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28【兀那贼将,可敢与我一战】
    马中锡和张伟被押解回京了,罪名是剿贼不利、擅自招抚。

    剿贼不利没什么,兵部侍郎陆完不也剿贼不利吗?真正要命的是擅自招抚,不给朝廷打个招呼,你自己跑去招安是想干啥?

    王渊还在赶往沧州的路上,陆完终于有所动作,因为副总兵许泰、游击将军郤永的援兵到了。

    数万官军撵上一股贼寇尾巴,斩杀数百,立即奏捷请功。

    天津指挥贺勇奉命堵截,也不敢真的堵住几万贼寇,只趁机攻击其中一股,擒斩二百七十余人,也是一场胜仗了。

    到此时,姗姗来迟的边军,突然加速行军,想要堵截反贼后路。这说明边军是真牛逼,没把数万反贼放在眼里,想要包饺子一锅端掉。

    眼见退路被堵,反贼开始玩横的,也不再逃跑,突然四散出击。

    一股反贼将陆完率领的京营主力,引诱至涿州方向。刘六亲率五十精骑,统领步卒数千,破大城县直逼通州。齐彦名率三百精骑,统领步卒数千复围霸州,随即攻占辛应里(辛店),直奔固安而去。

    通州就在北京旁边,而且储存着无数漕粮。固安同样距离京师很近,都挨着后世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了。

    朱厚照虽然当初口风强硬,但这个时候慌得一逼。肛瘘患者李东阳都坐不住,与杨廷和、梁储等人商量对策,调遣陆完的京营立即回师固安。

    陆完这个兵部侍郎真不傻,自己奉命回援的同时,命令许泰、郤永继续包抄杨虎,命令宗赟在霸州合击齐彦名,命令通州指挥雷通攻击刘六于八里桥。

    至此,反贼们被分散包围。

    刘六率主力再围霸州,被陆完亲自击溃,反贼们于是扔掉裹挟青壮,只带骑兵和老营士卒,分成十多股朝南方流窜。

    王渊没想到反贼还敢杀向京师,他跑去沧州扑了个空,于是又带二百骑兵朝北方奔袭。

    静海县,南郊。

    “报,贼寇正在围攻静海县,至少有上万人之多!”锦衣卫哨骑飞奔回报。

    朱英闻言大喜:“王御史,快快杀贼!”

    这太监大概是食髓知味了,同样是万余反贼围攻县城,同样是二百精骑逼近,完全可以再复制一场大捷嘛。

    不惟朱英如此,朱智、朱聪、朱翔和伍廉德,也在旁边跃跃欲试。

    “先去看看。”王渊说道。

    众人打马朝静海县城飞奔,等看清实际战况,顿时没了进攻的欲望。

    朱智在山西边地打仗十年,只随便望了一眼便说:“王御史,这仗打不得,眼前万余人全是老贼。只看他们扎营和排兵布阵,就不是任丘县外那些贼寇能比的,我们怕是遇到反贼主力了。”

    伍廉德也说:“贼军的骑兵怕有两三千!”

    朱英这个太监瞬间被吓怂,问道:“那就……不打了?”

    王渊命令道:“全体下马,积蓄马力,但不要解开甲胄。有机会就打,没机会就撤,看能不能寻机夜袭。”

    他们运气非常好,真遇到反贼主力了。

    刘六、刘七、杨虎、齐彦名、赵鐩等人,从霸州、天津等地分散逃窜,在静海县再次合流会师。反贼们猛攻静海,无非是想打下县城提振士气,顺便抢劫钱粮补充损失。

    当然,也有好消息。

    拥兵五六万的贼寇,此时只剩万余人,但全都是骑兵和老贼。

    “贼寇要攻城了!”伍廉德大喊。

    众人紧张观望,随即大骂知县无能。只一顿饭功夫,静海县便被攻占,无数反贼涌进去烧杀抢掠。

    像张茂兰那样的知县,只是凤毛麟角,否则哪有反贼嚣张的余地?

    这静海县特别扯淡。

    眼见贼寇兵临城下,典史高佐请求率众防御,结果撞见知县武雷想弃城而逃。

    典史大怒,将知县抓起来一顿爆打,几乎把知县给当场打死。泄愤之后,典史自觉犯了殴打上官的过错,又认为自己不可能守住城池。

    于是骚操作就来了,典史带人洗劫库房,烧毁县衙,开城迎贼。

    “上马!杀敌!”

    在攻破县城的一瞬间,贼兵阵型就乱套了,无数贼寇争相入城抢劫。

    只有杨虎、赵鐩的队伍还相对比较克制,但也克制有限。毕竟友军都在抢掠,哪还管什么纪律,先把财货抢到手再说。军心如此,杨虎、赵鐩哪里压制得了?

    被王渊视为劲敌的两三千贼骑,此刻跑得比谁都快。他们骑着马儿飞奔入城,甚至挥刀驱散步卒,想要先一步进城喝头汤。

    “亲卫勿动,有官军杀来了!”秀才赵鐩大声喝止。

    杨虎亲自提刀斩杀数人,终于约束自己的亲卫,结阵面向杀来的王渊。他喊道:“快把骑兵从城里拉出来!”

    贼首刑老虎哈哈大笑:“也就二三百官军而已,估计是陆完派来的哨骑,怕他作甚?”

    赵鐩焦急道:“哪有穿铁甲的哨骑,这是官军精骑,官军主力怕是要杀来了!”

    “对,二百骑兵不可怕,就怕官军主力要来了,”贼首刘惠醒悟道,“快快通知刘六哥、刘七哥和齐大哥,让他们抢完钱粮立即南撤,切不可在静海县多停留一日!”

    “刘六哥和刘七哥呢?”杨虎问道。

    刑老虎笑着说:“他们进城抢银子去了。”

    赵鐩气得不行,作为贼军名义上的首领,居然在破城之后,跟小兵一起抢劫财货。

    竖子不足与谋也!

    赵秀才对刘六刘七彻底失望,觉得刘惠和杨虎才是可以辅佐的,至少能够听进去他的各种建议。

    距离贼军二百余步,王渊见对方调出矛兵亲卫防御,而且阵型非常严密,似乎有点不好对付。

    虽然王渊有把握将其击穿,但自身也肯定损失惨重。在附近没有友军的情况下,便是斩杀数个贼首也无济于事,只要有一个贼首活命,反贼主力都不会崩溃。

    上一场大捷,多亏张知县守住了城池!

    如此情况,没必要硬碰硬。

    突然,王渊抬手示意全军停止冲锋,在距离贼方矛兵百余步时停下。

    王渊在双方将士惊讶的眼神当中,突然单骑前行数十步,挥槊大喝:“贼将可敢出来单挑!”

    “哈哈哈哈!”

    众贼大笑,二百精骑也感觉莫名其妙。

    赵鐩同样忍俊不禁,吐槽道:“这官军将领如此滑稽,怕是《三国演义》看多了吧?”

    王渊不理对方的笑声,讥讽道:“诸位枉称好汉,拥众万余,竟怕我这二百骑兵?我也不用二百人,就单骑来叫阵,你等敢不敢应战?若不敢应战,都割掉卵蛋算球,自宫去紫禁城给皇帝当差!”

    “哈哈哈哈!”

    这次换成二百精骑大笑不止。

    在最新的朝廷悬赏榜文当中,刑老虎也算榜上有名。他是杨虎的部将,自负武力惊人,而且是个暴脾气。

    听到王渊嘲讽他们是没卵蛋的太监,刑老虎怒从心起,拎起大刀说:“我去擒斩此人!”

    赵鐩连忙劝阻:“不可。我等兵力占优,何必与他单挑?也就二百骑兵而已,只需守住阵脚,等咱们的骑兵出城,自可将其消灭殆尽。”

    “没那么麻烦!”

    刑老虎策马冲出,提刀指向王渊:“敌将报上名来,我刑老虎不杀无名之辈!”

    好嘛,这家伙也是《三国演义》的铁杆书迷,罗贯中先生害人不浅啊。

    王渊将马槊插在地上,拔出龙雀刀说:“吾乃新科状元王渊,任职翰林院修撰,现为巡按御史!贼将何不早降,免得浪费我手脚。”

    此言一出,众人惊讶不已。

    特别是赵鐩,他读书多年也只考上秀才,状元对他而言只能仰望。

    新科状元跑来单骑叫阵,这什么鬼剧情?

    刘六刘七虽然派人进京打探消息,但只问朝廷对他们的态度,还真没注意什么白衣飞将王二郎。眼前这些贼寇,王渊当状元的时候,一部分流窜山西,一部分流窜河南、山东,哪知道王二郎的威风!

    被王渊追杀过贼骑,倒是活着一些,但此刻全都进城抢劫去了。

    一听王渊是状元,刑老虎更加轻视,大笑道:“状元郎,不如你来投了咱们,刘六哥封你做宰相,不比给狗皇帝当状元强吗?”

    众贼皆笑。

    赵鐩喊道:“务必生擒此人!”

    “赵秀才,我马上把状元给你擒回来,说不定晚上你俩还能喝酒对诗。哈哈哈哈,”刑老虎打马冲锋,大笑道,“状元郎,你可别被吓跑了!”

    王渊一言不发,策马俯身冲锋。

    两骑相交,各自出刀。

    只见刀光一闪,刑老虎连刀带臂都被斩落,而王渊则沉着勒马分毫未伤。

    那一刀实在太快,刑老虎都没反应过来,等骑马奔出十余步,终于感觉手臂传来剧痛,却是从手肘处被斩断了。

    刑老虎大惊,忍痛朝侧方逃走,哪里还敢跟王渊拼杀?

    王渊收刀回鞘,也懒得追击,只取出弓箭,一箭将刑老虎射死。

    众贼大惊,随即怒骂不止。

    杨虎震怒,下令道:“全军出击,为老邢报仇,把这状元给我杀了。”

    “不可乱了阵型!”赵鐩连忙阻止。

    就算是老贼,也只能静止结阵,一旦主动出击,阵型就全部乱了。

    杨虎很能听劝,赵鐩一提醒,他立即约束部队。

    王渊气得瞪了赵秀才一样,打马过去割下刑老虎首级,便回到自己的队伍,下令道:“退吧,今天占不到什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