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78【乡射礼】
    射礼有四种:大射、宾射、燕射和乡射。

    乡射之礼,即大夫为国举士所用的射礼,因此往往与鹿鸣宴同时进行。

    朱元璋那会儿还真正射箭,后来为照顾士子,直接改成投壶,既好玩又风雅——此种变通,源自春秋战国,《礼记》有专门的“投壶篇”。

    周朝乡射礼异常繁琐,早在汉唐就简化了,宋明变得更加简化。

    众人很快移座到堂外,连席案都一起搬出去。

    本来祭祀孔子的少牢(猪羊),也为射礼腾地方,被抬到檐下角落里放置。宴会结束后,这些祭品和残羹剩酒,肯定要被监考吏员抢走,抢宴已成为讨彩头的风俗,朝廷屡禁不止。

    沐昆与顾源共坐主位,问云南诸官:“谁来做司射?”

    无人回应。

    沐昆冷笑一声,再问:“谁来做司射?”

    “我来吧。”一位知府起身说道。他在乡试时担任提调官,因此今天也被请来参加鹿鸣宴。

    顾源对此君颇为赞赏,正该如此嘛。瞎斗啥气,顺毛捋就行了,沐公爷其实很好打发的。

    知府自去取来弓箭,说道:“弓矢既具,有司请射!”

    顾源立即看向金罍和王渊,他俩是解元,为诸宾之首,这个时候应该发言。

    金罍丝毫不给顾源面子,用沉默来表达反对意见。

    王渊只能依靠《礼记》之记载,对那位知府说:“某不能,为二三子。”

    这是谦逊礼节,不能直接开射。

    三请三辞之后,王渊代表今科举人,答应参加乡射之礼。

    知府手持弓矢,踏在台阶上,转身对沐昆、顾源道:“请射于宾,宾许!“

    顾源点头说:“既已开礼,请司射配耦。”

    配耦即配对,二人为一藕,挑选射术接近者进行比赛。

    天子六耦,诸侯四藕,士大夫三耦。

    因此,司射必须挑选出六人,分成三组进行比赛。

    “你们两个必须射箭!”

    沐英直接指向王渊和金罍,谁让他心头不爽,他就让对方更不痛快。

    王渊万分无语。

    简直躺着也中枪啊,他只是打个圆场,没想到也被沐公爷惦记上。

    还需四人,才能成礼,司射又问谁愿意报名参加。

    今科举人们都不吭声,在他们当中,虽然许多卫所子弟,但精通箭术的还真没有。像邹木这种贵州士子,可能身体相对强壮,也敢提刀上阵杀人,但平时哪有精力练习射艺?

    沐英脸上突然露出坏笑,说道:“既然无人毛遂自荐,那就解元跟解元比,亚元跟亚元比,第三跟第三比,刚好六人凑成三耦。”

    除了王渊之外,被点到名的士子,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贵州亚元田秋,平时也经常锻炼身体,但他出自教师世家,从小到大连弓箭都没摸过。

    这还不能拒绝,射乃君子六艺,又身处鹿鸣宴,理应他们遵礼比箭。

    沐公爷看似蛮横粗暴,其实一肚子坏水儿,除了抢占主位发号施令之外,他做的这一切都符合周礼。

    “纳射器!”司射喊道。

    金罍与王渊一起出列,前者不情不愿的过去,取来弓一把,箭四支,护臂一个,扳指一枚。

    接下来是定射位,定靶心,获者(报靶员)执旌旗侯在中央。

    司射对六位举人说:“依次而射,不得杂越!”

    “该如何做?”金罍低声问道。

    “跟我学。”王渊回答说。

    金罍虽然通读过五经,但《礼记》不是他的本经,细节之处怎么可能还记得?

    只见王渊解开上衣扣子,脱下左臂衣袖。右手拇指戴扳指,左臂套上护臂,左手执弓,右指夹箭,另外三支箭插在腰带中。

    金罍依样画葫芦照做,幸亏他跟王渊配成上耦。换成一个不读《礼记》的,两人此时都要抓瞎,连乡射礼的基本礼节都搞不明白。

    中耦、下耦四位举人,见状也松了口气,牢牢记好这些细节,一会儿轮到他们时,至少不会因此闹笑话。

    沐公爷突然感觉有些无趣,并且对王渊愈发不满。他的意图就是戏耍新科举人,结果上耦之中就有行家,导致不能在这个环节看笑话。

    司射拱手向北,给京城的皇帝行礼,意思是这场射礼专为皇帝取士举行。又朝着沐昆、顾源作揖,接着开弓射完四箭——此为诱射,即司射给选手们做示范。

    取回射出的四箭,司射喊道:“无射获,无猎获!”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要射到报靶员,不要惊扰报靶员。

    “一番射!上耦就位!”

    王渊和金罍走到各自射位,挽弓搭箭,瞄准靶心。

    金罍使出吃奶的力气,脖子都胀得通红,却只能把弓拉开一点点。

    “哈哈哈哈!”

    沐公爷捧腹大笑,他故意选的七斗弓,现在终于能看好戏了。

    这家伙在开心之余,还冷嘲热讽道:“这位解元相公,要不要换一把三斗弓啊?”

    巡抚顾源不能坐视举人丢脸,立即让人给金罍送去一把三斗弓。

    金罍使出全身力气,这次终于把弓拉开,但也只能拉到六分满。“嗖”的一箭射出,差点命中报靶员,将报靶员吓得趴地上直哆嗦。

    “哈哈哈哈!”

    沐公爷开心到极点,一边放声大笑,一边拍打席案。他笑了好半天,终于指着王渊问:“那个贵州解元,你怎么不射啊?”

    王渊答道:“胜之不武,没啥意思。”

    “看来你真会射箭,”沐昆乐呵道,“此乃一番射,不比输赢,随便射吧。”

    一番射属于试射,不计成绩。

    只见王渊抬臂挽弓,不费吹灰之力,便把七斗弓拉如满月。

    “咻!”

    一箭射出,距离靶心三寸。

    这并非王渊射得不准,而是每把弓都有差异,必须通过试射来进行调整。

    “好射!”

    众举子齐声喝彩,王渊终于为他们找回一点读书人的面子。

    沐昆略微吃惊,好奇之余,又仔细打量王渊。

    “呵呵。”左布政使魏英讥笑两声。

    右布政使丁养浩问:“魏兄之前在贵州总督军务,认得这位解元?”

    魏英不由笑道:“此子早已名满贵州,文武全才,屈屈射箭能奈他何?”

    其实魏英笑不出来,王渊当年给他献策,造谣逼迫安氏出兵。这计策堪称绝妙,结果朝廷和地方都拖后腿,导致贵州叛乱现在还没平定,他这个贵州总督反而被贬来云南当布政使。

    沐公爷不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渊答道:“王渊,字若虚,贵州宣慰司人。”

    “可是卫所子弟?”沐公爷又问。

    王渊答道:“世代务农。”

    沐公爷虽然住在云南,但并不歧视贵州人,他的爵位可是黔国公,贵州乃他名义上的封地。如果王渊回答自己出身卫所,沐昆肯定非常高兴,因为当兵的是自己人啊。

    可惜,王渊来一句“世代务农”。

    把四支箭全部射完,一番射(试射)才算结束,随即进行二番射、三番射正式比赛。

    金罍很快就满脸通红,也不知是用力太大,还是羞愧难当。试射四箭,正射八箭,箭箭都在公开处刑,给人留下无数笑柄——他射箭时,报靶员甚至不顾礼仪,每次都跑到场边远远躲避。

    反观王渊,从试射第二箭开始,便箭箭命中靶心,八箭射完都不带喘大气儿的。

    就连跟着沐昆一起来的公府侍卫,此刻都露出惊骇敬佩之色。他们也能用七斗弓准确射击,但这是连续十二箭啊,居然一箭都没有射歪!

    上耦射毕,王渊获胜。

    两位亚元组成中耦,一脸无奈来到射位。

    云南亚元是昆明本地人,连三斗弓都拉不开,只能换一斗弓射击。

    田秋怎么说也是贵州士子,力气还蛮大的,能把三斗弓拉满。他瞄准靶心,弓如霹雳,箭矢直奔场边的报靶员而去。

    我操?

    报靶员连忙闪避,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状态:老子已经躲这么远,你居然还能射过来,诚心的吧!

    公府侍卫哈哈大笑。

    沐昆却不怎么开心,因为王渊让他感到膈应,感觉被人按在地上狂扇耳光。

    等到三耦六举人全部射完,沐昆突然站起来,指着王渊说:“你我比试!”

    这也是遵守周礼的,主宾结耦对射。

    王渊作揖笑道:“沐总府请!”

    沐昆脱下左臂衣服,露出健壮的肱二头肌,呼道:“换一石弓!”

    “可也。”王渊奉陪到底。

    王渊的力气一直在变大,如今拉一石弓已不太吃力。他挽弓如满月,试射一箭,接近靶心一寸左右。

    沐昆早就习惯了自己的配弓,试射直接命中靶心。

    “好!”

    众侍卫大声喝彩。

    四箭试射很快完毕,正式比赛开始。

    又是连续八箭,沐昆和王渊各自命中靶心,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叹不已。挽一石弓者可称虎力,整个云南都找不出几位,眼前二人居然拉弓如同吃饭般简单。

    “主宾皆中,不分胜负!”报靶员喊道。

    沐昆还真就不信邪,喝道:“再来一番!”

    王渊笑道:“沐总府,三番已毕,再射不合礼仪。”

    “恁多废话,再射!”沐昆气呼呼说。

    王渊搭箭射出,手臂隐隐酸痛,但还是准确命中靶心。

    沐昆同样在强撑,一石弓本就难以拉开,更何况连续射出十二箭。他现在双手都在发抖,奋力射出一箭,距离靶心四寸有余。

    王渊笑了笑,再射一箭,距离靶心五寸。

    “不用你让着我,”沐昆气得把弓一扔,“老子输了!”

    王渊拱手道:“承让。”

    沐昆感觉颜面扫地,拂袖欲走,突然停下看向箭靶,随即莫名其妙大笑,指着王渊说:“哈哈哈,你小子可以啊。明天来我府上,老子专门设宴款待。”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左右布政使,特意补充一句,“你可以走正门!”

    二位布政使脸色不悦,也懒得跟这厮纠缠。

    三司官员都被逼着走沐府侧门,而王渊一个举人却能走正门,既是在给王渊面子,又是在落文官颜面。

    为啥要给王渊面子?

    因为最后一箭,沐昆离靶心四寸,王渊离靶心五寸,后者很有可能是故意射偏的。

    王渊表达了两层意思:第一,我能指哪射哪,你就别跟我比了;第二,我不想赢你,给你留足情面,顺着台阶就下去了吧。

    沐公爷本就不是傻子,只不过从小丧父,少年时又被文官坑了,性格变得非常叛逆而已。

    既然王渊给足了面子,他正好就坡下驴,而且不损其英明。对外可称自己器重王渊武勇,跟是不是读书人无关,临走时顺便再拿左右布政使撒气。

    而王渊的一番表现,也为新科举人保住脸面,否则今天在场的读书人必定斯文扫地。

    “若虚兄真乃神射也!”

    众举人纷纷前来结交,就连金罍这等孤高之辈,也对王渊心服口服——在拥有共同敌人的前提下,同类很容易抱团亲近,沐公爷就是那个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