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86【故人北上】
    进京赶考,并非一定要坐商船,还可以坐水驿提供的免费公船。

    马驿有公车,水驿有公船,但必须沿途转车换船。

    一般情况下,一个驿站的交通工具,只能载你到下一个驿站。而搭乘者稍多,那就得轮着来,你必须留在驿站等待。

    因此,家里稍微有点钱,且路途遥远的士子,基本都不会选择坐这种免费公车。

    邹守益家里就有钱,他爹是进士老爷。如果不受蝴蝶效应影响,他自己也将考中进士,而且会试成绩第一!

    但这家伙很有意思,一路都坐公车公船。交通繁忙的时候,他就在驿站住下等待,而且还边等边看书。坐公车的时候看书,坐公船的时候还看书,不是那种临时抱佛脚,而是在钻研程朱理学。

    历史上,邹守益被点为探花,授翰林院编修。结果只在翰林院一年,便辞职回乡研究学问,中途转向阳明心学,并且担任《王阳明年谱》的总编——王阳明是他的会试房师。

    你以为邹守益是老学究?

    人家今年才二十岁!

    也即是说,他二十一岁就从翰林院辞职,跑回老家钻研劳什子的理学。你说他脑子读傻了吧,人家又属于天才儿童。

    甚至有学者认为,邹守益是唯一得到王阳明真传的弟子。只有以他的博学,才能跟王阳明的脑电波对上号,许多深奥问题是其他弟子无法理解的。

    此时此刻,邹守益已经从才学上,彻底脱离科举桎梏。他是百分之百考中进士的,只看能考前三,还是前五,或者干脆是第一名。

    因此他早已不看四书,偶尔复习五经,还在公船上研究宋代理学起源。

    这是超级学霸的世界,凡人无法理解。

    突然,隔壁客舱传来少女的惊讶声:“先生,那便是南京城吗?城墙好高啊!”

    船舱的隔音效果很差,隐约能听到平和的男声:“南京乃大明龙兴之地,城墙自是极高的。”

    “真想进城看看啊。”少女充满了好奇心。

    男子笑道:“南京水驿的公船虽多,但搭船的人更多,下船之后便不容易再上船了。”

    邹守益与隔壁的男子、少女,都是在太平府(马鞍山市)上船的。由于搭载着好几个赴考举子,驿丞特别照顾,答应不在南京返航,而是直接送他们去镇江。

    早在江西的驿站,邹守益便遇到这二人,互相之间还说过几句话。

    邹守益只知男子叫王守仁,在邻县庐陵当主官,这次是奉命进京履职。他也懒得再问详细,更不会刻意结交,一心都扑在研究学问上。

    倒是跟在王守仁身边的少女,更能引起邹守益的注意。

    这少女似是王守仁的女儿,又似是王守仁的侍女。反正不怎么懂礼数,经常大呼小叫,把邹守益吵得不胜其烦。

    公船停在南京码头,下去两个官差,不等有人登船,便立即起航前往镇江。

    邻舱。

    宋灵儿望着渐行渐远的南京城,问正在看书的王阳明:“先生,你说王二今年会不会去京城考试?”

    “有可能。”王阳明道。

    “那就是有机会见到他了?”宋灵儿高兴起来。

    王阳明摇头叹息:“痴儿。”

    北京城虽然很大,但只要王渊考上进士,就必定会遇到王阳明。因为王阳明是这次会试的同考官,还会在阅卷时担任房官,甚至有可能批改到王渊的卷子。

    王阳明可不仅仅是回京当考官那么简单,他今年将连续三次升迁,历任吏部验封司主事、署员外郎、文选司主事,明年更是调去担任吏部考功司郎中!

    明代最肥的四个中央部门,有两个便是文选司和考功司。

    文选司可以不经过吏部尚书,直接任命四品以下的官员,甚至包括知府、知州在内。王阳明今年会当文选司的三把手。

    而考功司负责对各级官员进行考评,同时给出需要升迁、处分的官员名单。等到明年,王阳明就会担任考功司的一把手,全国官员的升迁和贬谪都捏在他手里。席书也是在这年升任贵州左参政,多半有王阳明暗中帮忙的缘故。

    历史上,王阳明在考功司只做了半年多,就再次升迁为南京太仆寺卿——这个官职对年迈的郭绅而言是养老,对壮年的王阳明而言代表着前途无量。

    从知县到太仆寺卿,两年之内五次升迁,正七品跳到从三品,这升官速度跟坐火箭差不多。

    朝中有人好做官啊!

    谁让内阁大佬们,都是王阳明父亲的朋友,都是一起抗阉的患难同道。

    历史上,王阳明遭受政治打压,是卷进了杨廷和、王琼二人的朝争。

    王琼时任兵部尚书,根本没见过王阳明,却非常赏识其才能,提拔王阳明担任江西巡抚。

    杨廷和立即把王阳明视为王琼的心腹,在镇压宁王叛乱之后,阴险至极的逼迫王阳明主动辞官——其实是升官加爵,升任南京兵部尚书,封爵“新建伯”。但只要王阳明接受官爵,就等于背叛自己的伯乐王琼,且是在王琼最危难的时候捅刀子。

    王阳明自然选择恩义,以丁忧为借口回乡,正二品的官职说辞就辞。

    在家闲居六年,直至两广发生叛乱,总督姚镆无法平息乱局。王阳明这才被起复,直接担任两广总督兼巡抚。

    前任总督无法搞定的叛乱,王阳明刚刚出兵,都还没开打呢,叛军居然投降了……只因被他的威名所慑。

    “先生,灵儿姐,吃饭了。”王祥端着饭菜进来。

    王阳明点点头,微笑道:“祥儿也坐。”

    王长喜、王长乐两位仆从,已经返回余姚老家。

    而王祥病愈之后,也从贵州赶往江西,现在又跟随王阳明进京履职——在《王阳明年谱》当中,王祥离开贵州就没提了,再次出现已经几十年后,身份是王阳明的老管家。

    王祥进门时,听到二人对话。他坐下拿起筷子,笑道:“灵儿姐,以王二哥的才学,去年乡试肯定能中举,今春多半就进京会试了。你到了京城之后,可以先去贵州会馆寻人,寻不到再去各处客店找找。”

    “京城没有贵州会馆。”王阳明突然冒出一句。

    “呃……”王祥顿时语塞。

    由于社会经济的繁荣,明代中期已经出现商业会馆。特别是在京城,各地商人都集资建有会馆,同乡举人赴考时可以投奔,不但免费提供吃住,而且各种条件都非常便利。

    但是,云贵地区的商人,肯定在北京没有会馆,王渊只能自己找地方住。

    宋灵儿当初离开贵州,信誓旦旦让王渊找个汉家女子结婚。但分别日久,就愈发想念,这次进京有机会碰到,她顿时就生出无限期待,只盼着能够早日抵达京城。

    “唉,不知道土木三杰怎样了。”宋灵儿不仅想念王渊,还想念那三只豹猫。

    殊不知,那三只猫儿已经成为公害,由于穿青寨养鸡无数,它们也不想着抓耗子和野物,整天围着各家的鸡舍打转。

    防火防盗防豹猫!

    宋灵儿吃过午饭,便趴在舷窗远眺江面。江风吹拂着她的秀发,思绪已经飞回贵州,想起当初跟王渊一起打猎,一起嬉戏耍乐。

    恍如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