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77【黔国公】
    别省的总兵,都需积累军功获得,唯独云南总兵可以世袭。

    世袭黔国公、世袭云南总兵、世袭征南将军,这便是云南沐家。

    这一代黔国公名叫沐昆,九月丧父,九岁丧母,十岁获授锦衣卫指挥佥事。他少年时喜欢读书,喜欢文学艺术,也喜欢跟文人打交道。

    直至沐昆十六岁那年,叔祖兼从父沐琮去世,他理所当然的应该继承爵位。

    结果,文官们想趁机削爵,让沐昆继承先祖沐英的西平侯,而非叔祖一脉的黔国公。当时差点就成了,幸亏云南军方强烈反对,沐家这才保住自己的公爵之位。

    从此以后,沐昆就讨厌文官,也懒得再读诗书。

    沐昆今年虽然才二十八岁,但派兵平过龟山之乱,协助平息米鲁之乱,成功招抚作乱多年的思真。

    特别是三年前,沐昆督率大军两万,迅速平定师宗之乱,斩首四千七百余级,擒获、招降五千余人,威震云南,不可一世。

    沐昆就此抖起来,跟镇守太监搅在一起,还暗中贿赂八虎,对文官的态度愈发恶劣。史载其:“浸骄,凌三司,使从角门入。诸言官论劾者,辄得罪去。”

    啥意思?

    除了巡抚之外,云南的所有文官,如果有事要去沐府,都被逼着从侧门进入。而弹劾沐昆的御史,各种论罪离任。

    其实这又何必呢,削爵之事已经过去十多年,没必要因此嫉恨上所有文官。三年前平乱,也是兵分三路,沐昆只负责一路大军,另外两路都由文官统率,胜仗又不是他一个人打下来的。

    新科举人们虽然没见过沐昆,但从他穿的麒麟便服,就能猜出这是黔国公来了。

    沐昆大摇大摆走到堂内,质问道:“我连个座位都不配有?”

    巡抚顾源立即让吏员增设席位,而且就安排在自己身边坐下,相当于今天的鹿鸣宴有两位主持者。

    “老顾,开始吧。”沐昆笑道。

    云贵地区的巡抚,基本上都是刚直不阿、杀伐果断之辈。朝廷特意这样挑选的,因为云贵地区经常叛乱,性格不刚烈一些没法镇场子。

    顾源就很刚,而且文武双全,再加上巡抚地位特殊,因此跟沐昆的关系还不错。

    宴会开始。

    王渊与其他举人一起,过去拜见主考、副主考、房考、监临、提调、提学道,以及地方官充任的乡试帘官。这是在行谢师礼,那些考官都相当于举人们的老师。

    “公爷请宣赏。”顾源让沐昆来主持宴会,他对别人很刚,唯独向沐昆服软。

    没办法,三司官员都跟沐昆闹得很僵,他身为巡抚必须做润滑剂,否则这云南就难以治理了。

    沐昆本人也是有逼数的,跟历任云南巡抚都关系尚可,比不肖子孙的手段高明得多。

    历史上,最没脑子的黔国公是沐启元。

    如果《鹿鼎记》里的沐剑屏真有其人,那沐启元就是沐小郡主的爷爷。此人面对叛军唯唯诺诺,面对文官和百姓重拳出击,因家奴残害百姓被御史法办,沐启元居然调兵炮轰巡按公署。

    真的是炮轰,把巡按御史衙门的围墙都轰塌了。此举形同造反,论罪当斩,甚至沐家公爵都要被削。其母宋氏为了家族利益,亲手将沐启元毒死,这才有沐小郡主的父亲继位。

    绝对的权利,带来绝对的腐化,沐家也逃不过这条定律。

    沐昆朝在场文官们扫去,果然见到一张张臭脸,似乎非常不满由他来主持宴会。文官越是这样,沐昆就越是高兴,他笑道:“赏花!”

    一个个吏员捧着金花、银花、杯盘、绸缎等物,赏赐给考官和监临。

    巡按御史张羽就是监临,为人清廉刚直。他朝沐昆和顾源冷冷一笑,拒绝接受赏赐,直接拂袖而去。

    若非看在巡抚的面子上,张羽很可能当场跟沐昆闹起来,他事后肯定要上疏状告沐昆逾制。因为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巡按御史就是专门巡查地方不法的,监察对象包括藩王、公侯在内!

    新科举人们都傻眼了,宴会刚刚开始,监临官就被气得离场,张羽可是这次乡试的总负责人。

    “哈哈哈哈!”

    沐昆见状大笑,歪着身子对顾源说:“张御史还是这般经不起戏耍。”

    顾源苦笑道:“公爷,你这又是何必呢?”

    “今天喜庆,开个玩笑而已,老顾你不必当真,”沐昆乐呵呵拍掌下令,“奏乐!”

    倡优得令进场,奏《鹿鸣》之曲,歌《鹿鸣》之诗,跳《魁星》之舞。

    音乐歌舞相伴,气氛稍微缓和,顾源举杯邀众人共饮。

    唯独沐昆没喝,他不屑跟读书人一起喝酒。这位公爷的长子都六岁了,但他自己还没长大,耍起性子来就比正德皇帝好那么一丢丢。

    金罍作为云南解元,主动起身向巡抚敬酒。接着,他又向主考官文澍、副主考邹教授敬酒,随后再向左右布政使敬酒。

    就是没有沐公爷的份儿!

    金罍虽然并非暴脾气,但他清高啊,而且自豪其文人身份。

    之前沐昆把巡按御史气走,又不跟读书人共饮,早就让金罍心怀不满。现在借机发挥,估计落沐昆的脸面,就没想过如果沐昆报复,他金家的生意在昆明都别想做了。

    沐昆猛拍席案,呵斥道:“你这白面小子,是不是看不起我?”

    金罍放下酒杯,整理衣襟,抱拳说道:“名不正,则礼不兴。请问总府,你是以什么身份参加今天的鹿鸣宴?”

    沐昆笑道:“你都呼我为总府,你自己不知道吗?”

    “总府只是世人对黔国公的敬称,本就逾制,”金罍冷笑道,“我没听说过有哪位国公、哪位总兵、哪位将军,能在鹿鸣宴坐主位的!巡抚、监临,甚至是主考,都可代天子宴请士子,唯独国公不可,总兵不可,将军不可!”

    “嗙!”

    一个酒杯扔来,把金罍的额头砸出血。

    云南的巡抚和三司官员,多为刚直之辈,得理便不饶人。沐昆早就领教过了,他可不会跟读书人讲理,能动手都是直接动手的。

    “你你你……”

    金罍已经被砸懵了,愤怒的指着沐昆,好半天终于憋出话来,跺脚道:“岂有此理!”

    王渊坐在案前,头也不抬,今天的饭菜很香,他都快要吃饱了。

    沐昆突然喊道:“来人!取弓箭靶垛,置于堂前,今科举人都给我去射箭!喝酒有个鸟意思,射艺不好的都给我轰出去!”

    “此乃鹿鸣之宴,不容你如此捣乱!”金罍又开始咋呼。

    沐昆笑道:“你当老子没读过书吗?鹿鸣宴本就该有乡射礼,太祖之朝,举人也是要行射礼的。你难道敢说《礼记》不对?你敢说太祖皇帝不对?”

    金罍顿时语塞。

    沐昆突然问:“今科‘礼经魁’是谁?云南贵州的,都给我站起来!”

    王渊只得放下筷子,与另一名云南举人离席,拱手道:“见过总府。”

    沐昆质问道:“你们治的是《礼记》,鹿鸣宴该不该行乡射礼?”

    那个云南举人不敢说话,涨红着脸愣在原地。

    王渊笑道:“可行,可不行。”

    “你糊弄老子呢?”沐昆冷笑。

    王渊抱拳说:“乡饮酒礼与乡射礼,是两种不同的礼仪,可放在一起举行,也可以分开来举行。因此,诸位长官今日不行乡射礼,并没有什么错。太祖皇帝与总府大人要行乡射礼,也没什么错。”

    沐昆冷哼道:“你倒谁都不愿得罪,戴大头巾的就是这般奸猾!”

    金罍说话太冲,让沐昆感到不爽。

    王渊说话圆滑,也让沐昆感到不爽。

    这位公爷难伺候得很。

    “吾所言,句句属实,又怎称奸猾?”王渊不卑不亢道,“总府要行射礼,那就射呗。”

    “啪!”

    沐昆一拍桌子,懒得跟王渊胡搅蛮缠。他今天就是要通过射礼,来故意恶心读书人,让这些大头巾们丢脸,当即喊道:“快摆箭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