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25【全军冲锋】
    张茂兰,字德馨,山东章丘人。弘治十八年进士,初授巨鹿知县,丁忧回家服丧,复授任丘知县。

    在任职巨鹿知县期间,张茂兰主动放弃自家的赋役减免资格。此君官清如水,知县任其未满,举朝皆知其名,谓之“天下清官张茂兰”。

    如果清廉只是做样子,那他服丧之后,在任丘县的作为,也足以称得上能吏。

    三个月前,张茂兰就职履任的时候,任丘已经被贼寇洗劫过一回。

    眼见贼兵南下,京畿各州县长官,都再没把贼寇当回事。唯独张茂兰誓众散粮,修筑城墙,整顿兵甲,招抚饥民。

    刘六、刘七和杨虎,这次路过任丘县时,看到县城防备森严,直接绕城前往文安。

    若非张茂兰早有准备,义军会师就不在文安,而是选择在任丘了!

    ……

    “县尊,贼寇已上东城墙,兄弟们实在顶不住!”县尉派人来求援。

    张茂兰早已习惯,此刻拔剑出鞘,对身后的预备队说:“诸位街坊邻居、乡亲父老,犹记四个月前之惨事否?为了父母妻儿,都随我杀敌!”

    “杀!”

    乡勇们齐声大喝,不惧生死朝着东城墙奔去。

    这些乡勇并不仅仅是城内百姓,还有几个月前被贼寇破家的四野乡民。他们个个都跟乱军有深仇大恨,又遇到一个敢任事的知县,哪里还不争相赴死守城?

    只见张茂兰一介文士,带着乡勇登上城墙,不要命的朝贼寇杀去。

    他武力不足,没有亲自砍伤一贼,却让守城官民士气大振。甚至有乡勇自发护在张茂兰身边,用身体给这位县尊抵挡刀枪,上下一心,勠力杀敌,顷刻间就将登城贼寇全部杀退。

    县尉见张茂兰的面部和胸膛染血,惊问道:“县尊可是受伤了?”

    “不是我的血,”张茂兰双手颤抖,强压着恶心情绪,口干舌燥道,“我刚才斩杀一贼,他吐血喷到我脸上。别管我,你们且去杀贼!”

    县尉说道:“县尊,贼兵已经退了,今日估计不会再来。”

    “退了好,退了好,”张茂兰腿脚一软,直接坐在城楼上,闭眼道,“容我先睡一阵,贼兵来了再唤醒我。”

    县尉没有劝阻,而是让人准备饭食,等张茂兰醒了立即端上来。

    半个月前,贼军主力之所以绕城而过,是因为城里还驻守着赶来剿贼的官军。而此时此刻,城内官军早已前往霸州,跟大军汇合一起围剿贼寇。

    整座县城,如今只有两千乡勇,全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泥腿子。

    换成没有担当、没有手段的知县,这泥土城墙早就被攻破,哪里还能坚守好几日?

    ……

    反贼营中。

    诸路贼首纷纷劝谏:“孙大哥,还是退吧,这守城的县令厉害,何必在此地硬碰硬?”

    孙虎是较早起事的老贼,他前两个月被官军打得抱头鼠窜,现在总算又裹挟上万流民,那也是有一番报复的。

    此刻,孙虎耐心解释:“各位兄弟,沿途州县都被抢过了,就连小村小镇,都被其他义军抢了一遍。这附近上百里,只有河间府和任丘县没破。河间府城高大得很,咱们肯定打不下来。若不夺了任丘县,上哪儿抢粮来养万余大军?”

    一个贼首说:“去霸州与大军汇合,两位刘将军自然给粮。”

    孙虎冷笑道:“你抢到手里的粮食,愿意分给别人吗?”

    众贼顿时无话可讲。

    孙虎起身拔刀:“明日加紧攻城!”

    众贼都垂头丧气,各自离开大帐。他们也想攻城,可手下的贼兵不停使唤啊。

    这万余青壮被裹挟只有半月,打顺风仗还凑合,攻城连番受挫之后,根本就不愿再卖命,甚至每天都有人悄悄逃跑。

    第二日,攻防战再度展开。

    贼兵抬着简陋的攻城器械,一窝蜂的朝城墙冲去。刚刚来到城下,被金汁、热油一趟,立即成群结队逃回来。

    督战老贼一通砍杀,终于迫得新兵转身攻城,被推翻几架云梯之后,城下贼兵再度陷入混乱。很多不愿打仗的新兵,不敢退也不敢冲,只绕着城墙横向逃窜,把附近友军也冲得一团糟。

    整个上午,就在这种混乱中度过,攻城效果一日不如一日。

    但城内的金汁、热油、石块,也差不多被耗尽了,守城乡勇同样到了崩溃边缘。若非知县张茂兰已经树立威望,并且在危及时刻亲自上阵,乡勇们早就放弃抵抗了。

    中午,孙虎正在账中破口大骂,又处决了一些临阵脱逃的贼兵。

    突然有心腹进来通报:“大哥,西南边发现一伙官军。”

    孙虎顿时紧张起来,问道:“有多少人?”

    “大约两三百个,全是骑兵,甲胄齐备。”来者说道。

    孙虎冷笑道:“不用管它,两三百官军而已,下午继续攻城。让他们把老营全部压上,新营青壮根本不顶用,今天必须把县城拿下!”

    来者犹豫道:“大哥,老营的兄弟精贵,可不能轻易死在这里。”

    孙虎狰狞道:“老营死一个,就从新营补一个。我们这几天损失惨重,城内官军就好过吗?邻近正午那次攻城,已经不见热油和落石了,正是一举而下的好机会!”

    ……

    距离贼军营寨三里地,二百骑兵全部下马休整。

    一个锦衣卫哨探奔回来汇报:“贼寇在城东南二里地扎营,由于地势平坦,难以登高眺望,具体情况无法摸清。但外围的几处营寨,全都乱糟糟的,见我们来了也不加强守备。”

    “继续探听消息!”王渊命令道。

    “是。”哨探转身而去。

    又过了半个时辰,哨探再次回来:“贼军准备攻城了,而且是倾巢出动!”

    王渊本来打算寻机夜袭,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带着四个朱儿子,亲自牵马前去观察敌情。

    这些乱军居然还知道围三缺一,只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攻城。

    刚开始,战况跟上午差不多,全都是新兵拿命在填,而且打得乱七八糟。

    突然,一大群老兵混进逃窜队伍,直接奔向防守空虚的北面城墙。守城军民被杀个措手不及,知县张茂兰亲率预备队御敌,跟那些老贼在城楼上厮杀。

    孙虎得到消息,立即说道:“全军大喊,北城已破,四面一起进攻!”

    “北城已破,杀啊!”

    “北城已破,全军进攻!”

    守城军民一时间人心浮动,县尉率众大喊:“保家守县,誓与任丘共存亡!”

    城内一阵呼喊,竟然稳住阵脚,甚至老人和妇女也拿起武器。

    实在是刘六刘七的名声太恶劣,经常干屠乡灭县的事情。任丘县已经遭过一次兵灾,城中百姓哪个没有失去亲人?他们早就放弃侥幸心理,在知县的带领下,誓与家园共存亡。

    “贼首在那边!”伍廉德突然喊道。

    王渊定睛一看,果然看到一面大旗。其他贼寇都在攻城,唯独这两三千人一直没动,而且还有几百骑兵保护侧翼。

    “穿戴甲胄,弓弩上弦,准备冲锋!”王渊立即下令。

    到了这种时候,朱智也不再抱怨,带领麾下骑兵快速着甲。

    片刻之后,两百骑兵开始缓慢加速,不疾不徐的冲向贼寇中军。

    孙虎跟官军打仗半年,虽然吃了不少败绩,连曾经的老部队都被打散。但他也在战争中迅速成长,见到身后有官军杀来,立即调遣骑兵前去接战。

    在孙虎印象中,三千兵力以下的官军,都是些不敢打仗的窝囊废。明明装备更好,明明人高马大,就是不敢跟义军厮杀,只有占据绝对优势才敢主动出击。

    眼前这二百骑兵虽然胆子大,但只需几个冲锋,肯定就会落荒而逃。

    王渊手里提着一把劲弩,伏在马背上纹丝不动,拉紧缰绳防止阿黑冲速太快。

    六七百反贼骑兵冲来,大概距离两百余步,王渊突然举起手弩,大喝道:“抛射,放箭!”

    这已经超出手弩的有效射程,但双方都在迎面冲锋,瞬间就有四五十贼骑中箭,给对方造成小范围混乱。

    王渊扔掉手弩,拉转马头,突然加速。

    紧跟其后的朱智,举手传达命令,朱聪和朱翔立即带领各自部队照办。

    只见二百骑兵突然分开,划出两条弧线,从贼骑的左右两边绕过。

    而那六七百贼骑根本止不住冲锋,也玩不出临敌变阵的高端操作,愣是冲出好几十步才停下。等他们回头看去,王渊已经直扑中军。

    距离反贼中军只有一百步左右,二百骑兵再次合流,王渊举槊大呼:“随我杀贼!”

    “放箭!”孙虎大惊。

    弓箭手不是那么好训练的,即便抢到不少弓箭,孙虎也只组建了一支三十人的弓兵队。

    并且,一塌糊涂。

    眼见骑兵加速冲来,大部分反贼弓兵,不等弓弦拉满就慌乱射出,然后手忙脚乱的再次搭箭。

    一次齐射,只射翻了官军的一匹马,还有几人中箭都被甲胄挡住。

    王渊一马当先,距离三米多远,就用槊挑翻一个反贼矛兵。

    “跑啊!”

    这些都是拥有半年从业经验的老贼,打顺风仗一个比一个猛,打败仗一个比一个跑得快。眼见二百骑兵杀来,正面相对者立即溃逃,把左右阵型全部搅乱。

    一千矛兵,刚刚接敌,就这样溃了。

    王渊虽然不擅长用马槊,但这玩意儿攻击距离超长。他冲在前方,直接扫飞两个弓兵,复又挑死一个矛兵,直接单骑杀入敌阵当中。

    身后的两百骑兵,虽然追不上主将,却被主将的神勇所激励,瞬间舍生忘死,悍然朝着反贼的中军强突。

    孙虎惊骇莫名,他身边还有一千多亲卫,却下意识的策马奔逃,居然扔下上万大军开溜。

    回身救主的六七百反贼骑兵,见状也连忙调转马头,朝着城池的反方向溃逃。

    城楼之上,一个眼尖的乡勇,立即扯开嗓子大喊:“援兵来了,贼首逃了!贼首逃了!”

    守城军民士气大振,而不管新兵还是老兵,反贼们都下意识回头,瞬间失去继续战斗的勇气。

    万余贼寇,全线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