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20【破天荒】
    贵州布政使又换人了,四川义军越闹越大,甚至闹到湖广边界,湖广总兵不得不联手四川官军一起围剿。

    高崇熙因为熟悉四川事务,立即被调回去当左布政使。

    现在的贵州左布政使,是从广西调来的,名叫翁徤之,余姚人,跟王阳明和沈复璁是同乡。

    “方伯,大喜事啊!”幕僚冲进来禀报。

    高崇熙在贵州的时候,已经把乱军打得缩成一团。结果他一调往四川,苗族乱军很快就再次扩张,翁徤之已被这些乱军搞得焦头烂额。

    “何喜之有啊,难道官军大胜?”翁徤之问道。

    幕僚笑道:“京城弛报,贵州宣慰司士子王渊,今科会试第三,高中礼经魁!”

    翁徤之说:“这有什么稀奇……不对,贵州多少年没出进士了?”

    幕僚说道:“此乃十五年来,贵州出的第一个进士!也是自大明开国以来,贵州出的第二个会试五经魁!”

    翁徤之立即噌的站起来,满脸笑容说:“快准备一下,再把席副使叫上,本官要亲自去今科进士家中道贺!还有,立即起草文书,将此喜讯通报全省!”

    幕僚立即行动起来,而翁徤之也去换官服。

    没办法,贵州太需要这种喜讯,翁徤之赴任后遇到的全是倒霉事。

    一般而言,贵州如果出现叛乱,在无法自行解决的情况下,即调四川、湖广和云南的官兵过来围剿。但四川、湖广军队正在两省边界平叛,云南靠近贵州的卫所,又因为之前的米鲁之乱没有恢复,这导致贵州乱军一直蹦跶到现在。

    翁徤之也是个有能力的人,他在广西就曾平乱立功,可贵州这边根本没法使力——安贵荣还没死,三个儿子继续争权,互相拖后腿之下,反而被乱军压着打。

    很快,翁徤之见到了弛报喜讯的官差,席书也带着沈复璁前来。

    甚至左参政朱玑,也带着布政司其他官员到场,贵州大小官员都对此表现出无比重视的态度。

    报讯官差却很懵逼,牵马问道:“诸位上官,王相公的府邸到底在何处?我连续问好几个人都说不知。”

    席书指着沈复璁,笑道:“这位是王二郎的蒙师,让他引路即可。”

    众人还未成行,张教授突然领着司学生员前来:“可是王二郎中了会试五经魁?”

    “正是。”翁徤之笑着说。

    张教授拍手大笑:“魁星高照啊,我贵州士子也有出头之日!”

    生员们亦爆发出欢声笑语,王渊能在会试名列前茅,这给贵州士子带来希望,谁说咱们不可能考进士!

    陈文学、汤冔、叶梧、李应、越榛、詹惠等一众同窗,更是约好了喝酒庆贺,遥祝王渊能够平步青云。

    当然,在喝酒之前,必须去王渊家里一趟。

    “喜报,喜报!”

    就在此刻,突然又是一骑进城,弛报官差大喊:“贵州士子王渊,殿试一甲第一名,状元及第!一甲第一名,状元及第!”

    “刚才那人说什么?”

    “好像是状元及第。”

    “说的是京城官话,我们没听错吧?”

    “好像没错。”

    “贵州也能出状元?”

    “……”

    之前的喜讯,只是让人感到惊讶。此时的喜讯,则让整个贵州城轰动起来。

    家家户户都走上大街,跟着官差往前跑。

    书店老板哈哈大笑,站在门口大喊:“状元买过我的书,状元买过我的书!只要买本店的书,就能高中状元!”

    王渊偶尔跟李应下馆子吃饭的地方,酒楼老板也扯开嗓子嚎叫:“快去找人换匾,咱家的酒楼得改名字,今后改成‘状元楼’!”

    却是会试的弛报官差,因为京畿有贼寇作乱,整整耽误了半个月,居然跟殿试喜讯前后脚到达贵州。

    翁徤之本待率众出发,听到远方传来的喊声,整个人都惊呆了,下意识回头问幕僚:“可是状元及第?”

    “状元及第!”幕僚点头道。

    张教授哈哈大笑:“破天荒了,贵州破天荒了!”

    一个状元放在江西不算什么,放在贵州却意味着巨大的政绩。提学副使席书,还有宣慰司学的张教授,百分之百要因此升官。

    沈复璁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不敢置信,老子居然教出了一个状元?而且是破天荒的状元!

    翁徤之突然喊道:“快取二十两银子,封给这两位差官。今日暂且不动,备齐礼仪,明日一应官员都去状元府邸道贺!”

    破天荒这种事情,百年难遇,贵州左布政使必须以最高规格对待,否则本地官民肯定要怪他太过轻慢。

    陈文学、汤冔、叶梧、李应、越榛、詹惠等人面面相觑,王渊考个礼经魁回来已经够吓人了,谁曾想居然还能破天荒中状元。

    “诸生,我等应该加倍努力才是!”陈文学对同窗们说。

    叶梧点头道:“理应如此。等给若虚庆贺完毕,咱们都聚在一起,每日苦心向学,还请互相督促!”

    诸生纷纷应诺,李三郎感到一阵头疼。

    直至此刻,沈复璁终于回过神来,抱拳对席书说:“恭贺上官!”

    席书笑道:“同喜,同喜。”

    此时贵州的右参政是安贵荣兼任,由于乱军未平,对安贵荣的处罚还没下来。但等到朝廷抽空处理此事,安贵荣肯定要被撸掉,席书很可能因功升迁贵州右参政,成为贵州行政系统里的第三把手。

    不多时,宋公子也从宋氏族学进城,跑来跟沈复璁一起喝酒庆贺。

    曾经资助王渊读书的宋坚,更是在家里笑得合不拢嘴,他也没费几两银子,居然资助出一个状元。

    “把阿采叫来!”宋坚说道。

    很快,曾经伺候过王渊的侍女阿采,便来到宋坚面前,行礼道:“老爷。”

    宋坚笑着说:“你收拾一下,明日就启程,去王状元的家中做丫鬟。”

    “谁是王状元?”阿采不解道。

    宋坚解释道:“就是在族学读书那个王二郎,如今中状元了。本想把你送去京城,但山高路远怕出意外,你就去王二郎家中,伺候状元郎的父母吧。”

    翌日,足足上百人的道贺队伍,一起出发前往黑山岭。

    紧赶慢赶三天时间,终于来到穿青寨,把方寨主吓了一跳。

    听说王渊中状元,方寨主也是欣喜若狂,立即下令全寨张灯结彩庆贺。

    “方伯,这便是王二郎家!”方寨主领人过去。

    翁徤之看着那土墙草顶的几间矮屋,感慨道:“状元郎不容易啊,如此贫寒却能鱼跃龙门,当为天下士子之楷模。”

    张教授笑道:“方伯说得是,寒门出贵子,更显可贵,诸生应当学习。”

    王全和王猛,是被人从地里叫回来的,裤脚上还裹着不少泥巴。

    家里的陶土碗不够,王姜氏和王方氏又去左邻右舍借碗,这才给每个道喜之人都倒了一碗清水。

    两位报喜官差面面相觑,都感觉有些头疼,他们辛苦奔波数千里,只为拿到赏钱而已,没想到状元家里居然如此穷困。

    好在翁徤之会做人,昨天支应了二十两给他们,否则这趟怕是要白跑。

    “渊哥儿真中状元了?”王全笑得合不拢嘴。

    翁徤之握着王全的手,亲切说道:“令郎鱼跃龙门,破了贵州的天荒,全赖二位悉心教养。”

    王全傻乐道:“我啥都不懂,就会种地,是渊哥儿自己争气。”

    翁徤之突然喊道:“来人,拆门!”

    两个官差手里提着铁锤,直接跑去砸王家的大门,王姜氏惊道:“使不得!”

    沈复璁连忙安抚:“嫂子,这是改换门庭的大喜事。还应找来寨中石匠,在门前立一道状元及第牌坊。”

    翁徤之让幕僚取出一张宣纸,递给王全说:“我越俎代庖,已经把‘状元及第’几个字写好了。席副宪也写了一篇表文,记录令郎破天荒的壮举,贵州城里要立碑篆刻,寨中也应再立一块石碑。”

    见王渊家中贫苦,翁徤之又取出五十两银子,亲手交给王全改善家庭状况——都是公费。

    一般而言,地方上即便出状元,官府也不会如此破费,但谁让王渊这是破天荒!

    其实王家没有想象中那么穷,隔三差五能吃鸡蛋,油盐也放得很足。王全和王姜氏勤俭持家,银子拿去买了头耕牛,还雇佣新上山的难民当佃农,开垦了好几亩荒地。

    怎么说也算小地主了。

    但外人不知道啊,官员和士子们回城之后,都在宣扬王渊如何贫寒苦学,关于王渊励志故事也五花八门。

    沈复璁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把自己怎么遇到强盗,死里逃生来到穿青寨,又如何教导王渊识字的故事,编得越来越圆呼。重复几百遍之后,他自己都信了,好像真是被王家父子救上山的一样。

    又是半个月过去。

    京城再次来人,李应获授锦衣卫总旗,勒令其即可前往京城南镇抚司履任。而沈复璁也被平反,正式洗去流放之身,并且升官担任济宁州判。

    前者是皇帝安排的,后者是吏部安排的。

    状元在华盖殿说了那番话,吏部自然要有动作,否则大佬们的脸往哪儿搁啊?在王渊口中,沈复璁可是触怒阉党被流放的,必须拨乱反正予以提拔,这属于文官集团的政治正确。

    “我这就做官了?”沈复璁有些晕。

    席书大笑:“恭喜沈兄。”

    沈复璁的理想是当七品知县,现在只差一步之遥,因为州判属于从七品。而且济宁还是个大州,济宁州判已经比许多小县的知县更滋润——前提是乱军别打过去。

    数日之后,沈复璁和李应结伴北上,而贵州的状元励志故事则越传越广,甚至连凿壁偷光这种事儿都有了。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