主观能动性。

    那就改正呗,稍微减轻一些日常惩罚力度,增加各种奖励措施,并且引入一套激励淘汰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