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99【放风筝】
    “将军!”

    左右惊骇大喊,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

    赵蟠话音刚落,便见一支铁箭射来,下意识想要躲闪,可身体跟不上思维速度。

    一箭命中胸膛,直接将赵蟠射翻,落地死得不能再死,一只脚还挂在马镫上。马儿受到惊吓,立即撒腿狂奔,将赵蟠的尸体拖行数十步,其腿脚才终于跟马镫分开。

    众贼皆惊,呆立当场。

    这可是军师赵鐩的亲弟弟,只要再攻占几个村镇,裹挟无数百姓,那就是统兵数千的一方豪帅。

    居然被一个举人,单枪匹马给射死了!

    而且这是将近两百步啊,明代一步约1.2米,两百步就是240米,已经远超普通弓箭的有效射程——按一石弓来计算,最远可射出200米,但有效射程顶多130米。

    这他娘用的是两石弓?

    大当家惊讶之余,喃喃道:“我说这厮箭术超群,赵将军就是不听!”

    二当家目瞪口呆:“都说百步穿杨,这鸟举人竟能射两百步。”

    “哪有两百步,至多一百来步。”大当家说。

    二当家争辩道:“肯定有两百步,喊话都听不太清。我只能看到那边有人骑马,根本看不仔细,他居然能射中赵将军!”

    大当家感慨道:“这贼厮眼力真好。”

    “闭嘴!”

    乱军副将出言呵斥,对另一人说:“你去把赵将军的尸首抢回来。”

    那人立即打马奔出,跑到赵蟠的尸体前。结果刚刚下马,又是一箭射来,便跟赵将军结伴去了地府报道。

    副将被吓破了胆,立即回身退到营中,对马匪大当家说:“你去!”

    大当家指着一个手下:“你去!”

    那马匪浑身直哆嗦,硬着头皮骑马出营,半途转向朝西北狂奔,边跑边喊:“举人相公莫射箭,我不造反了,我要回家种地做良民!”

    王渊放下弓箭,哭笑不得。

    乱军们也被惊呆了,大当家吼道:“龚五,你这厮不仗义!”

    那马匪回道:“是大当家不仗义,竟让我去送死。”

    转眼间,这位想要做良民的马匪,便骑马消失得不见踪影。

    另一个乱军头子说:“派两个青壮(被裹挟的小镇居民)出去,把赵将军的尸首抬回来再说。”

    “没那么麻烦!”

    乱军副将愤然道:“留五十骑看守青壮,其他人都跟我冲杀,仓促间他能射出几箭?”

    王渊只剩三支箭矢了,排除一箭双雕,顶多还能射死三人。

    众贼一窝蜂打马出营,乱糟糟的不成样子。

    只有少数属于积年马匪,大部分都是强盗或农民出身。他们上个月投靠刘六刘七,打下雄州、霸州官方牧场,这才由步兵变成乱军骑兵。

    换句话说,眼前出营的二百多贼寇,超过七成都只刚刚学会骑马。

    真正的乱军精锐,由杨虎、刘六、六七等人统领,王渊面对的是一群臭鱼烂虾。可若放任他们为祸半年,那就要变成老兵了,到时候肯定更难对付。

    “随我杀!”乱军副将挥刀大喊。

    王渊也不急着动手,毕竟距离太远,又是移动目标,他没有十足把握命中。

    有几个贼寇居然还玩骑射,借着马速抬手抛射而出。箭矢落点随缘,距离王渊最近的一支箭,亦歪出七八步那么远。

    大概百步左右,王渊突然放箭,头也不回的打马就跑。

    “啊!”

    毕竟是高速移动目标,副将一声惨叫,只被命中肩膀而已。

    但两石弓的冲击力,配合着全力冲锋的马速,两相叠加之下,那副将感觉半个身子都麻了,虎口一松直接坠马落地。

    “樊鹞子死了!”一人惊恐大喊。

    “杀了这厮,给赵将军和樊鹞子报仇!”另一人大喊,却是个积年老匪。

    王渊策马奔跑一阵,再次回头一箭,又射翻了一个贼寇。

    不敢再射了,只剩一支箭,得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这让贼寇们士气大振,纷纷狂呼:“他没箭了,他没箭了!快追上去!”

    很快乱军士气再次跌落,因为距离越拉越远,王渊马快,他们根本就追不上。

    追赶片刻,贼寇们纷纷停下,因为再追下去也没意思。

    你开着一辆五菱宏光,在赛道上追顶级跑车试试,那纯粹是自取其辱。

    贼寇们沿着官道返回,王渊也不再逃跑,居然调转马头,折身朝二百多贼寇追去,大喊道:“贼子休逃!”

    贼寇果然不逃,停下来等着王渊。

    王渊也停下来,隔着上百步跟他们对峙。

    “你有胆就过来啊!”一个贼寇被气得够呛。

    王渊勒马静立,懒得言语。

    另一个贼寇说:“莫管他。赶快把财货妇人装船,押解青壮去保定跟大军汇合!”

    “对对对,莫理睬这疯子。”有人附和道。

    贼寇的军师赵鐩也是个疯子,人称“赵疯子”、“疯秀才”,这家伙文武双全,可惜投了乱军。

    当然,赵鐩还算有些追求,他尽量压制乱军不滥杀。

    不过嘛,根本就约束不了,就连亲弟弟都带兵屠戮无辜。

    估计是觉得刘六刘七太过残暴,赵鐩后来跟着杨虎混,对平民百姓秋毫无犯。甚至抓到淮安知府,审讯之后没有发现劣迹,便把这个知府给放了。攻打城池也是如此,某某忠直大臣的老家,赵鐩直接绕城而过。到了某个贪官或阉奸的老家,不但要攻城,还要烧贪官房子、扒阉宦祖坟。

    正因如此,杨虎深受各地百姓爱戴,史载“(百姓)乐于供给,粮草器仗,皆因于民,弃家从乱者,比比皆是”。这是一支真正的义军,只杀贪官污吏和豪强劣绅,老百姓把他们当自己人。

    而刘六刘七,因为比官府更加凶残,被百姓呼为“流里流气”,最后竟衍化为一个世俗成语。

    “若虚,我带人来了!”邹木突然大喊。

    王渊转身一看,不禁苦笑:“就这五人?”

    邹木解释说:“都是锦衣卫探子。”

    京城十二营,去年冬天就调了一些去山东平叛。

    结果山东杨虎,带着官军绕圈子,跑来河北跟刘六刘七会师,还劫狱救出河北豪侠齐彦名。

    三方人马汇聚起来,攻克雄州、霸州等地。这把朝堂诸公给吓惨了,距离京师就二百里地啊,连忙调集大军去清缴。

    京城周边的卫所,以及部分京营,合兵直扑霸州。

    乱军立即撤往景州,把北直隶和山东的官军都骗过去。还没等官军南北夹击,乱军又仗着自己马多,挥师杀向保定府与河间府,再次朝着京城进发。

    如今,大量官军云集景州,一时半会儿还赶不过来。

    京城这边不敢轻易出动,必须留足兵力镇守北京。

    邹木连夜汇报军情,被守城官兵悬筐吊上城楼。听说京南二十里有乱军出现,五城兵马司不管城外事务,只能向各级上司通报。结果南镇抚司派出五个探子,让邹木带路赶来此地。

    王渊指着前方说:“贼寇已经装船完毕,马上就要把财货运走。”

    领头的探子,是个锦衣卫小旗,问道:“这位相公,不知乱贼有多少人?”

    王渊说道:“大约二三百吧,俱为骑兵。不过镇里的青壮都被裹挟,等到了别处,这些青壮多半会化身贼寇。你们打算怎么办?”

    那小旗回答说:“留二人继续跟随监视,派一人回京禀报军情,还剩二人负责居中联络。”

    “这些被裹挟的良民就不管了?”王渊问道。

    小旗苦笑道:“怎么管?只能等朝廷调派大军清缴。”

    王渊摊手道:“把你们的箭囊全都给我。”

    “相公想做什么?”小旗问。

    王渊懒得解释,拔出龙雀刀,架在小旗脖子上:“把箭给我。”

    五个锦衣卫瞬间脸色剧变,小旗紧张道:“这位相公,切莫开玩笑。”

    王渊瞪着此人不说话。

    小旗只能解下自己的箭囊,交到王渊手里,其他四人同样如此。

    “得罪了。”

    王渊背着十个箭囊,突然翻身上马,朝着乱军营寨冲去。

    “他这是疯了?”五个锦衣卫探子惊呼。

    乱军们的反应差不多,也是纷纷大喊:“那疯子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