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69【青云街】
    云南的改土归流政策,实施得比贵州更加顺利,主要是这地方的汉化程度更高。

    田秋大哥所任职的曲靖府,开国那会儿还是军民府,知府由土司担任,又称“土知府”,军政一把抓。汉官担任同知,掌印,负责监督土知府。

    到朱元璋晚年,土酋龙海叛乱,沐英顺手就平了,将龙海扔辽东戍边,走到半路便死掉。龙海的儿子阿资继位,再次叛乱,沐英顺手又平了。在沐英和付友德平定叛乱时,顺手干掉许多小土司,设置了几个卫所。

    沐英死后,土酋阿资复又叛乱,被沐英之子沐春干掉,云南就此彻底平定。

    而曲靖军民府,也变成了曲靖府。

    去掉“军民”二字,即知府从土司变成流官,土司顶多能当同知和知事。到弘治年间,曲靖的土同知、土知事也被废掉,彻底完成改土归流政策,只剩下一些零星小土司。

    明代土司继承制度,也是曲靖知府献策搞出来的。

    在此之前,土司谁都能继承。老土司一死,其子孙、兄弟、妻子、小妾、侄子……往往打成一锅粥,朝廷对此大伤脑筋。

    为啥说太监祸国?

    云南宁州本来已经完成改土归流,土同知禄俸前两年贿赂刘瑾,居然就此将汉官知州罢免,朝廷上百年心血付之东流。禄俸随即勾结弥勒州土司,两个州同时发生叛乱,前不久刚刚平定下来——这事儿文官绝对做不出来!

    田秋的大哥叫田谷,现任曲靖府通判,乃是该地的三把手。

    他设宴款待诸生和秦把头,脚夫和书童们,也被送去酒食好吃好喝。

    王渊借给田秋的五两银子,不但当即返还,还回送给王渊两条沾益火腿。这是当地土特产,即后来的宣威火腿。

    在曲靖逗留两人,众人再度进发,于七月中旬抵达昆明,此时距离乡试开考还有二十天。

    秦把头带着脚夫们告辞了,卸货之后,修整几日,他还要运送滇盐回贵州。

    云南贡院所在地,即后世云南大学的东陆园一带。这是弘治十二年新建的,老贡院太过拥挤,已经无法满足明代中期的科举需求。

    贡院附近的街道,全部临时改名为“青云街”,取平步青云之意,全国各地都是这样操作。

    图个吉利嘛。

    吉利之后,房租暴涨。

    反正房屋有限,你爱住不住,有的是人租下来。

    王渊这一伙生员,加上田秋在内,顺利走到昆明的只剩十二人。

    进城之后,他们直奔青云街。发现几乎家家都贴着红纸,红纸上写有“独占鳌头”、“魁星高照”、“安寓秋元”等吉利话,都是用来招揽生员租客的。

    一问价格,尽皆咋舌。

    距离贡院越近,房租就越高。挨着贡院的几栋房子,单间月租喊价十两,房东可免费提供三餐和热水。

    便是距离最远的街尾房屋,单间月租也在三两以上。

    贵州生员到云南赴考,往往还带着书童,一租就得租两间,根本不是贫寒士子所能承担的。

    “诸位学友,我就不在青云街租房子了,住客店要便宜得多。”一个叫张赟的生员说道。他出生于小康之家,带不起书童,更租不起房子。

    客店远离贡院,而且嘈杂不堪,不是寓居待考的好地方。

    至于为啥客店不建在贡院附近,因为贡院位置远离集市,而且乡试三年一考,在这边开客店就等着倒闭吧。

    张赟刚刚讲完,又有一个生员说:“我也搬去客店住。”

    缺钱的就这两人,王渊当即掏出银子,塞给他们说:“两位学友若是手头不便,我可以资助一二。贡院这边清净优雅,温习书本要方便得多,都从贵州走到云南了,还在乎多出几两银子?”

    两位生员想了想,还是把银子收下:“若虚兄恩德,在下感激不尽,他日必有回报!”

    “谈何回报?我等皆为同乡,应当互相帮助。”王渊笑道。

    王渊不是宋公子那样的冤大头,他纯粹在收买人心而已。只需几两银子,就能让两个生员心怀感激,还能让其他生员对他印象更佳。

    而且“青云街”到处是生员,随便哪个聊天时谈起,王渊仗义疏财的美名都能传扬出去。

    李应、越榛、邹木和田秋等人,虽然也没把银子当回事儿,但他们只会帮助关系好的。眼见王渊居然资助同路生员,他们也不会多想,反而觉得王渊此人值得深交。

    接下来便是选房。

    诸生没有找距离贡院最近的房子,只少走几步路而已,房租便贵出一大截,住那种地方才真是冤大头。

    不过嘛,愿意当冤大头的还真多,据闻住得离贡院越近,就越能沐浴魁星之气运。而且还说得有理有据,因为那几套房子,每年都要考中十多个举人。

    全是废话,能住得起十两月租的单间,自然非富即贵。而云南和贵州文风不盛,家里越是有钱,获得的教育资源就越好,中举率当然也就越高,这跟住哪个地方有毛关系?

    “咚咚咚!”

    众人叩开一处民居的大门。

    房主很快亲自出来,作揖寒暄几句,便把诸生请进院内,介绍道:“寒舍共有三进院落,已经租出去几间房,自家也要住一些。现还有五间房可以出租,临街院落的房间,月租三两五钱;里进院落的房间,月租正四两。免费供应热水和三餐,每餐一荤一素一汤。还可以帮忙照料驴马,但牲畜的喂食需要自费。”

    “只有五间房了吗?”王渊问道。

    房主笑着说:“诸位相公是同乡吧?怕是住不到一起。现在离乡试只有二十天了,青云街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不少,每家都只剩下几间空房。”

    王渊回头问道:“谁看上这处房子的,自己去选一下。”

    诸生皆言:“若虚兄应当先选,我等挑剩下的即可。”

    “那我就不客气了。”王渊直接挑了里进的一间。他虽然出手大方,但该省还是得省,跟周冲凑合着住一间房即可。

    剩下四间,分别被越榛、田秋、邹木,以及邹木的书童租下——越榛的书童患病,没有跟来贵州,田秋的书童直接被土匪砍了。

    就在周冲扛着行李进屋时,隔壁房间走出个生员,抱拳道:“在下罗江,字孔殷,嵩盟州人士。”

    这家伙看来是有钱人,嵩盟州就是未来的嵩明县,离昆明非常近。居然提前二十天来贡院,而且还租青云街的房子,纯属钱多了烧得慌。

    王渊回礼道:“王渊,字若虚,贵阳人士。”

    王渊的神童之名,显然还没传到昆明。罗江只是出于礼貌,瞎扯道:“原来是王朋友,不知阁下所治何经?”

    “《礼记》,”王渊问道,“罗朋友呢?”

    罗江笑道:“《春秋》。”

    好吧,你牛逼,王渊不想再说话。

    罗江见王渊身上刀弓具备,好奇道:“贵州士子都能文善武吗?”

    王渊说道:“赴考路途三四千里,不得不习武防身。”

    周冲正好出来搬东西,突然炫耀一句:“二哥在路上可是杀了不少土匪,还射杀海捕令上的匪首,领到赏银一百两!”

    好吧,你更牛逼,轮到罗江不想说话了。