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21【临时任命】
    七月,盛夏。

    翰林院职工宿舍又搬来三位,一个叫徐成名,山东聊城人;另一个叫张璧,湖广石首人;还有一个叫涨潮,四川内江人。皆为今科馆选出来的庶吉士。

    再加上王渊和余本,这套小四合院便住满了。

    抛开蝴蝶效应不提,王渊这三个新舍友,历史上,一个官至礼部侍郎,一个官至礼部尚书(阁臣),一个病死在吏部侍郎任上。居然就属探花余本,起点最高、混得最差,莫名其妙被扔去教育系统工作。

    余本今天很高兴,王渊问他缘故,回答说:“陛下让翰林院清理武官贴黄,我被学士们喊去帮忙。”

    三位新舍友都投去羡慕的眼神,他们虽然被选为庶吉士,但还需学习三年。这三年当中,老师让干啥就干啥,基本不会有啥重要工作,相当于给导师打杂的硕士在读生。

    余本领到的差事很重要,“贴黄”即奏章的附录内容。皇帝让翰林院清理武官贴黄,大概是想整顿军方,毕竟反贼越来越嚣张了。

    “恭喜子华兄。”王渊依旧在读《左传》,已经阅至“庄公六年”。他发现这玩意儿蛮有意思,完全可以当故事书来读,比学习四书五经轻松得多。

    五人一起离开宿舍,在附近街面上,随便吃了些早点垫肚子。

    不敢吃太多,因为半上午有工作餐,半下午还有工作餐,用餐时间非常不人性化。

    刚把早餐吃完,便看到有朝廷悬赏榜文贴出:“有能擒斩刘六、刘七、齐彦明、杨虎、李隆、朱千户有名贼首者,军民人等即授世袭正千户,赏银一千两。文武职官升三级,武职准世袭,文职免官后子孙世袭百户。贼党擒斩之,免其本罪。贼首自相擒斩者,亦免罪。且令胁从自首及自解者,免本罪。”

    王渊看到榜文的瞬间,突然有种上阵杀敌的冲动。

    直接官升三级啊,而且自己不做官了,还能让一个儿子世袭百户。

    “唉,贼寇何时可除啊。”余本望榜叹息。

    张璧说:“内阁诸公自有分寸,些许贼人不足为惧。”

    “宜速平叛,否则为害愈烈。”徐成名非常担忧,他是山东聊城人,乱贼刚去他老家逛了一圈。

    五人闲聊着前往翰林院,突然一骑从皇城而出,在长安大街跟他们撞上:“陛下有旨,王翰林请速入宫!”

    眼见王渊潇洒走进承天门,余下四人艳羡无比。

    本就是翰林院修撰,起步便为从六品,而且还简在帝心,今后多半能做阁老啊。

    王渊却很纳闷儿,皇帝已经两个多月没见自己,怎么突然跑来翰林院相召?

    ……

    杨廷和、杨一清、王敞、孙交等重臣,早已在豹房等候多时。

    李东阳今天没来,他的肛瘘频繁发作,把具体事务都交给杨廷和处理。

    面对如此高风亮节的放权举动,杨廷和感动得直想骂娘——李东阳哪是放权啊,纯属甩锅!

    全国各地都有叛军,户部已经穷得跑耗子,一旦前线打败仗,真正干事儿的就被弹劾。

    言官们特别起劲,不但弹劾军务事,还咬着靳贵不放。

    科举舞弊案已经过去四个月,言官们天天弹劾。就在上个月,靳贵失去对翰林院的掌控,改由礼部左侍郎毛纪兼掌翰林院。

    也即是说,王渊的部门最高领导变成了毛纪。

    王渊被带进豹房,立即看到这一群大佬,稍微发愣,便从容不迫的给他们行礼。

    大佬们看到王渊,则齐刷刷皱起眉头,他们今天要谈军国大事,把王渊招来是什么鬼?

    “人都到齐了?”朱厚照突然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太监张永和张忠。

    众臣纷纷行礼。

    朱厚照瞟了王渊一眼,说道:“想必你们都已得到消息,乱贼再次逼近霸州,离京城也就二三百里了。朕派出那么多官军平叛,现在平成什么样子?”

    “臣有罪!”

    刚刚还只是弯腰行礼的众臣,此刻直接跪伏于地。

    王渊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的站在旁边,只当自己是空气不存在。

    乱军此时已分散成好几股,刘六刘七在山东、河南打转,其偏师甚至杀到湖广和南直隶。剿贼官军疲于奔命,又担心南直隶安危,全都云集在徐州一带。

    结果,刘六刘七突然杀个回马枪,其主力再次肆虐山东。还没等官军赶回来,这些家伙就直奔京畿而去,似乎又想到北京城外搞一次郊游。

    杨虎更莫名其妙,明明是山东反贼,打着打着,竟把半个山西给搅翻天。

    现在,两股反贼全都杀回京畿,明显是打算在北直隶会师。而追击他们的官兵,皆被甩开几百里地,不知何时才能赶到。

    朱厚照气得拍桌子:“朕不想治你们的罪,朕想治反贼的罪,都给我站起来!说,这乱子怎么平?”

    兵部尚书王敞起身说道:“当务之急,是保京师安全。十二京营大半已被调出平叛,如今只剩一些老营士卒,必须立即操练起来,免得反贼兵临城下,京营却没有守城之力。”

    阁臣们明显提前讨论过,杨廷和此刻建议:“可令闲住后府的都督同知白玉,坐营操练老营士卒。”

    王渊听得震惊莫名,京城居然已经危险到,必须操练老弱病残来守城的地步。

    朱厚照非常不满意:“然后呢?朕不要什么守城,真要你们征讨反贼!”

    太监张忠突然说:“还是上次提出的法子,调边军来京畿讨贼。”

    一众文官很想反对,但又不敢反对,万一反贼真把京城攻陷了怎么办?

    由于杨虎之前在山西作乱,山西边军一直在追着他打。但追到广昌县就不敢追了,再追就要进入北直隶,此刻山西边军停在那里听候指示。一旦朝廷允许,他们立即就能挥师杀进,与其他官军围剿乱贼。宣府三卫也在边界地带,沿着官道能很快抵达京师。

    “就这么定了,立即让山西边军过来平乱!”朱厚照拍板道。

    文官们面面相觑。

    朱厚照又问:“负责追击杨虎的山西将领是谁?”

    王敞回答说:“宣府右卫百户杨信。”

    “就一个百户?”

    朱厚照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难以置信道:“给他升官,让他总领蔚州附近的卫所官兵。”

    王敞想了想,说道:“可升为署指挥佥事。”

    杨一清提醒道:“山西兵力空虚,要防止蒙元余孽入寇。”

    朱厚照说:“让他们加紧练兵!”

    几位大臣一番讨论,又征求太监张忠的意见,最后的结果是即令:万全都司署都指挥同知陈勋,山西行都司都指挥佥事姜义,协同操练卫所军士,以防备可能到来的边患。

    太监张永说道:“宣府三卫离京师最近,可调他们来守城。”

    “守个屁!”

    文官们本来想说“不可”,结果还没开口,朱厚照就给张永怼回去:“严令诸路官军,没有命令不得进京,给朕在半路上把反贼平掉!就算贼寇兵临城下,朕会亲率文武百官守城,他们必须在城外给朕杀贼!”

    杨廷和与众文官立即大呼:“陛下圣明!”

    朱厚照突然喝道:“王渊!”

    王渊不紧不慢的行礼:“臣在。”

    “可敢冲锋陷阵?”朱厚照问道。

    王渊笑道:“敢。”

    朱厚照说:“朕在豹房有二百骑兵,常年操练不辍,乃天下之精锐。你给朕全部带出去,把刘六刘七的脑袋提回来!”

    王渊领命道:“遵旨。”

    杨廷和突然提醒说:“陛下,王翰林是文官。”

    朱厚照对杨一清说:“给他安排个职务。”

    杨一清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职务。

    朱厚照没工夫瞎等,直接说:“给他临时安一个监察御史的职务,巡按保定、河间、霸州、涿州!”

    行吧,你是皇帝,你说什么都可以。

    朱厚照估计是真的生气了,反贼来一次也罢,居然还来两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把京师当公共厕所吗?

    朱厚照对王渊说:“把你上次单骑追敌的威风拿出来,两百精锐骑兵交给你,这次给朕狠狠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